從短片之父到競答遊戲之父:天才創業者之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2 月 20 日 8:15 | 分類 app , 名人談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紐約時間 12 月 16 日早上,年僅 34 歲的美國天才創業者科林‧克羅爾(Colin Kroll)死於紐約的公寓。

這位首次創業就創立「美國快手」短片平台,二次創業又讓美國萬人空巷參與線上答題的天才,曾被視為能跟馬克祖克柏相提並論的新一代矽谷神話。

CNN 報導,當時克羅爾的女友發現電話打不通,長時間沒有任何回應,於是報警。當警察破門而入時,克羅爾在臥室裡失去意識。

紐約州警署稱,警察在克羅爾床邊發現一個裝著白色毒品粉末的信封。警方推測,克羅爾疑因過量吸食海洛因和古柯鹼而死。

克羅爾本來有機會改變世界,而且不止一次。

「百萬英雄」

幾乎全世界網友都曾被科林‧克羅爾捲入一場現象級的網路狂歡。

2018 新年伊始,一波「答題贏大獎」的 App 突然冒出:衝頂大會、百萬英雄、百萬贏家、芝士超人……這些全民競答遊戲名字各不相同,但都有類似操作:觀眾線上註冊後看直播回答問題。每期節目有 12 個選擇題,每題 10 秒思考時間。觀眾只要全部答對,就能贏得巨額獎金。

這些大同小異的直播答題遊戲,全都是照抄科林‧克羅爾的創意。

2017 年 8 月,克羅爾和朋友共同開發了答題 App「HQ Trivia」

每天美國東部時間下午 3 點和晚上 9 點,主持人會準時出現在 HQ Trivia,用誇張的肢體語言和有感染力的話語鼓勵大家參與答題。接下來的時間裡,你只要答對 12 題像「2016 iPhone 下載量最大的 App 是什麼」這種簡單問題,就能贏得一筆最高 25 萬美元的獎金。

▲ 玩過百萬英雄的朋友應該有發現,百萬英雄簡直就是照搬。

零成本,低門檻,再加上緊張刺激的直播和巨額獎金,HQ Trivia 一下就成了美國國民遊戲。可說一段時間內,只要答題時間一到,所有人都會停下手上的事做好準備,說是萬人空巷也不為過。

一位 Twitter 網友說,老婆都快生了,還堅持要答完這一輪題才肯走,只好在一邊急跺腳。

那時全美國人都在討論 HQ TriviaHQ Ttrivia 登上 App Store 排行榜第一名,最多有 83 萬美國人同時線上答題。

身為創始人的克羅爾一時風光無兩。甚至有很多人激動地說:「這就是矽谷一直在找尋的 The Next Big Thing(下一個偉大創造),克羅爾將改變人與媒體互動的方式」!

那時,克羅爾自己也這麼認為。但接下來的劇情完全急轉直下。

因為直播時 HQ Ttrivia 瞬間流量過大,伺服器負荷過重,遊戲經常出現卡頓和閃螢幕。不少玩家反映「因為網路連線太差和大獎失之交臂」,一怒之下移除遊戲。

HQ Ttrivia 不得已在 App 首頁註明「網路連線可能不穩定」。

▲ HQ Ttrivia 經常出現 bug。

接著,由於玩法單一,加上新鮮感過去了,HQ Ttrivia 的日活量開始流失。

截至今日,HQ Ttrivia 在應用商店的排名掉到 300 名左右。

加上 HQ Ttrivia 沒有找出持續可行的商業模式,缺乏把流量轉變為真金白銀的能力,克羅爾很快就發現自己連融資都拉不到,公司內外交困。

當初人們把 HQ Ttrivia 捧得有多高,如今就摔得多慘。對年輕的克羅爾而言,HQ Ttrivia 突然走紅和突然遇冷,都像一場大夢。

短片之父

HQ Ttrivia 不是克羅爾第一個開高走低、能「改變世界」的創業項目了。

2012 年,28 歲的克羅爾和朋友一起創辦了短片平台鼻祖──「美國快手」Vine,用戶可在上面錄製分享 6 秒的循環播放影片。

Vine 正式上線前,Twitter 就以 3 千萬美元收購,克羅爾也曾以 Vine CTO 的身分加入 Twitter

2013 Vine 正式上線後,立刻就登上 App Store 免費榜第一名。6 秒的短片在青少年群掀起病毒式傳遞的狂潮,流行程度比抖音有過之而無不及。最紅的時候,Vine 月活躍數竟達 2 億,今天微博月活躍數也不過 4 億多。

當時人人都覺得 Vine 將成為新的社群網路霸主,Vine 的締造者克羅爾也成了能和祖克柏相提並論的新一代矽谷神話。

但和 HQ Trivia 一樣,Vine 也在爆紅之後遇到急速反彈。

Vine 火起來之後,同年 6 月,Instagram 迅速推出影片功能 Story,搶占了 Vine 的資源。和 Vine 比起來,Instagram Story 不僅能錄 15 秒,還能加各種濾鏡和相框。

之後,由於 Vine 的總部在紐約,和舊金山的 Twitter 總部遙遙相望,管理效率變低,再加上克羅爾的管理風格過於霸道導致大量人才流失,Vine 在短片競爭中一敗塗地。

最終,克羅爾 2014 年離開了一手創辦的 Vine。兩年後,Twitter 也下決心關停 Vine

克羅爾永遠也不會忘記,自己曾離登頂那麼近。

創業容易守業難

HQ Ttrivia Vine 有很多相似處──創新型態、病毒傳播方式、沒有穩定的獲利模式,以及開高走低的終局。

這些項目共同的失敗命運,都和克羅爾本人脫不了關係。

早在克羅爾創辦 Vine 時,關於他的負面評價就在團隊流傳。

Recode 稱,Twitter Vine 的團隊內部,克羅爾風評不佳。他「對待女性的態度十分詭異」,對待下屬「粗魯又咄咄逼人」,不少人認為他根本不適合管理團隊。

儘管後來克羅爾離開 Vine,但這些負面評價還是一路跟著他到 HQ Ttrivia

▲ 克羅爾(右)參加突破獎頒獎典禮。

HQ Ttrivia 母公司 Intermedia Labs 董事會成員 Jeremy Liew 稱:「我們發現有很多人對克羅爾有負面評價,且對他的行為感到不舒服。但調查後,我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撤他的職。」

而這些負面評價,也為 HQ Ttrivia 的後續發展造成困擾。

今年初,克羅爾開始積極為 HQ Ttrivia 拉投資,此時 HQ Ttrivia 的估值已達 1 億美元。但投資人冷淡的反應讓他很意外。

據 Recode 報導,不少投資人懷疑克羅爾沒有能力管理公司,對 HQ Ttrivia 的後續發展感到擔憂。

融資受挫同時,克羅爾還被一位下屬以「粗暴管理」為由投訴。這些不斷湧現的問題,都成了沉重的負擔。

克羅爾的父親對《紐約時報》說,克羅爾一直「過得很痛苦」。

「克羅爾不明白為什麼他人無法跟上自己的步伐,也不知如何表達。」父親說。眼看親手創辦的專案逐漸沉淪,克羅爾只能投入更多時間工作,努力趕上瞬息萬變的市場。

談到克羅爾的離去,父親悲痛萬分。「他一直是個好孩子,最近他還剛戒了酒。想想看,他才 34 歲,人生本來還有那麼長。」

本來今年聖誕節,克羅爾已和父親說好回底特律老家休息十天,再討論一下離開紐約開始新生活的事。如今一切成空。

也許克羅爾的父親和創業夥伴永遠也不會原諒,他竟然在熬過那麼多起伏之後,以這種方式驟然離世。

而他本來有機會改變世界。整整兩次。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影片截圖)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