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醜聞重創京東,一代強人 CEO 劉強東的崛起與衰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02 日 7:45 | 分類 中國觀察 , 網路 , 電子商務 follow us in feedly

京東執行長劉強東 2018 年 9 月在美國遭控性侵女大生,雖然 12 月檢方以證據不足為由不起訴,卻給了京東重重一擊,市值比 2018 年最高點 719 億美元足足蒸發 400 億美元,股價也下跌至 19.75 美元,直逼發行價 19 美元。美檢宣布不起訴當日(12/21),京東宣布進行組織調整讓劉強東淡出權力核心,27 日京東還宣布回購股票以自救,規模最多達 10 億美元。



新一波組織架構調整中,將以客戶為核心,京東商城劃分為前、中、後台;前台負責客戶端、中台為共享平台、後台則是商城的基礎建設。調整後,各事業群負責人只對輪值 CEO 徐雷負責,不必再向劉強東匯報,京東「去劉強東化」的時代,也正式到來。

京東組織調整,性侵案除了是最主要因素,京東也希望藉由改組,正面迎戰近 3 年崛起的社交電商──拼多多。

拼多多流量超過京東,重整組織正面應戰

2015 成立的拼多多,不走京東高檔貨路線,以「低價」與「社交」的特色,迅速在中國竄紅。主打透過團購壓低售價,更以免費獲得商品做為號召,誘導用戶分享連結給微信的好友,增加擴散率。目前的活躍用戶數量達 3.85 億人,比京東還多出 8,000 萬用戶,2018 年 7 月還在美國掛牌上市。

▲ 社交電商拼多多目前的活躍用戶數量達 3.85 億人,大幅超越京東。(Source:那斯達克

騰訊 2017 年投資拼多多,持股 8%,拼多多善用騰訊旗下微信的龐大流量,讓雙方都能收割流量變現。有趣的是,騰訊也投資京東,股權占比高,而且還是股東,但嘗到的甜頭卻沒有拼多多來得好;再加上競爭對手阿里巴巴早就對拼多多做好應戰準備,在淘寶官網註明拼多多就是 2018 年的重點關注競品平台,種種因素不得不讓京東調整。

京東成與敗,都在劉強東的強勢

京東集團調整之前,內部有三大事業群,分別為京東商城、京東物流、京東數位科技(前身為京東金融),子集團負責人直接向劉強東匯報。根據《騰訊科技》拆解京東股權,騰訊握有 18% 股權,是第一大股東,但只有 4.4% 投票權;劉強東雖然只有 15.5% 股權,卻有將近 80% 投票權,劉強東無疑是強勢決策者,他的意見,京東內沒有人敢說不。

▲ 京東新一波組織架構調整中,將以客戶為核心。(Source:京東

中國媒體常拿電商兩大巨頭比較,認為阿里巴巴的馬雲是孔雀,靠個人魅力吸引志同道合的朋友打天下;京東的劉強東則是老虎,鐵腕且控制,每一個環節都要掌握。

劉強東的強勢風格,可能要從小時候講起。他出生於江蘇小村莊,當時考上人民大學,還得靠著跟村民籌錢,才有辦法進北京城念書。在不富裕的環境長大,從小他就知道生存沒想像簡單,到了北京後生活費全得靠自己,也讓他明白只要能賺錢,就得想盡辦法捉住機會。

一切的轉捩點,就在他第一次創業。就讀社會系的劉強東,自學寫程式賺了 20 萬人民幣的創業基金,之後頂下大學附近一間四川餐廳,起初經營得有聲有色,本著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同理心,當起佛系老闆,不僅讓員工工資翻倍,還送每人一支錶,但 3 個月過去餐廳卻一直虧本,後來才發現有人亂花公司的錢,不僅員工餐要吃最高檔,10 點下班後員工都要大吃一頓;此外,櫃檯小妹跟大廚談戀愛還把錢污走,於是 6 個月左右就把劉東強的資金燒光。

風流成最後一根稻草,京東「強人」時代提早結束

一次創業慘敗,讓劉強東理解鐵腕管理的必要。中國媒體《財經雜誌》指出,即便劉東強短暫離開去美國留學,監控力道仍沒有少,某次早會當北京同事宣布新品將上線,電話另一端突然傳出劉強東的聲音,連招呼都沒打,越洋指出需要修改的細節。

《財經雜誌》還指出,京東的董事會章程有個不尋常條款,就是劉強東不在時,禁止董事會做有約束力的決定,除非他刻意迴避,否則董事會不得舉辦正式會議。

《夸克點評》創辦人王如晨認為,「一個公司的未來,不能過度繫於一人」,劉強東當然也知道這件事,11 月一次電話會議,劉強東告訴分析師,未來他會把重點放在京東的戰略和新業務,更多成熟業務會下放給部屬管理。

只不過計畫趕不上變化,生性風流且強勢的劉強東,2015 在澳洲因疑似性侵見報,這次又在美國涉嫌性侵,讓「強人」時代不得不提早結束。《財經雜誌》引述長期關注京東的分析師指出,「性侵案某種程度上推動京東的治理進程,如果沒發生這件事,組織架構調整應該會晚些,可能沒那麼快。」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