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的理工男,回聲主唱吳柏蒼用區塊鏈找回失落的數位音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3 月 12 日 8:00 | 分類 區塊鏈 Blockchain , 數位音樂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你買過唱片嗎?在數位串流普及的今天,人人可以在手機、電腦上方便的收聽自己喜歡的音樂,購買實體唱片對現在大多數人來說反而成為一種儀式,「收藏」唱片的包裝設計、概念成了最主要的目的。

「對音樂人來說,數位跟網路帶來的改變,就是讓原本放置內容的載體從實體變成數位檔案,也在一夕之間變成不太有價值,雖然數位檔案可以被販售,但早已比不上過去的榮光。」談起科技對音樂的衝擊,回聲樂團(echo)主唱吳柏蒼特別有感覺。

科技確實解決了許多過去無法解決的問題,但對於音樂產業來說,數位內容要被「收藏」,或讓每個作品如同藝術品般兼具「獨特性」,似乎是一個無解的大哉問。

個性反骨的理工男,遊走科技與音樂之間

闖蕩歌壇多年的吳柏蒼,曾因為看到台灣幾乎沒有為獨立音樂創作者和聽眾服務的音樂平台,在 2007 年共同創立了 iNDIEVOX 以及 StreetVoice。

KKBOX 在 2017 年宣布成立投資公司「KKFARM」(科科農場)時,吳柏蒼也是合夥人之一,隔年 KKFARM 還發表國內首個結合區塊鏈的音樂發行平台「Soundscape 在田」,讓音樂人在區塊鏈的協助下,能夠 100% 掌握音樂版權,並縮短版稅結帳流程。

畢業於國立清華大學電機系的吳柏蒼,是一個具有技術背景的音樂人,過去的他曾說過:「我就是個反骨、喜歡反體制事物的理工男,而且不巧我還是個 rocker。」回憶起求學時光,他說:「我對電子電路比較沒有興趣,我最有興趣的是大一的時候,老師教我們怎麼做 Web。」

後來的吳柏蒼都在軟體與音樂之間遊走,將科技技術與音樂專業結合,就像是過去的他創立了 iNDIEVOX,又或者擔任 KKFARM 合夥人,在音樂路上一直不斷探索著新的可能。

稀有性與收藏性,成了數位音樂難以跨越的檻

今年 2 月,吳柏蒼透過區塊鏈新創 Bitmark 的 Registry App,發行新歌《知的所有》禮物包,這個禮物包最有趣的地方,展示透過區塊鏈發行限量數位檔案的可能性,重新複製過去粉絲拿到實體音樂專輯的體驗。

吳柏蒼在個人 Facebook 上寫下:「《知的所有》原本就是一首藏了很多謎語的歌曲,翻看當時的手稿,是用意識流的方式寫下所有我想著未來與人工智慧時腦中浮現的詞彙,再從中排列組合成現在的歌詞。」

▲ 今年 2 月,吳柏蒼透過區塊鏈新創 Bitmark 的 Registry App,發行新歌《知的所有》禮物包。(Source:BITMARK)

稀有性與收藏性,這兩者大概很難跟數位內容串起連結,不過區塊鏈技術正在改變這塊看似無法越過的檻。「這兩年我自己一路在思考,如何把數位內容變成一種有價值的形式」,對大多數音樂人來說,數位跟網路讓原本放置內容的載體,從實體走向虛擬,「一夕之間變成不太有價值,雖然數位檔案可以被販售,但早已比不上過去的榮光。」

過去一兩年,無論是文字報導或是影片,已有很多關於區塊鏈的資訊,不過一般大眾對於這項技術,仍無法真正深刻的理解。「所以我就想,這首新歌是跟科技、未來有關,發行的方式也用不確定的未來想像。」

演算法創作動態封面,讓每個禮物包獨一無二

讓數位音樂變得可收藏、具備獨特性,乍聽之下讓人難以理解。Bitmark 執行長 Sean Moss-Pultz 回憶:「一年前,柏蒼送我一個黑膠唱片,那個感覺是截然不同的,MP3 沒有這種感覺,黑膠就像是一種禮物。」如果我們要確認這份黑膠的來源、真偽性,可以參照出場的序號等資訊來判斷。

但如果場景轉換到數位世界中,要怎麼讓音樂再度變得屬於個人?甚至是具備收藏價值?Sean Moss-Pultz 解釋,《知的所有》歌曲本身會記錄在區塊鏈上,每首歌都有一個可以被追蹤的序號,這些紀錄在區塊鏈上是無法被竄改、複製的,但同時這份音樂檔案又具備可以跨國轉移的特性。

▲ Sean Moss-Pultz 解釋,《知的所有》歌曲本身會記錄在區塊鏈上,每首歌都有一個可以被追蹤的序號。

就算粉絲最後將這份禮物包轉送給他人,一樣可以透過區塊鏈上所記錄的序號,來確認這份檔案的源頭,是真的來自吳柏蒼所發送。

領取這份禮物包必須下載 Bitmark 的 Registry App,內容除了音樂本身,還包含歌詞、母帶、創作手稿。最特別的是禮物包中的動態封面藝術,Sean Moss-Pultz 說:「這些動態圖像是依據每份禮物包的編號,再透過演算法算出只有這個版本的動態畫面。」這個獨特的動態視覺封面,讓數位音樂專輯具備獨特性,對粉絲來說也具備了特殊的收藏意義。

▲ 《知的所有》動態圖像是依據每份禮物包的編號,再透過演算法算出的動態畫面。

「大家都在試圖找新的方式,區塊鏈是一個機會,」吳柏蒼說:「區塊鏈讓數位的東西可以限量化,限量就可以創造稀有性與收藏性,而產生附加價值。這是音樂數位化後所做不到的。」透過發送限量禮物包,也讓對於技術不理解的人,從音樂收藏慢慢體會區塊鏈技術所帶來的改變。

區塊鏈能杜絕盜版?吳柏蒼:不要信,一定是在唬爛

正因為如此,吳柏蒼認為「聽音樂」並不是《知的所有》禮物包發送的重點,「現在有更多方便的串流通路,在 Bitmark 的 App 上聽沒有比較方便」。

真正目的除了實驗數位音樂收藏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藉由區塊鏈上的編號紀錄,讓版權、產權得已被公眾保護。而禮物包擁有者主張所有權的方式,是透過私鑰(Private Key)。

「幣圈有一句話,You have the key you have the coin.」吳柏蒼解釋,Bitmark 是建立在公鏈上、音樂記錄在區塊鏈上,而收藏是在私鑰底下,因此必須要有私鑰才能開啟禮物包。不過這也是目前這套方案還無法快速推廣的挑戰。

以目前的技術來看,用戶必須自己保管自己的私鑰,私鑰是由一長串的數字組成,許多人會把私鑰寫在紙上,但保管不易往往造成使用體驗大扣分。「現在很多人 AirPods 都會弄丟了,何況是 Key?」因此要讓區塊鏈的數位音樂收藏方案普及,私鑰的管理就是最關鍵的課題。

區塊鏈雖然解決音樂版權問題,卻無法根絕盜版猖獗。Sean Moss-Pultz 認為,能有依據確認資產來源的正確性,是目前關鍵的第一步。

吳柏蒼也很直接地說:「如果有人告訴你區塊鏈可以杜絕盜版,那你千萬不要相信,一定是在唬爛你。」如果連名牌精品都能仿得難以辨別,那麼數位的東西沒有道理做不到。區塊鏈能夠做的,是讓有心人士不能修改數位簽名、來源,「但盜版的東西,一定會一直存在」,Sean Moss-Pultz 說。

讓數位變得可收藏,找回過去失落的部分

回顧音樂載體的進化,從黑膠唱片、卡帶、CD一路聽到數位音樂,「很多人說進入到串流是一種音樂載體的進化,我覺得不是」,吳柏蒼認為音樂載體的進化到數位音樂就已經停止,他認為現在的串流很像過去餐廳常見的點唱機(Jukebox), 「現在串流只是把它虛擬化,把點播機塞進你的手機,以前是播 CD,現在播檔案而已。」

如果要談載體的演進,吳柏蒼認為應該會走向區塊鏈不能被複製的帳本,延續聽音樂之外的收藏性與價值,「不是把音樂加入播放清單就算收藏,對新一代數位原住民來說,收藏數位的東西已經是天經地義。」

▲ 對吳柏蒼來說,數位內容收藏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會朝版權管理邁進,「因為音樂上最大的的資產,就是著作權」。

對吳柏蒼來說,數位內容收藏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會朝版權管理邁進,「因為音樂上最大的的資產,就是著作權」,未來可以透過區塊鏈做版權紀錄轉移、資產轉移、版稅分配計算等。

「過去實體跟現在數位串流的銷售根本不能比,如果可以讓收藏品變數位化,代表我們終於可以找回過去失落的部分。」吳柏蒼說:「這就已經非常厲害了。」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