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 FinTech 新創估值第一,Stripe 能否坐穩交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16 日 16:45 | 分類 Fintech , 支付方案 , 第三方支付 follow us in feedly


CBInsights 和普華永道聯合發表的 MoneyTree 2019Q1 報告顯示,支付新創公司 Stripe 以 230 億美元估值位列全美獨角獸公司估值第五名,僅次於 Airbnb。

成立 9 年,Stripe 已完成多輪融資。儘管創始人表示 2019 年未有上市計畫,但並不妨礙 Stripe 繼續受市場追捧。

這家公司今年 1 月才獲得老虎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的 1 億美元投資,究竟是怎麼一躍成為美國目前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公司?

靠「複製黏貼」打下的支付江山

創辦 Stripe 之前,Patrick Collison 和 John Collison 兩兄弟還在愛爾蘭為 eBay 的賣家開發軟體,可惜當地投資者興致缺缺,於是他們把公司帶到矽谷,尋求不同的金融環境和投資文化。

2008 年,Collison 兄弟以 500 萬美元賣掉手裡的線上拍賣網站 Auctomatic,又注意到電商領域現行支付系統的不足:「整個線上支付機制很零碎化,需要有一個統一系統將所有元素綁在一起。」

他們還認為電子支付市場的老大 PayPal 並不能滿足市場需求,於是在 2010 年,Stripe 在舊金山成立了,並在 Y Combinator 的幫助下獲得第一次注資。彼時,這對愛爾蘭兄弟只有 22 和 20 歲。

比起 PayPal 當時更專注 C 端用戶,Stripe 選擇瞄準 B 端市場,專門幫企業和支付帳戶牽線搭橋。他們注意到在市場中,有相當一部分中小型的創業公司試圖在產品內添加支付功能,但礙於高昂的開發成本和錯綜複雜的銀行交易體系,遲遲未能順利展開支付業務。

業界人士分析,Stripe 正是抓住了歐美支付行業滯後、低效率、收費高、程序手續複雜等痛點。

據了解,這家公司為企業提供的網路支付處理方案,不同於銀行支付系統混亂繁雜,Stripe 號稱無論行動應用軟體還是網站,只要在產品後台複製黏貼一小段他們提供的代碼和 API,就能獲得其支付設施的即時訪問權限,進而讓用戶輸入信用卡資訊完成支付交易,而 Stripe 收取手續費或服務費。

對跨境電商平台而言,這種現金流服務能大幅簡化網站付費過程,消費者只要填入 Email、信用卡號、CVC 信用卡驗證碼就可結帳。

相較於其他競爭產品,Stripe 的優勢在於要價低,創業公司只需付每單 2.9% 的交易金額加上 0.3 美元的統一手續費。另外,涉及不同平台、不同支付方案時,Stripe 的操作都更簡單,不需要開發者做複雜的選擇和調整。

值得一提的是,Stripe 的客戶並不限於電商。據介紹,像「跑腿服務」TaskRabbit、設計平台 dribbble、媒體網站 Wired 都是 Stripe 的客戶,每家都有不同的支付需求,比如交易分成、按月訂閱收費等,Stripe 就利用這些需求差異提供不同支付方案。

打下支付服務的基礎後,Stripe 開始研究副業。2016 年,他們推出 Stripe Atlas 服務,幫助新創公司快速、便捷地將業務拓展至美國市場,包括註冊公司、開設公司銀行帳戶、稅務 ID 和提供線上業務及支付等一站式服務,解決廠商可能面臨的問題。

儘管 Stripe 一直在擴展產品線以支援不同的線上商業模式,例如電商、需要發行信用卡的公司等,但線下的支付流程始終沒有統一,因此不得不與第三方供應商合作。被動發展促使 Stripe 加速開發線下支付。2018 年,Stripe Terminal 上線,將自家支付基礎設施擴展到物理世界,開發人員能像線上商家為現場交易構建客製支付體驗。

同年,Stripe 還開始測試為企業主提供小額預付現金服務,周轉資金會在申請後 1~2 天發放。所借款項將按固定百分比率,從商家的日常銷售扣除。

全球化給 Stripe 帶來了什麼?

業務方面,Stripe 是以線上聚合支付為起點和基石,衍生出以企業為主線的金融服務體系,由此與矽谷銀行等金融機構展開更密切的合作。

另一方面,經濟全球化也是 Stripe 順利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Patrick Collison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成立之初,他認為世界正朝著日益全球化、經濟穩定和國際貿易的方向發展。從 Collison 兄弟的職業經驗和 Stripe 的起始業務都不難看出,透過構建軟體和支付基礎架構,幫助企業線上完成跨境資金交易,是其迅速占據市占率、估值暴漲的關鍵點之一。

因此,這樣的市場環境無疑成為 Stripe 這類支付企業成長的沃土,也使他們制定了全球化路線。

對全球化戰略的解讀,Stripe 團隊曾舉例稱,這可能是一名身在紐西蘭的用戶可使用美國運通信用卡,在一家肯亞商店買東西,而肯亞商店收款時使用該國最常用的 M-PESA 簡訊支付系統。比特幣甚至也可匯入巴西 Boleto 轉帳通路。

據了解,目前 Stripe 業務已涵蓋美國、日本等 25 個國家和地區。2018 年 7 月,Stripe 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合作,讓全球各地的商家用戶接受數億中國消費者的付款。

然而 Patrick Collison 也強調,「如今全球經濟一體化面臨的阻力比過去 20 年任何時候都要多。總體而言,這將增加企業全球擴張的難度」。

這對 Stripe 等支付服務商都將產生更多機遇和挑戰。首先,透過網路和行動支付裝置發生的購物量有望繼續飆升;其次,跨境支付不再局限於電商和傳統金融業務,其他行業的交易需求同樣在增加;東南亞和拉美地區也因金融基礎設施缺乏,有更大的支付市場開發潛力。

同時,國際支付業務的流程短時間內難有統一標準,並可能受宏觀經濟環境影響而愈加繁瑣,因此會有越來越多公司希望為像 Stripe 這樣的服務付費。

受益於全球化市場環境和發展戰略,Stripe 已走得比許多支付公司要遠,但未來各國支付龍頭難免要頻繁正面交鋒,Stripe 會拿下更多市占率嗎?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