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環保非洲多國禁止旅客攜帶塑膠袋入境,有讚許也有疑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25 日 8:30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follow us in feedly


現在我們去一些大型超市購物,付錢買塑膠袋已成為基本常識。但在非洲,就算有錢,也不見得能買到塑膠袋。

坦尚尼亞政府聲明稱,自 6 月 1 日起,所有前往該國旅行的遊客將不得攜帶塑膠袋入境,境內也明令禁止使用任何塑膠袋。

公告有一段話:「政府不希望來訪的旅客因禁塑令感到不愉快,但出於對環境保護的重視,我們希望遊客能接受這項政策帶來的不便。」

而坦尚尼亞的兩個鄰國──肯亞和盧安達,在執行「禁止使用塑膠袋」這件事更嚴格。

早在 2017 年,肯亞就頒布了號稱是全球最嚴厲的「禁塑令」。按照規定,境內嚴禁使用、製造和進口所有用於商業和家庭用途的塑膠袋,一旦違反,將處以 1~4 年監禁,或 1.9 萬至 3.8 萬美元罰款。

這種規格的懲罰,在全球其他地區都是前所未有。

另一個有類似嚴規的是盧安達,2008 年就禁止各種塑膠袋生產、使用、進口及銷售,並同樣設有高額罰款政策。

非洲半數以上國家有塑膠袋禁令

事實上在非洲,使用塑膠袋並不是很光彩的事。《國家地理頻道》報導,非洲大陸是目前塑膠購物袋監管方面處於世界領先地位的地區。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中,已有 34 國對塑膠袋徵稅,更有 31 國頒布禁令,直接將塑膠袋拉進「黑名單」。

這些國家會如此「仇視」塑膠袋,大多是因為塑膠袋使用的不可再生降解材料──即「聚乙烯」造成的「白色污染」。

(Source:Flickr/Guda Oly CC BY 2.0)

坦尚尼亞農民稱,飼養的家畜經常因誤食塑膠袋死亡;茅利塔尼亞環境部還做過統計,表示 80% 屠宰牲畜胃中都能找到塑膠袋。

而在城市,大量堆積的塑膠袋也帶來嚴重後果。比如孟加拉會成為全球第一個實施塑膠袋禁令的國家,就是因為發現塑膠袋堵塞排水系統,加劇各種洪災成形。

同時,廢棄塑膠袋處理不當也是問題。如果直接焚燒,聚乙烯造成的有毒氣體將直接威脅動植物的健康;就算丟到大海,海洋環流會使大量塑膠垃圾聚集,危害漁業和各類海洋生物。

所以,非洲各國的塑膠袋禁令已獲得不少民眾支持,加上嚴格的執法力度,塑膠袋基本無處可尋了。

據英國《衛報》報導,肯亞推行「禁塑令」8 個月後,據說過去屠宰場每 10 隻動物的肚子裡,就有 3 隻能發現塑膠袋,現在已經減少到只剩 1 隻了。

另一個是「飛行廁所」現象減少。由於缺乏公共廁所,一些肯亞人喜歡直接用塑膠袋解決大小便,綁好後直接扔到別人家的屋頂上,如今很多人開始改用付費的公共廁所。

別說袋子了,如今就連塑膠吸管和塑膠餐具,也被星巴克、雀巢等知名餐飲企業排除在外。原本許多使用塑膠包裝的品牌,也開始探索新的可降解材料,讓地球盡可能擺脫塑膠污染。

環保,但也帶來洐生問題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對「禁塑令」抱以支持態度。尤其是對經濟較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來說,想完全在日常生活不使用塑膠袋,注定要面臨一系列挑戰。

以肯亞為例,該國第一、第二產業仍占較大比重,「禁塑令」意味著對近 170 多家與塑膠袋生產有關的廠商造成嚴重虧損,甚至直接關閉,同時還會有近 6 萬人失去工作。

也因如此,在肯亞推行「禁塑令」後,當地也出現反對聲,同時還衍生出像「塑膠袋走私」等令人頭疼的新問題。

2012 年,菲律賓固體廢物管理委員會成員 Lilia Casanova 也發表觀點認為,禁塑令這種「一刀切」的做法,是將塑膠袋視為無用之物,卻忽視了它在各行各業的耐用性、廉價性及可重複使用的價值。

在她看來,禁止使用塑膠袋更像掩飾國家缺乏有效管理政策的手段,相反地,人類更應該基於材料本身設立管理措施,如回收和再利用。

「就算我們用紙替代塑膠,拋開結果,光看製造和生產過程,造紙業帶來的重污染,並不比塑膠袋好多少。」

如今,肯亞農產品市場大多使用由合成纖維、亞麻製成的袋子;而政府管控更嚴格的盧安達地區,各種尺寸的紙袋成為新包裝材料,還有宣稱可降解的塑膠袋。

但可降解塑膠袋是不是更好的選擇?同樣眾說紛紜。一些攤販認為可降解塑膠袋的成本比普通塑膠袋高出不少,如果顧客拒絕為此買單,最終只能由商家自行承擔,且政府也不會補貼。

近期文章也談到,研究發現,一些標榜「可生物降解」、「可堆肥」的袋子在自然分解並不會比傳統塑膠袋更有優勢,反而還要額外耗費購買成本。

這也是所有推行「禁塑令」的地區需要回答的現實問題:當我們談論禁塑令對環境保護的意義時,是否要找到替代塑膠袋的方案?

而「禁塑令」實施,又是否真能獲得我們想要的環保效益?

雪梨大學經濟學家 Rebecca Taylor 便透過研究發現,美國加州這種施行塑膠購物袋禁令的地區,雖然每年減少約 4,000 萬磅的塑膠垃圾,但也造成人們對某些型號的塑膠垃圾袋需求激增,且這些垃圾袋會更厚,最後就得到一個「禁令減少的塑膠,有 30% 比率以更厚的塑膠重返」的尷尬結果。

這看起來確實有些道理,但別忘了,大多數非洲國家的經濟規模本身就很有限,投入資金建設成熟的回收管理設備,可能比施行禁令難度更高。

某種程度他們只是選擇適合國情的方案,這將為之後建立完善的現代化回收制度奠定基礎。也許再過幾年,這些非洲國家的禁塑經驗,也會給其他地區帶來一些啟示。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velkr0 CC BY 2.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