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電腦市場失衡:Google 放手,Android 無力,蘋果放大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07 日 8:30 | 分類 Amazon , Apple , Google follow us in feedly


數據統計公司 IDC 發布 2019 Q2 全球平板電腦市場報告,與全球智慧手機一樣,平板市場也出現萎縮──2019 Q2 總出貨量下滑 5%,這也是全球平板電腦市場連續第 18 季下滑。

從資料看一下出貨量前五名:

  • 蘋果出貨量 1,230 萬台,比去年同期 1,160 萬台增長 6.1%,市占率 38.1%。
  • 三星出貨量 490 萬台,比去年同期 500 萬台下滑 3.1%,市占率 15.2%。
  • 華為出貨量 330 萬台,比去年同期 350 萬台下滑 6.5%,市占率 10.3%。
  • 亞馬遜出貨量 240 萬台,比去年同期 160 萬台增長 46.3%,市占率 7.4%。
  • 聯想出貨量 190 萬台,比去年同期 200 萬台下滑 6.9%,市占率 5.8%。

毫無疑問,蘋果以近 40% 的超高市占率保持霸主地位。IDC 認為,蘋果在該季出貨量增長可歸因於全新發表的 iPad Air。亞馬遜則是除蘋果外唯一在 2019 Q2 增長的廠商,其餘出貨量均出現不同程度的萎縮。

亞馬遜努力行銷有了成效

▲ Kindle Fire 7。

市場下滑的大趨勢下,蘋果靠新品達到 6.1% 出貨量與同期相比增長,然而,亞馬遜與同期相比增速卻是蘋果數倍,究竟為何?

亞馬遜 2018 年 Q2 平板出貨量為 160 萬台,而 2017 年 Q2 為 240 萬台,也就是說,亞馬遜在 2018 年 Q2 出貨量大幅減少,與同期相比下滑 33.5%。雖然 2019 年 Q2 出貨量與同期相比增長 46.3%,但 240 萬台出貨量實際上回到相對「正常」的水準──與 2017 年 Q2 一致。

亞馬遜為了回到所謂「正常水準」付出不少努力。7 月亞馬遜舉辦了最大規模的購物活動 Prime Day,與以往 Prime Day 不同的是,除了促銷品類增多和折扣力度增加,活動時間也由以前一天延長為兩天,銷售額超過黑色星期五和網路星期一總和。本次活動中,Kindle Fire 系列價格十分優惠,原價 49.99 美元的 Kindle Fire 7 在 Prime Day 期間只賣 29.99 美元,買兩台 Kindle Fire 7 只要 49.98 美元。

無論用戶享受到的折扣時間及折扣度都在原有基礎上更加強,這也促進了 Kindle Fire 出貨量。另外,Android 陣營的平板電腦日益萎靡情況下,Kindle Fire 能在市場上站穩腳跟還與特徴有關──擁有為數不少的電子書愛好者,而亞馬遜的電子書又以物美價廉著稱。

Google 認輸結束平板市場

▲ 搭載 Chrome OS 的 Pixel Slate。

亞馬遜 Q2 表現不可謂不強勁,然而,同樣身為巨頭的 Google 卻結束了平板市場。6 月 20 日,Google 官方確認,未來將不再推出平板電腦,並叫停兩款開發中產品;今後,Google 會將重心放在 Pixelbook 研發。

這意味著,去年發表的 Pixel Slate 成了 Google 平板電腦收官作,而 Google 也不會再推出平板新品。

實際上,Google 研發平板電腦的歷史並沒有比蘋果晚多少,也確實付出了巨大心血,比如打造「廉價」平板電腦贏得普通消費者的青睞(註:2012 年,Google 以起價 199 美元推出 Nexus 7 第一代,同年發表的 iPad 第三代起價為 499 美元),推出更專業的裝置 Pixel C 滿足特定用戶的需求,甚至意識到 Android 作業系統的局限性之後轉變策略,將 Chrome OS 移植到 Pixel Slate,嘗試打造輕生產力工具型的平板電腦。

然而,與競爭對手相比,iPad 提供多價位機型,擁有大量應用程式,隨著 iPadOS 推出,iPad 的生產力也將大幅提高;對嘗試在平板尋求 PC 體驗的消費者而言,Pixel Slate 也不會是最好的選擇。

雖然 Google 一直致力於解決問題,但決心和行動都沒有為平板電腦業務帶來圓滿的結局。不過,從業務發展的角度來看,放棄平板電腦這裝置形態,意味著 Google 開始採取更精簡化的硬體產品策略,重新回到熟悉的軟體服務領域,未嘗不是件好事。

iPadOS 增強 iPad 生產力屬性

▲ 2019 年款 iPad Air。

早在 2014 年,傳統平板電腦市場就略顯頹勢。過去數年,即便是市占率讓其他廠商望塵莫及的蘋果也曾經歷滑鐵盧──2015 年,iPad 出貨量與同期相比暴跌 21.8%。與此同時,可拆卸平板電腦市占率卻不斷增加。根據 IDC 資料表明,輕生產力工具型的平板電腦有望成為未來平板市場的主流。

蘋果似乎也對 iPad 的定位有新思考,並致力於將生產力屬性加至 iPad;蘋果 2018 年就承認,會推動開發者將 iOS 應用移植到 macOS。最終 WWDC 2019,蘋果針對 iPad 推出重新命名的作業系統 iPadOS。

儘管 iPadOS 仍擺脫不了 iOS 的影子,但從產品屬性來看,兩者最本質的不同在於,iPadOS 增強生產力屬性,這點最明確地體現在支援 I/O 裝置;相對於一開始就為生產力而生的 macOS 來說,iPadOS 又繼承了 macOS 沒有的消費屬性及基於觸控操作的功能。

iPadOS 讓 iPad 這條產品線成為具消費屬性和生產屬性的仲介型產品,同時也連結蘋果旗下消費生態和生產生態,即 iOS 和 macOS。iPadOS 的誕生也說明了蘋果在日益低迷的傳統平板電腦市場積極求變的態度。

小結

無論 Google 嘗試將 Chrome OS 移植到平板電腦、為 iPad 注入新靈魂的 iPadOS 誕生,還是以 Surface 為代表的可拆卸平板電腦發展,都可以看出平板腦市場將不再只是「看片」工具,而是向輕型化辦公工具轉型。

整體容量持續萎縮的情況下,平板電腦市場內部也出現嚴重的失衡。對 Android 陣營其他廠商來說,少了領軍者 Google 的支援,平板電腦業務勢必遭遇發展瓶頸;同時,蘋果在 iPadOS 持續發力,又將大大提升 iPad 的產品競爭力──內外作用之下,平板電腦戰場的日子可能更不好過了。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