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靠著龐大的歐美用戶,得以控制海外言論?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9 月 16 日 13:03 | 分類 中國觀察 , 數位內容 , 數位廣告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抖音(TikTok)原本是仿 Musical.ly 以短影片做為發布內容的影音平台,在去年由於競爭者「快手」因為各類不合格內容(包括暴力、血腥等)而被中國官方查禁,造成抖音迅速地崛起,最終甚至收購了 Musical.ly 的製作商,而抖音的官方字節跳動也掌握了目前全球成長最快的影音平台,這幾個月來,TikTok 的全球下載量已超過 13 億。

而受到歡迎的背後,則是對於內容控管的隱憂,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在社群媒體以「維穩」為名,實施大量針對內容的管制,一方面是維持了某些程度的穩定,但另一方面也隱蔽了人民「知」的權利。

Washington Post 針對了這個情況提出質疑,認為字節跳動使用了類似的審查,導致在 TikTok 上幾乎看不到任何香港抗爭的內容──儘管在 Twitter 或 Facebook 上都有類似的大量內容。根據實際測試,雖然台灣用戶能看到一些關於香港支持的內容,但在 TikTok 上宣稱有百萬次瀏覽的「#hongkong」標籤頁中,卻完全沒有香港抗爭的相關影片。不過當我們使用美國的 VPN 來搜尋 TikTok 的「#hongkong」標籤頁時,卻能看到香港警察被抗議者攻擊的畫面,或者是香港警察的辛苦畫面,這些差異看來非常「有趣」。

▲ 上圖為台灣搜尋結果,下圖為美國搜尋結果,帳號都為乾淨無閱讀紀錄者。

字節跳動公司表示,TikTok 的美國用戶資料存放在美國,而相關內容政策則由美國團隊決定,不受到中國母公司影響。字節跳動公司認為 TikTok 是以「散播歡樂散播愛」為主,是以積極與快樂的內容為導向,而非是政治場所,這也或許解釋了該公司的內容導向。

即使是如此受到歡迎的應用,但事實上這款軟體在華盛頓的政治圈並不出名,根據華盛頓的美國聯邦道德檔案顯示,今年 6 月字節跳動才在華府註冊了第一個說客。但同時在 Uber 上市後,字節跳動已經是全球最具價值的新創獨角獸,估值已達 760 億美元。

中共監管不限於政治內容

只要是來自於中國的內容平台,對於「審查」都已經司空見慣,除了之前提到的快手外,包括抖音、今日頭條、Bilibili 等幾個內容導向的 App 其實都被北京強制「整改」過,當然其中原因不單純是政治問題,也包括許多用戶會上傳暴力、裸露影片,也讓官方找到理由得以進行「整改」。

包括之前字節跳動旗下的「內涵段子」,也在去年被官方直接強迫下架,原因是「應用內容粗俗,引發網民強烈反感」。而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則以「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自省,之後字節跳動則把 6,000 人左右的內容審查團隊擴建到 10,000 人左右。

許多人認為北京的監管機制屬於政治性目標,事實上北京的監管早就跳脫政治層面,轉而走向各類更嚴格的層面,比如現在在中國電視節目上,男人戴上耳環就會被馬賽克遮蔽、鼓勵未成年懷孕的媽媽尋求協助獲得更好生活,會被認為是鼓勵未成年少女懷孕,只要是監管當局認為「色情」、「低俗」的內容就會被當局「整改」。

TikTok 可以說是整個中國網路歷史上,第一個得以在西方立足的網路平台,與今日頭條不同,它成功地打入了美國青少年,迅速打下比 SnapChat 還高的地位,但這也代表假新聞、政治領域的看法可能會逐步受到影響與改變,就如同筆者曾在 Facebook 上看到一個北韓女導遊,大肆宣揚北韓的美好,一直說北韓不像新聞報導得如此不堪──殊不知她只看到北韓最繁榮的那一面。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