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打壓對手 7 千頁機密文件公開,揭穿如何以用戶數據為籌碼控制對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1 月 12 日 8:45 | 分類 Big Data , Facebook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由於一場與 Facebook 相關的訴訟,多達 7 千頁法院文件公開,包含 Facebook 如何利用用戶數據為籌碼、如何控制對手,甚至扼殺對手等。中間約 4 千頁是 Facebook 內部通信紀錄,包含郵件、聊天記錄、PPT 和 Excel 表格,發生的時間主要從 2011~2015 年。約 1,200 頁標記為「高度機密」。

從一間開發搜尋用戶泳裝照的公司,與 Facebook 打官司說起

這場官司可能是矽谷史上最奇怪的案件之一,因此有必要交代一下訴訟的背景。

這 7 千頁文件來自 2015 年,名為 Six4Three 的公司針對 Facebook 提起訴訟,「Six4Three」這間公司的名字與「Sex for free」近似,因此可想而知不是什麼嚴肅的公司。他們曾開發稱為「Pikinis」的應用程式,目的是讓 Facebook 用戶尋找其他人的比基尼照片。背後的原理是利用 Facebook 的 API 取得用戶的好友數據。

但 2014 年 4 月起,Facebook 修改 API 設定,新版 API 禁止應用程式取得 Facebook 好友數據,導致 Six4Three 應用程式再也搜不到這些照片。

後來開發商為此把 FB 告上法院,聲稱 Facebook 違反合約、欺詐及有反競爭行為。

這聽起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Facebook 每天都跟不同公司打官司。不過這場官司訴訟過程,Six4Three 律師取得 Facebook 內部文件;包括祖克柏和高層對 API 及各種隱私漏洞的知悉情形與處理過程。

然後,2018 年 FB 發生人盡皆知的重大事件,就是 Cambirdge Analytica 劍橋分析事件。「劍橋分析」2018 年被爆出違法使用 Facebook 用戶個資進行政治操作,包括英國脫歐與美國總統大選。這起事件影響美國、英國甚至其他國家,祖克柏也拚命到各國說明、道歉。

劍橋分析事件聽起來就是大事了,不過,這事件意外與 Six4Three 扯在一起,原因在於使用同一個 API。Facebook 高層對 API 的態度及處理模式,包含他們對隱私個資的看法,Six4Three 官司文件都有重要的參考性。

要注意的是,Six4Three 針對 Facebook 提起的訴訟,是在美國加州法院審理。加州法院也將這些文件內容列為機密,警告不得外洩。因此,英國議會對 Facebook 展開調查時,雖然想取得這些文件卻無法。

法院要求保密的資料為何公開?

但 Six4Three 創辦人克萊瑪(Ted Kramer)2018 年 11 月去英國時,直接被英國下議院議員高連斯(Damian Collins)派人到飯店攔截,要求他交出加州法院下令保密的 Facebook 文件,否則要判他藐視國會、罰款甚至監禁。

克萊瑪表示當時他在恐懼之下,從 Dropbox 帳戶搜尋法院相關檔案,複製到 USB 隨身碟交給他們。因此,英國也有整批文件。

美國加州法院要求保密的資料,英國顯然有不同標準。過去一年,這些文件斷斷續續地洩露,陸續披露 Facebook 不僅派人各地議員去遊說,要求他們反對歐盟隱私保護法,且還考慮出售用戶數據的瀏覽權限。

最終,英國記者鄧肯‧坎貝爾(Duncan Campbell),收集到全部文件,並在個人網站全部公開。

文件有近 4 千頁為 Facebook 內部通訊紀錄,例如郵件、網路聊天、電子表格等,時間介於 2011~2015 年。

《Ars Technica》分析,文件主要顯示兩個事實:

第一:Facebook 對用戶個人隱私保護並不重視。

第二:Facebook 一直以保護用戶隱私為藉口,制定一些政策遏止與他們有競爭關係的公司發展,以防止對手過於強大。

文件顯示,Facebook 在 2014 年更改 API 可取用用戶數據,當時他們宣稱是「保護用戶隱私」,但可能只是藉口。

過去 FB 的 API 限制較少,可讓許多第三方開發者取用較多資訊,Facebook 高層在 2014 年開始試圖棄用這些開發合作夥伴依賴的各種 API,主因是擔心開發者將來會直接與 Facebook 競爭。內部溝通文件顯示,2016 年之前負責 Facebook 開發產品的伊利亞‧蘇哈爾(Ilya Sukhar)稱這種策略為「switcharoo 計畫」。

蘇哈爾在 2014 年 2 月的電子郵件表示,透過這種方法(API 改變),既可講出很好的故事(保護隱私),又可限制潛在的競爭對手成長。

禁止 LINE 在 FB 投放廣告

2013 年 Facebook 高層間的電子郵件顯示,將並非自家開發的應用程式及服務分成三類:目前競爭、未來潛在競爭或「商業模式可結盟的開發商」,可從分類看出,這種分類幾乎是「不是朋友就是敵人」。

2013 年一系列電子郵件交流也詳細討論 Facebook 為扼殺潛在競爭對手在應用程式取用數據、投放廣告而做的選擇。Facebook 不希望自己的廣大用戶,被對手拿來宣傳利用。不過問題來了。除 Google 外,「誰有資格成為 Facebook 的競爭對手」?

這個問題在內部電子郵件進行長時間辯論。最終,領導高層似乎認為,即時通信產品比其他類型的服務更具威脅。Facebook 首席執行長祖克柏為此定調。

他在 2013 年的電子郵件寫道:「我認為我們應該禁止微信、Kakao 和 LINE,那些公司正試圖建立社群網路並取代我們。與任何威脅到我們自身的風險相比,收入對我們來說都無關緊要。我同意我們應該使用廣告來推廣自己的產品,但我仍然會阻止那些與我們核心相競爭的公司,從我們這裡獲得任何優勢。」

2013 年另一批電子郵件展示 Facebook 領導階層如何面對競爭的態度。

MessageMe 是 2013 年成立的即時通訊新創企業,2014 年被雅虎收購。從一開始,Facebook 領導層就認為 MessageMe 是巨大的競爭威脅,不能允許這間公司瀏覽他們的數據。

奧索斯基寫道:「推出後第一週,MessageMe 實際上沒有得到任何關注。然而,MessageMe 的月活躍用戶目前達 35 萬,我們需要限制它。」

為調查提供證據

目前,Facebook 至少面臨六件反壟斷調查案。在美國,眾議院反壟斷小組委員會、聯邦貿易委員會、司法部和 47 州總檢察長都在調查。同時歐洲監管機構也展開反競爭案件調查。

這些調查並不僅想解決 Facebook 是否有壟斷問題,相反地,他們關注的是 Facebook 利用擁有的市場力量所做的事。特別是,使用從業務部門收集的數據,防止競爭對手對其他部門發起挑戰,這也正是反壟斷監管機構正在深入調查的領域。

(本文由 T客邦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