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被各方圍剿居然是 Facebook 祖克柏一手促成?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25 日 13:16 | 分類 app , Facebook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似乎是字節跳動和 TikTok 的真實寫照,自 TikTok 被圍剿後,大家都在猜測幕後黑手究竟是誰。

23 日,美國媒體有了答案: TikTok 的幕後黑手是「中國女婿」馬克祖克柏。

據華爾街日報 23 日報導,川普政府之所瞄準 TikTok,少不了 Facebook CEO 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四處遊說的「功勞」。

美媒《華爾街日報》8 月 23 日發長文爆料,祖克柏從去年開始,就在公開演講、私下與白宮官員和議員會面,不斷渲染 TikTok 對美國構成的威脅。他還曾向川普提出,中國網路公司崛起的威脅應比控制 Facebook 壟斷更值得關注,引發川普政府對 TikTok 的擔憂。

報導直言,引發美國民眾對 TikTok 及中國背景的擔憂這部分,Facebook 也發揮了很大作用。很少有科技公司像 Facebook 那樣,會從 TikTok 的困境獲得這麼多好處。

真‧雙面‧祖克柏:一面打壓 TikTok,一面為 TikTok 抱不平

華爾街日報稱祖克柏不滿 TikTok 是從去年秋天開始。

去年秋天,祖克柏在華盛頓特區發表有關言論自由的演講時,談到一項議題:警告來自中國科技公司的威脅,更具體說,就是受歡迎的短影音分享應用 TikTok。

演講有句話直指 Facebook 崛起的競爭對手 TikTok:祖克柏對喬治城大學的學生稱,TikTok 並不像 Facebook 那樣致力於言論自由,會對美國價值觀和技術主導地位構成威脅。

以前網路都是美國巨頭,現在全球前十大網路巨頭公司中,中國網路公司占據 6 家……中國網路企業的崛起是對美國的威脅。

他渲染 TikTok 與美國價值觀不一致,宣稱「在美國提到抗議活動時內容會面臨審查,這是我們想要的網路嗎?」

此外,知情人士還透露稱,這是祖克柏去年 10 月的行程,以及那幾週訪問華盛頓期間與白宮官員和議員會面時,反覆強調的訊息。

一些知情人士稱,去年 10 月下旬白宮的私人晚宴,祖克柏向川普重申對中國的擔憂,還提出中國網路公司的崛起威脅到美國商業,這應是比限制 Facebook 更大的問題。

還有人透露,祖克柏與幾位參議員的會議專門討論 TikTok。團隊還接觸對華鹰派的國會議員,質問「為何 TikTok 允許在美國營運,而 Facebook 等其他美國公司卻不能在中國營運」。

巧合的是,之後不久,川普政府就開始國家安全審查 TikTok。到今年春天,川普就威脅要封禁 TikTok 。

7 月 29 日,美國四大科技巨頭──Google、蘋果、亞馬遜和 Facebook 的 CEO 齊聚美國國會,參加眾議院反壟斷委員會聽證會。

這場聽證會本意是聚焦美國四大超級科技巨頭是否濫用壟斷地位,但在當下中美兩國宏觀戰略博弈的總體大環境下,尤其科技資訊領域,這場會議難免涉及中國問題。

祖克柏卻將槍口對準 TikTok,處處暗示這款 App 對美國國家安全產生威脅。

當四巨頭 CEO 被問及「是否認為中國政府竊取美國的科技技術」時,庫克、桑德爾‧皮查伊、貝佐斯相繼做出「以我所知,並沒有」的回答,唯獨祖克柏表示,「這都有據可查」。

新上任的 TikTok 首席執行長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聲明直指祖克柏此番表態的原因:「Facebook 假借愛國主義之名,目標是讓我們從美國消失。」

有意思的是,聽證會過去不到一週,祖克柏一改對 TikTok 的態度,迅速「翻臉」。

祖克柏在最近的 Facebook 全體員工大會談到 TikTok。他說:

我只是覺得這是非常不好的長期先例,無論最終如何解決,都應該非常認真小心地處理。我很擔憂……這會對其他國家產生長期影響。

據悉,有員工詢問祖克柏 Facebook 是否有意收購 TikTok ,他表示拒絕對公司的商業決策發表評論。

他還提到,一個 App 越來越多人使用,被當地政府越來越視為競爭對手,他們遇到的國家安全問題合理,但他對 TikTok 遭受川普政府打壓表示同情。

中國女婿祖克柏為何撕破臉?

為什麼祖克柏忌憚 TikTok?

首先,祖克柏是商人,商人考慮的第一因素無疑是賺更多錢,TikTok 加入戰局無疑給 Facebook 更大的壓力。

3 年前,張一鳴從眾多對手殺出重圍,收購 Musical.ly 後整合到 TikTok,複製抖音在中國的成功經驗,海外上線 3 個月內 MAU 迅速增長 30%,開始海外擴張之旅。

從 2017 年 11 月拿下日本 App Store 免費榜第一名,到次年泰國 App Store 排行榜第一名,TikTok 迅速風靡全球,在北美市場站穩腳步。今年 4 月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收入 7,800 萬美元,同期相比增長 10 倍,位列全球行動應用軟體收入榜首。6 月,TikTok 位列全球應用軟體下載量排行榜第一名,其中印度和美國是主要貢獻者。

AppTrace 調查顯示,TikTok 在 2019 年 2 月的全球應用下載量排名從 269 位躍升至第 4 位(2020 年以來排名一直保持前 4)。截至 2019 年底,TikTok 總計有 16.5 億次下載,其中 2019 年下載量占總下載量 44%。

今年第一季,TikTok 成為全球單季下載量最大的應用軟體,累計下載量超過 3.15 億次。在美國市場,TikTok 也為今年最受歡迎的應用軟體,累計下載量超過 1.65 億次。

這些成績首當其衝影響的正是全球最大社交平台 Facebook。TikTok 每新增一位用戶,都奪走一點 Facebook 產品的使用時間。

Facebook 營收幾乎全部來自廣告,2019 年廣告營收占比達 98.53%。「行動社交+廣告」是理想的商業模式,但前提是用戶一直增長,且願意在平台消耗時間。TikTok 在歐美市場崛起、不斷獲得優質用戶,顯然威脅到 Facebook 的廣告收入。

相比 TikTok,Facebook 儼然是老人了,但「只聞新人笑,不見舊人哭」這種戲碼,祖克柏不允許發生。

當然,TikTok 除了搶占一部分市場,對於 Facebook 來說,還有更致命的問題,即產品近幾年充滿了「抄襲」之名。

8 月 2 日晚間,字節跳動發文點名 Facebook,稱在全球化過程面臨各種複雜和難以想像的困難,包括緊張的國際政治環境、不同文化的碰撞與衝突、競爭對手 Facebook 的抄襲和抹黑。

2017 年 TikTok 入場後,Facebook 曾推出短影音應用 Lasso

截至去年底,Facebook Lasso 全球安裝量為 42.5 萬次。而 TikTok 安裝次數為 6.4 億次,顯然 Facebook 完敗。

對 Facebook 開發的 Lasso,《紐約時報》形容為「蹩腳的山寨軟體」。連美國媒體都看不下去的「山寨」,正是字節跳動提到的 Facebook「抄襲」來源之一。

今年 7 月,Facebook 正式關閉 Lasso,但「巧合」的是,正當 TikTok 面臨美國政府的打壓時,8 月初,Facebook 旗下 Instagram 將推出短影音產品 Reels

這讓 Facebook 股價漲幅一​​度超過 7%,次日股價繼續創新高。短短 2 日,Facebook 創始人祖克柏身家暴漲超過 100 億美元,成為世界最年輕的千億富翁。

此應用同樣也被美媒稱為「 TikTok 山寨」,功能包括配樂跳舞和演小短劇,這正是 TikTok 最受歡迎的 2 種內容類型。與 TikTok 類似,Reels 可讓用戶發表 15 秒影片,且可搭配音樂和多款濾鏡功能,製作完成後就能分享到 Instagram 等平台。

更有趣的是,Facebook 不僅自己做出山寨版 TikTok,且開始準備挖角 TikTok 的大流量網紅了。

且這次 Facebook 直接開好價格給某些網紅,只要來 Reels 就可獲得數十萬美元。而對不願意「跳槽」的人,Facebook 表示,只要能在 Reels 首發影片,再同步到其他平台,還是可以拿到獎勵。

不得不說,Facebook 在產品方面確實少了不少新意和誠意,而讓用戶重新學習、習慣一個新 App 的成本很多人無法接受,且內容者生態和源源不斷的平台創意也是用戶非常看重的部分,所以挖人雖然是狠招,但並不是絕殺。

綜合以上,這一系列只能說明,在資本的力量下,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Anthony Quintano from Honolulu, HI, United States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