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沒有她就不成!這位女科學家,才是 2020 年疫情下的真英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2 月 19 日 11: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又到年底,全球媒體紛紛選出 2020 年年度風雲人物,像是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就是拜登與賀錦麗。但不少人認為,有一位女性科學家對 2020 年的貢獻,絕對不遜於還未真正入主白宮的下屆美國正副總統。

這位美國匈牙利裔的女科學家,正是卡塔琳‧卡麗可(Katalin Kariko)。據《紐約郵報》報導,要不是她在 1970 年代末首先展開 mRNA 研究,美國輝瑞和一起合作的德國 BioNTech、Moderna 這些生技藥廠,現在就不可能拿這項發明,迅速開發出成功機率高達 95% 的新冠病毒疫苗。

是卡麗可,讓全球悲慘的疫情露出一道曙光。

很難想像,卡麗可花了 40 年研究,今年以前卻極少被重視。1980 年代從匈牙利移民至美國的她,在異鄉每天 5 點起床努力做研究,卻長期沒人願意提供研究經費。她還曾被聘用的賓州大學降等、趕出自己長期做研究用的大學實驗室。

卡麗可 40 年苦心研究,曾被羞辱「在農舍旁開實驗室就行了」

當時賓州大學校董事長羞辱她說:「妳這種研究,去校園裡養動物的農舍旁邊開實驗室就行了。」

mRNA(中文學名為訊息核糖核甘酸)是什麼?為什麼這研究對新冠病毒的疫苗如此重要?

早在 1961 年就有人發現 mRNA,稱為「生命的軟體」,因為用它做疫苗不像一般疫苗,是靠注射純化過的已死病毒體到人體內,用「以毒攻毒」的方式防禦病毒。mRNA 有個特質:能透過傳送訊息到人體,教育或引導人體細胞抵抗病毒。

也因此,mRNA 被學界認為是相對先進的機制,許多科學家都曾想做到,卻因人體免疫系統會殺死它,大多以失敗收場。當大多數人都停止研究後,只有卡麗可沒放棄,終於在今年滿 65 歲時熬到夢成真。

大學時就立志鑽研 mRNA,65 歲才研究成功

1955 年出生於匈牙利鄉村,卡麗可從小就喜愛研究生物化學,也早在 1978 年大學時就決定這輩子要研究 mRNA。

為了尋求學術夢,她和丈夫 1985 年變賣微薄家產來美國,得到的卻是一次次冷漠的拒絕,沒人相信她的研究計畫能成功,也沒人肯提供研究經費。卡麗可曾絕望到想轉行,還因為健康出問題,懷疑自己得了癌症。

好在,卡麗可靠過人的毅力度過,撐到 1998 年,第一個貴人出現。是和她同一所大學研究免疫學的教授德魯‧韋斯曼(Drew Weissman)。

韋斯曼看出卡麗可研究的可貴之處,開始合作。2005 年兩人終於找出不讓 mRNA 被免疫系統殺死、成功進入人體的方法。後來又出現另一個貴人:史丹佛大學教授德瑞克‧羅西(Derrick Rossi),他驚豔於卡麗可的論文,決定運用她的發現,2010 年創立 Moderna 公司(現已離開)。

▲ 左起卡麗可(Katalin Kariko)與丈夫、女兒 Susan Francia。(Source:Susan Francia

對新冠疫苗貢獻厥偉,卡麗可卻未名利雙收

可惜,當疫苗成功證明卡麗可的貢獻,她本人拿到的好處卻少得可憐;輝瑞、BioNTech 與 Moderna 老闆卻因此股價與身價暴漲高達數十億。

到現在,卡麗可僅靠 Moderna 當年授權拿到 300 萬美元。另一間德國合作廠商 Biotech,縱然曾說要邀請她擔任公司副總裁,但在公司網站,對這位科學家的發明貢獻竟連名字都不提,顯然口惠實不至。

由於許多學術界人士看不下去,紛紛公開為她叫屈,卡麗可也開始接受《衛報》、《紐約郵報》等許多媒體採訪,讓真相曝光。

卡麗可只想天天做實驗,永不退休

不過,她還是恬淡表示對賺大錢沒興趣,拿到 300 萬美元也沒想過休息。因為她的願望,就是天天做實驗,永不退休。

卡麗可除了研究的另一大驕傲,就是培養出拿過奧運划船金牌的女兒 Susan Francia。Susan 曾說,從小看著媽媽天天努力做實驗,讓她激勵自己對運動訓練總是不鬆懈、不放棄。母女的性格都很強大。

今年以來,全球不知有多少政壇、企業領袖,藉著新冠病毒主題發表許多聽來高尚的談話。但比起他們,這位默默努力的女科學家,對人類帶來的實質貢獻可能更多。她才是真英雄。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Katalin Kari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