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用性依然不足,MacBook 到了該和 Touch Bar 說再見的時候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2 月 16 日 0:00 | 分類 Apple , 筆記型電腦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微軟又向蘋果開砲了。最近微軟放出了一部新廣告,將 Surface Pro 7 與 MacBook Pro 對比,而廣告中對 MacBook Pro 最大的吐槽就是關於「Touch Bar」,微軟希望用這種對比 Surface Pro 7 觸控功能的強大。

為什麼不是整個觸控螢幕呢?

不過這吐槽可能很快就要過時了,根據彭博社和知名分析師郭明錤的報告,蘋果將會對下一代 MacBook Pro 進行大調整,其中就包括去掉 Touch Bar ,重新換回功能按鍵。

Touch Bar 是鍵盤的一部分,卻被當做螢幕用

2016 年蘋果推出的 MacBook Pro,讓不少 Mac 忠實用戶為之鼓舞,畢竟重量和厚度都小了一些,新模具設計看起來也不錯。

當然,除了那個讓人疑惑的 Touch Bar,蘋果將原本電腦上的功能按鍵替換成了一塊長條形的 OLED 螢幕, 除了固定的功能按鍵,還能自定義相關按鍵。

▲ Touch Bar 由三部分組成,ESC 按鍵、應用區和系統控制快捷按鈕。

新設計一經發布,也出現了一些有趣的操作,比如說發 emoji 表情、類似 cover flow 的方式瀏覽圖片等,同時對它的質疑也不少,不少用戶認為它是雞肋。

而回顧蘋果的歷史,砍掉鍵盤換成螢幕這種操作它幹的並不少。

早在 2007 年,賈伯斯在初代 iPhone 發布會上就對比了 Nokia、Moto Q、BlackBerry 等手機,調侃他們的全鍵盤設計,在賈伯斯看來根本不需要這麼多按鍵。

不管你用還是不用,這些鍵盤都在那邊了,它們不可能根據應用而自我調整,你之後的好想法也不可能再實現。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蘋果去掉鍵盤換成了螢幕,也就是初代 iPhone。

那麼為什麼經過一段時間發展後,iPhone 的大螢幕被人們所認可,而 Touch Bar 至今仍然廣受爭議呢?

答案還是得從 Touch Bar 本身來找,首先需要承認的是它是一塊螢幕,而且是鍵盤的一部分,而非螢幕的一部分。

對比一下就知道,手機去掉鍵盤前後,都需要眼睛加入才能完成互動回饋,並不會有互動或效率上的衝突,轉換是很自然的,只需要將原本的實體鍵盤換成虛擬鍵盤,而不需要鍵盤時就顯示其他有價值內容。

但 Touch Bar 不一樣,在 MacBook Pro 上它是鍵盤的延伸,它的互動方式本身又和鍵盤有衝突。

將它放到整個電腦的操作流程中你就會發現,常常會被打斷,因為要常常去看 Touch Bar 那塊螢幕,比如選擇 emoji 表情、調整音量等。

鍵盤雖然是固定的,但這也讓人熟悉之後,能夠不看著它操作,更何況它還有明顯的起落回饋。

此外就是誤觸問題了,因為螢幕的回饋需要人眼觀察才能收到,而鍵盤往往是透過觸感獲知回饋,不看著螢幕按指紋辨識按鍵時常常容易誤觸到 Siri 按鍵,使用頻率更高的 ESC 按鍵誤觸頻率就更高了。

▲ 實體ESC 按鍵。(Source:9To5Mac)

後來蘋果在 2019 年發布的 MacBook Pro 16 寸中重新用回了實體 ESC 按鍵,而且指紋辨識按鍵和 ESC 鍵與螢幕觸控條之間也增加了一定間距,減少誤觸。

說到底,電腦對於大部分人而言還是一台生產力設備,人們肯定不希望在工作流程中被頻繁打斷,這就造成了 Touch Bar 不僅互動上和鍵盤衝突,學習成本更是增加了不少。

原本這也不算是一個無解的問題,無論電腦還是手機,都存在一定學習成本,但只要它們能創造一定的價值,人們還是願意付出時間去學習。

▲ 發送 emoji 表情是 Touch Bar 最常見的操作之一。

而 Touch Bar 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在於此,相應的可用的軟體不算多,或者不少功能設計提供的體驗提升不夠明顯、價值不夠高,不能讓人們遷移。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蘋果剛剛推出 Touch Bar 設計時,無論用戶還是應用開發商,對它都有不低的興趣,蘋果也為之推出了多個系統應用,例如 Safari 會展示網頁縮略圖,用戶可以透過它快速切換。

生產力應用 Final Cut Pro 也有適配,Touch Bar 可以顯示剪切、選擇片段、導入素材等,最受關注的應該還是滑動瀏覽時間條的操作。

▲ Final Cut Pro 適配 Touch Bar 的操作選項,包括剪輯、選擇等多個選擇。

可以說蘋果希望用這塊細長的螢幕改變人們使用電腦的互動方式,從按鍵到滑動、觸控等。實際上也不止蘋果一家想改變鍵盤和電腦的互動方式,羅技曾推出了一款帶旋鈕的 Craft 的鍵盤。

甚至於羅技還專門和 Adobe 合作,用戶在使用 Photoshop 時可以使用旋鈕來調節畫筆或選取大小。

而 Adobe 也為蘋果的 Touch Bar 添增了類似的功能,甚至更多,常見的圖層屬性、畫筆和繪畫屬性等均可以設置,還有滑動調節畫筆的大小。

不過這些調整顯然沒能獲得普及,就生產力應用本身來說確實比較小眾,能影響的範圍有限。

我曾經詢問過身邊使用 MacBook Pro 16 吋剪輯的朋友,Touch Bar 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個錦上添花的設計,使用的最多的功能就是滑動剪輯時間條,或者是給朋友、同事預覽影片。

它的確有一定價值,但和整個操作流程對比,僅僅占了很小一部分。

而無論是 Touch Bar 還是羅技的鍵盤,雖然在體驗上有一定的提升,但對比傳統鍵盤加滑鼠的互動方式,仍然不算很好,畢竟許多操作都可以使用快捷鍵替代,用多了快捷鍵之後肌肉記憶也比滑動螢幕操作更快。

專業化、效率化的方式沒能影響到大眾,那麼規模化的方式呢?很遺憾,還是沒能普及,雖然像微軟 office等大批應用軟體都支援了 Touch Bar ,但它們大多都是按鈕類操作。

像是 Mac 版 PowerPoint 上的「重新排列對象」功能,點擊後就能顯示 PPT 上的所有圖層,進而快速選擇需要編輯的那一張。歸根結底,Touch Bar 還只是一塊特別小的螢幕,能顯示的內容非常有限,這也是為什麼它大多還是顯示按鈕。

雖然透過螢幕替換功能鍵的方式讓 MacBook Pro 獲得了更多的靈活性,但螢幕太小,內容再靈活調整也改變不了多少,像華碩 ZenBook Pro Duo 這種,螢幕足夠大,顯示的內容足夠多,就可以做為副螢幕使用了。

▲ 採用雙螢幕設計的華碩 ZenBook Pro Duo。

套用我身邊一位 MacBook Pro 2020 用戶的話來說,就是:

對 Touch bar ,可謂是又愛又恨,看歌詞類的操作確實比較不錯,但螢幕還是太小了。

好用有趣的應用少,效率提升不明顯,真可謂是「雞肋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該和 Touch Bar 說再見了

經過近 5 年的發展,Touch Bar 的實際表現仍然不如人意,而之所以拖這麼久沒有換掉這一設計,恐怕也和蘋果本身的產品更新策略有關係,畢竟上次 MacBook Pro 系列產品大更新已經是 2016 年了。

彼時,MacBook Pro 的更新主題顯然是輕薄化,全系改換為 USB-C 連接埠,蝶式鍵盤、Touch Bar 等,讓機身相比 2015 款在重量和厚度上都小了不少。

產品發布後不久,就有分析師表示短鍵程、緊湊設計的蝶式鍵盤會逐漸改變 MacBook 用戶使用鍵盤的習慣,配合 Touch Bar 最終讓蘋果實現「用具備按壓回饋的觸控面板取代實體鍵盤」的目標。

結果大家也看到了,蝶式鍵盤頻頻翻車,蘋果對它進行了多次設計調整,最終還是換回了剪刀腳鍵盤,而現在也輪到 Touch Bar 了。

根據 iFixit 的對比拆機圖就能發現,MacBook Pro 和 MacBook Air 的模具設計幾乎沒有改動,MacBook Air 原本的風扇位置甚至被換成了一塊金屬拓展板,內部空間沒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再加上 M1 晶片在能耗方面的優秀表現,下一代 MacBook 產品改換模具實屬正常操作。

根據彭博社發布的報告,MacBook 系列將迎來大變革,螢幕邊框都將進一步調小,而 MacBook Air 系列則會朝著更輕薄的方向調整,這其實也是解決上次 MacBook 系列調整留下的問題。

從 MacBook Pro 2016 款開始,MacBook Pro 和 MacBook Air 之間的厚度和重量就越來越接近,重量差距不過 100 多克,雖然 MacBook Air 楔型設計會顯得更輕薄,但兩者最厚度之間的差距並不明顯。

下一代 MacBook Air 追求更輕薄,正是為了解決兩者相似的問題,MacBook Pro 的設計更偏向生產力,而非極致的輕薄。

報告中明確提到了下一代 MacBook Pro 將移除 Touch Bar 設計,重新用回傳統的實體功能按鍵,此外還有 MagSafe 磁吸式充電口、增加記憶卡插槽、4 個 USB 4 連接埠等改變。

替換實體按鍵、增加連接埠,顯然是有利於專業內容生產者的,曾擔任蘋果副總裁的高層菲爾‧席勒在 2019 年 MacBook Pro 16 吋上改回剪刀腳鍵盤設計時,就提到了專業用戶對新鍵盤的回饋十分熱情。

Touch Bar 的出現,承載著蘋果用觸控螢幕替代實體鍵盤的野望,但尷尬的互動、不夠豐富的功能、過小的螢幕都限制了它的發揮,最終只能淪為雞肋,在使用體驗上並沒能和之前的實體功能按鍵拉開差距。

在下一代 MacBook Pro 強調生產力的背景下,Touch Bar 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必要。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salchuiwt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