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嚴重!連科研猴子來源都依賴中國,美科學家疾呼建立戰略儲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2 月 26 日 8:30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正當各國競相投入 COVID-19 疫苗的研究和接種之際,西方國家卻發現,研究疫苗過程必備、專門培育用來進行實驗的猴子,卻嚴重依賴中國提供,占高達六成實驗用猴來源。由於在疫情最嚴重之際,因中國暫停野生動物出口,導致科研界只能到處尋覓可供實驗的猴子。因此美國科研人員呼籲政府要立刻採取行動,必須如戰略石油儲備一樣,建立科研用猴子的戰略儲備。

《紐約時報》報導,這場疫情讓各國認知到危機時重要的醫療物資,像是口罩與藥物供應鏈,相當程度被中國控制,現在又發現研發疫苗藥物用的猴子也深深依賴中國。靈長類的猴子因 DNA 與人類高達 90% 相似,是研究各種疫苗在人體實驗前相當重要的實驗樣本,這次 COVID-19 疫情大流行,相關實驗室與生技廠商急須使用猴子做實驗。

根據美國疾病防治中心的數據估計,疫情爆發前,2019 年美國進口的 3.3 萬隻實驗用的猴子,以食蟹獼猴(即長尾獼猴,見首圖)為主,超過 60% 來自中國。而美國的 7 個靈長類動物中心擁有 2.5 萬隻實驗用的猴子,主要是粉臉恆河猴,其中約 600~800 隻猴子,在疫情開始後用在研究 COVID-19 肺炎病毒。

猴子先供 COVID-19 研究,拖慢其他疾病研究

負責為 Moderna 和嬌生(Johnson & Johnson)等藥廠提供實驗室猴子的 Bioqual 行政總裁劉易斯(Mark Lewis),就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為藥廠到處尋找猴子,劉易斯表示,科研實驗用的食蟹猴每隻售價超過 1 萬美元(相當新台幣 28 萬元) ,當疫情最嚴重時,有十多間藥廠到處尋找猴子,他更稱:「我們無法在規定的時間內供應這種動物,因而失去這些訂單。」此外,報導指出,因猴子優先供應 COVID-19 疫苗研究,使阿茲海默症和愛滋病等其他疾病研究因此延遲。

美國過去曾依賴印度供應恆河猴,但 1978 年時因印度媒體報導說猴子在美國用於軍事實驗後,印度便停止出口,製藥公司尋找替代方案後找上中國,而這場疫情則再次顛覆美國科研界與中國供應商之間長達數十年的關係。

美國杜蘭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Tulane National Primate Research Center)副主任兼首席獸醫長斯基普‧鮑姆(Skip Bohm)表示,約 10 年前,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的主管開始就戰略性猴子儲備展開討論,但是由於建立育種計劃需要大量金錢和時間,所以從未建立儲備。

病毒變種恐重啟疫苗競賽,猴子問題更嚴重

如今隨著病毒新變種的發現,科學家預期疫苗競賽可能重啟,因此呼籲政府需要立即對庫存採取行動。哈佛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病毒學和疫苗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基思·里夫斯(Keith Reeves)也表示:「猴子的戰略儲備正是我們應對新冠病毒所需要的,可我們就是沒有。」美國國家生物醫學研究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iomedical Research)主席馬修·R·貝利(Matthew R. Bailey)則表示,他準備向拜登政府提出猴子短缺的問題。

目前美國有七個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多隸屬於研究型大學並由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這些動物在不接受研究的時候,都過著可接觸戶外、內容豐富的群居生活,不過動物保護人士長期來一直指責這些中心有虐待行為,像是把幼猴和母猴分開。

(本文由 中央廣播電台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eterwchen,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