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Music 調高版權方版稅,然後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3 日 8:30 | 分類 Apple , 數位內容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最近 Apple Music 宣布一件大事:決定調高分給音樂版權方的版稅。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蘋果 4 月中旬給音樂人、唱片公司及版權代理商等音樂版權方的信表示,歌曲每在 Apple Music 播放一次,就會支付歌曲版權方 1 美分版稅。乍看 1 美分沒多少,但對很多版權方來說,這已是能從音樂串流媒體拿到最多的版稅了。

國外音樂版權方習慣把「歌曲每播一次能分到多少錢」視為衡量串流媒體收入高低的標準。音樂串流媒體行業老大 Spotify 在 3 月剛透過網站披露,每次播放會支付版權方 0.3~0.5 美分版稅。

結果 Apple Music 一下把「每次播放」版稅調高到 Spotify 的 2~3 倍。

Apple Music 想向版權方示好非常明顯。因遭受疫情打擊,過去音樂業演出收入削減大半,於是業者紛紛回過頭抗議要求串流媒體提高版稅,畢竟串流媒體是疫情黑天鵝的受益者。英國老牌樂隊 Gomez 成員 Tom Gray 抗議,「串流媒體播放帶給我們的收入非常少,每播一次歌曲,報酬約只 0.004 英鎊。」

Apple Music 的想法很可能是,既然版權方需求強烈,所以趁這個機會不如加把勁拉攏更多版權方,至少先把 Spotify 比下去。

(Source:pixabay

Apple Music 怎麼把 Spotify 比下去?

Apple Music 和 Spotify 的競爭一向火藥味十足,Apple Music 對 Spotify 也不是沒有做過類似的事。

2016 年 Apple Music 上線約一週年,蘋果就向美國版稅委員會提議修改串流媒體服務版稅費率,希望把複雜的版稅計算方式和金額簡化為每首歌每播放 100 次,音樂串流媒體支付唱片公司 0.91 美元(等於每播一次付 0.9 美分),當時已是不低的價格。

蘋果當年也被認為意圖增加 Spotify 營運成本,後者當時還只有 3,000 萬付費用戶和 7,000 萬免費用戶(現在付費用戶數是 1.55 億)。

Spotify 反擊方式是多次公開場合指控蘋果涉嫌不正當競爭。如 2019 年 3 月,Spotify 向歐盟遞交針對蘋果的反壟斷訴訟,同期還專門上線名為 Time to Play Fair 網站,控訴蘋果的不公正待遇和偏袒自家 Apple Music。

去年 9 月蘋果秋季產品發表會 Apple One 剛公布,Spotify 便立刻聲明表示,蘋果再次利用市場主導地位和不公平方法奪走用戶,「呼籲監管部門立即採取行動,限制蘋果的反競爭行為。」

儘管比 Spotify 晚上線近 7 年,Apple Music 似乎越來越懂得音樂業的規則。可能很多人不記得,今天如此慷慨的 Apple Music 在 2015 年剛上線也曾在版稅問題踩雷。蘋果起初制定的政策,Apple Music 前三個月免費試用期將不向歌手、詞曲作者和音樂製作人支付版稅,隨後便遭到泰勒絲和 Beggars Group 等音樂人和唱片公司強烈反對,很快修改政策。

上線近 6 年,Apple Music 越來越明白音樂版權方的重要性。不管哪國,現在音樂版權方都是主導方,誰能和音樂人、唱片公司或版權代理商搞好關係,誰就能取得優勢。搞好關係最直接的辦法,無非是付給他們更多錢。

Apple Music 的確更有底氣這麼做。這很大程度和 Apple Music 現在沒有太大營收壓力有關,換句話說,蘋果並不指望 Apple Music 賺錢──Apple Music 更重要的定位是為蘋果軟硬一體、服務生態的一環而存在。

(Source:pixabay

有蘋果這座靠山,Apple Music 多少走得比其他人輕鬆,相反 Spotify 就沒有這麼幸運。更「單打獨鬥」的 Spotify 至今都沒能走出虧損泥淖。今年 2 月 Spotify 公布 2020 全年財報,淨虧損從 2019 年 2.18 億美元擴大至 6.98 億美元,2020 年每股虧損與同期相比擴大超過 2 倍,且預計 2021 年還將繼續。

每年要支付高昂版權費,一方面「用戶付費+廣告」單一商業模式難有更多收入,Spotify 似乎走入困境。且版稅結算時本應是 Spotify 優勢的用戶量好像也成了劣勢。

不同於 Apple Music 只有付費訂閱模式,Spotify 既有免費(含廣告)也有付費(免廣告)。問題就在於,考慮到 Spotify 廣告收入遠小於付費訂閱收入,免費用戶帶來的高播放量很大程度稀釋歌曲每播一次能分到的版稅(儘管給版權方分配的版稅總量相差不大)。

結果就變成「歌曲每次播放能支付版權方多少版稅」問題,身為老大的 Spotify 總是被 Apple Music 比下去。

1 美分還是太少

Apple Music 此次調高音樂版權方版稅當然得到美國音樂家和聯合工人聯盟(Union Of Music And Allied Workers)積極肯定,後者認為,所有音樂串流媒體都至少為歌曲每次播放付 1 美分版稅。

言下之意是,現在 Apple Music 的 1 美分還是太少。

「現在能從串流媒體真正賺到錢的還是大唱片公司,因為只有大唱片公司能做到規模效應。」曾在國外音樂廠牌工作的人說。

因 1 美分還會拆成很多份,每個參與者最後只能得到一份,所以對小廠牌來說很多時候根本沒辦法靠這賺錢。所以很多小廠牌和獨立音樂人策略就變成給串流媒體免費,只需要流量,然後再用流量數據做商業計畫,換取更多演出機會、吸引更多代言、融資等,收入最後也從這些地方來而不是串流平台。

話說回來,不管 Apple Music 還是 Spotify,都同樣面臨商業模式單一的問題。甚至版權方將「歌曲每播一次能分到多少錢」當成串流媒體收入多少的衡量標準,也是音樂串流媒體商業模式單一的體現。

中國音樂平台與唱片公司、版權代理商和音樂人等版權方溝通過程,很少只談串流媒體播放收入,而會打包如直播、商用音樂等合作模式供版權方選擇,這讓版權方收入結構多元化,增強抵御風險的能力。

「但對獨立音樂人來說,很多時候還是沒有商務議價能力,必須適應平台的統一規則,只有『我要不要接受你的玩法』選擇權,如果不喜歡可能要再找另一家。」業界人士表示。

「因平台畢竟人力有限,肯定優先服務大的,對獨立音樂人很多時候只是發揮客服作用,可能同時管很多人,並不會特為你規劃……除非真能有大數字,那就另當別論。」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