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今天的 Android 平板,靠的不是生產力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17 日 8:15 | 分類 Amazon , Apple , Microsoft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根據數據機構 IDC 的數據報告,2021 年 Q1 全球平板電腦出貨量仍然在穩定增長,達 3,990 萬台,同比增幅為 55.2%。回到具體產品,蘋果剛發表新款 iPad Pro,小米和華為等品牌也相繼傳出推出新平板電腦的消息。

和iPad相比,沉寂了多年的Android平板市場再度增長,靠的並不完全是眾多Android平板廠商力推的生產力應用程式,教育應用程式是市場增長的關鍵原因,應用領域也走向多元化。

玩法越來越多的Android平板,增長還是要靠教育市場

「買前生產力,買後愛奇藝」已成為討論平板電腦時無法避開的哏了,蘋果大改造 iPad 系列軟體、系統、硬體以適用更多生產力領域時,人們對這品類的疑慮也越來越多。高階Android平板雖然也在探索生產力領域,但生態的缺失讓它看起來比iPad還是差一點,更多人還是當做在沙發、椅子、床之間流連的大螢幕娛樂設備。

也有不少廠商探索平板電腦類在娛樂領域的深度,聯想之前在微博宣傳平板YOGA時,就表示支援HDMI接口,可為攜帶顯示螢幕擴展接入遊戲機、筆電畫面,示範產品還是用Switch。評論區和轉發不乏支持這功能的網友。為了讓大螢幕物盡其用,也為了展示平板與手機不同,形成獨特賣點,廠商可謂不遺餘力。

除了遊戲輔助螢幕,三星Galaxy Tab S7+也支援類似PC桌面端的Dex模式,配合鍵盤和觸控板,多窗口操作效率更高,此外也支援將Windows電腦界面投影到平板,當作第二螢幕。

影片創作拍攝部分場景時,平板電腦也常當做輔助監控器,監控拍到的畫面。

要說生產力Android平板可能還差一點,但方便攜帶的輔助工具還算合格。同時為了增加內容服務,廠商也不斷將手機功能搬上平板,像是投影類MIUI+、多螢幕協作,分割螢幕類的平行視界等,都是為了更利用大螢幕。也能看到一些用戶使用平板為智慧家居控制中樞或餐廳點餐系統。

不過真正讓Android平板市場持續增長的關鍵原因,並非生產力的提升或是應用領域增多,而是平板本身屬性適用教育市場。疫情期間居家學習成為日常,網路是學生上課的重要途徑,而全球某些地區疫情仍然很嚴重。

教育內容資源仍然是重要的影響因素之一,Google的Chrome OS筆電和微軟的Surface也在這領域投入不少資源。

▲ 瞄準教育市場的Surface go。

根據IDC數據,2020年Q1之前,普通平板廠商並沒有任何植入教育資源的產品,到Q3後,植入教育資源的普通平板電腦占比提升至28%,未來這數據還可能會繼續增長。平板電腦本來發展歷史比手機還短,但從市場占比排名來看已進入巨頭佔據大頭的「成熟階段」,蘋果、三星、聯想、亞馬遜、華為佔據大部分市場,贏者通吃效應仍然明顯。

▲ 2021年第一季度平板電腦市占率。(Source:IDC

廠商對更多功能、領域的探索,無非還是希望提升自家平板產品力,但真正會使用這些功能的使用者有多少,仍要打個問號。反而是誕生以來的觸控特性,讓平板電腦在教育市場展露頭角。

Android平板的優勢在互動

平板和筆電都因疫情出貨量暴漲,筆電大幅增長的原因往往歸功於遠距工作,可說發展歷史最久的電子產品筆電並沒有吃到太多教育紅利。

為什麼這樣?

這還要從互動差異說起,賈伯斯在初代iPhone發表會表示去掉鍵盤帶來更多的可能性,內容和按鈕不再是鍵鼠時代的對應,這也間接促成應用程式市場大爆發,觸控相比電腦鍵鼠互動,易用性有不小優勢。

手指為身體的一部分,自出生起我們就開始學習運用它,學習成本低,更大螢幕的平板也更容易施展。加上年輕一代對網際網路及手機的高度熟悉,平板電腦比鍵鼠互動的電腦學習速度更快,學習曲線也更平滑。

iPad的解題思路Apple Pencil和外接鍵盤同樣也進入Android平板,三星、華為等都為自家平板電腦準備官方鍵盤和筆等配件。

甚至還有配套筆記軟體,例如三星就提供Noteshelf,寫筆記、標題、塗色等都可以,更適合學習。Android平板比電腦另一個優勢是價格,主流Android平板價格不算高。

過去有文章說iPad硬體冗餘,性能很強卻沒能完全吃下的大型軟體,Android平板面對的則是另一個問題,Google和第三方缺席,導致應用生態嚴重缺席,性能要求也就不那麼高了,看個線上課程、寫個作業還夠。

教育領域的另一個玩家ChromeOS筆電,靠的也是低廉價格。因新互動形態,平板電腦出現那刻就定義新消費市場,是手機和電腦之間的產物。隨著手機螢幕不斷增大、Google放棄應用生態,消費市場逐漸沉寂。

要繼續發展,搶占原本屬於原本電腦的消費市場就成了新路,探索生產力不僅是眾多廠商未來增長的新定義,也是希望藉助它持續拉升售價。不過連Office三件套都不是完整版,顯然很難獲得用戶認可。

不過好在這市場夠穩定,單季仍有上千萬出貨量,對廠商而言製造和銷售 Android平板,從來都不只是為了透過硬體溢價獲益,這從Android平板市場幾位巨頭動向就可看出。

對廠商而言,Android平板的意義不只是硬體利潤

疫情是偶然因素,平板電腦教育市場的熱度也大多僅限中低階產品,對三星、華為等廠商來說仍然需要提升產品競爭力、售價,近千萬級銷量仍能創造不小利潤。

Google缺席,也讓廠商有更大發揮的空間,華為就把手機常見的服務搬到平板,像是多螢幕協作、平行視界等功能。三星則發揮供應鏈優勢,產品硬體品質達到新高點,Galaxy Tab S7+是Android平板少有配備120Hz更新率OLED螢幕。

縱觀平板市占率前幾名,蘋果、三星、華為、聯想都有自家電腦業務、手機業務,傳統三合一手機、平板、電腦仍然能帶來一定程度的生態疊加效應。生態壁壘會促使使用者購買產品時,優先選擇同品牌產品,以獲得更好體驗,推動銷量上升同時,也將使用者持續留在自家生態。

常年佔據銷量排行榜前5的亞馬遜也一樣,Fire HD價格普遍不高,配合客製化系統,提供Kindle及影片串流媒體服務,低價硬體透過持續軟體分發獲取利潤。

這也讓每年千萬級銷量對各家廠商有更複雜的意義,有動力持續研發、推出新產品,教育市場的熱潮無疑又是一劑強心針,推動更多廠商投入,增長的 Android 平板市場靠的不完全是生產力,但各家在新機遇下的答覆:新產品,仍然值得期待。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