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塑膠隔板恐徒勞無功,反增加病毒傳播風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21 日 10:43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紐約時報報導,許多英美研究報告指出,餐廳、辦公室等設立的透明塑膠隔板可能不僅對阻擋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沒作用,反而可能阻礙正常空氣流通而製造出病毒累積的「死區」。

報導指出,透明塑膠隔板在餐廳、美甲沙龍或學校教室內如雨後春筍出現,但大部分時間,這些隔板對阻止新冠病毒傳播鮮少效果。

COVID-19(2019 新型冠狀病毒)傳播主要透過看不見的氣溶膠微粒。由於目前對透明隔板與疾病風險的真實世界研究很少,英美科學家開始審視這個議題,結果令人憂心。

民眾會直覺認為塑膠隔板能提供保護,避免接觸到病原體,然而研究氣溶膠微粒、空氣流通和通風的科學家卻表示,大部分時間,這些障礙物不但沒有幫助,反而可能給民眾安全假象。甚至有時,這些隔板還讓情況變更糟。

研究指出,某些情況,保護收銀台後方雇員的隔板可能會將病原體導向另一位員工或顧客。美甲沙龍或教室的一排排透明塑膠板,可能也會阻礙正常空氣流通和通風。

店家、教室和辦公室在正常情況下,呼出的微粒會因空氣流動分散,且視通風系統而定,約每 15~30 分鐘換一次新鮮空氣。但豎立塑膠隔板會改變室內空氣流動,阻礙正常通風,並製造出「死區」,病毒氣溶膠微粒會在這區聚集,變得高度密集。

維吉尼亞理工暨州立大學(Virginia Tech)土木與環境工程學教授馬爾(Linsey Marr)表示,「每個人的氣溶膠微粒就會擋在這裡並不斷累積,最後擴散到你桌子以外的地方。」馬爾是全球頂尖病毒傳播專家。

不過透明隔板也有發揮保護作用的時刻,但視很多變數而定,可阻擋咳嗽或打噴嚏時噴出的較大飛沫濺到他人。

例如 6 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主導研究就顯示,教室桌上隔板與新冠病毒感染風險增加有關。另一項調查喬治亞州學校研究發現,相較改善通風和戴口罩,桌上隔板對抑制新冠病毒傳播幾乎毫無作用。

英國研究人員進行模型研究,模擬不同通風條件下,有人在隔板旁說話或咳嗽,呼出的粒子會發生什麼事。

當人們咳嗽時,隔板較能產生效用,因能阻擋噴射到隔板的強力較大粒子。但當人們說話,隔板無法阻擋呼出粒子,這些粒子會懸浮在周圍。雖然另一邊的人能避開近距離直接飛沫攻擊,但懸浮粒子仍在室內,對其他可能吸入遭污染空氣者構成風險。

英國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建築環境工程學教授諾克斯(Catherine Noakes)表示,豎立隔板似乎是個好主意,但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後果。她 2013 年公布針對病床隔板效果的實驗,顯示儘管有些人避開病菌,隔板卻把房間空氣導向其他人。

諾克斯表示,「我想這對教室這類地方特別造成問題,因人們會較長期間待在這些空間。大量個人隔板會阻礙空氣流通,很難分辨較高和較低風險區塊。」

馬爾教授說,可把塑膠隔板想像成阻擋唾沫的好方式,但對煙霧沒什麼用。煙霧會在身邊繞,所以對面的人不會第一時間暴露於煙霧,然而同一邊的人卻暴露在更多煙霧中,因煙霧會被隔板擋住。

雖然學校或辦公室內加裝透明防護板的效果還需進一步研究確認,所有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的氣溶膠微粒專家都同意,桌上隔板可能不會對阻擋傳播有幫助,反而阻礙室內正常通風。某些情況下,透明隔板可能會造成病毒粒子累積。

氣溶膠科學家表示,學校和職場應該專注鼓勵員工和符合資格學生施打疫苗、改善通風、必要時加裝高效濾網(HEPA)空氣清淨機,並要求戴口罩,這些方法都證實能減少病毒傳播。

專家指出,問題在於負責在公司、餐廳和學校豎立隔板的人員,並沒尋求工程專家協助,評估每個房間的空氣流通與通風。

即將接任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工程學院院長的柯希(Richard Corsi)表示,人們不需要一看到透明隔板就驚慌,但也不應視為充分保護。身邊有透明隔板的員工和學生,還是應戴口罩以降低風險。

(譯者:曾婷瑄;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