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餐廳興起 QR Code 點餐,有人很喜歡,有人嫌不夠優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30 日 8:45 | 分類 數位內容 , 資訊安全 , 電子商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浪漫的夜晚,Owen 帶著約會對象 Jennifer 出門,準備赴燭光晚餐之約。Owen 高大威猛,風度翩翩,Jennifer 嬌小玲瓏,可愛迷人。餐廳很有名,據說體驗很好、氛圍很棒。一進門就聽見輕柔的爵士樂,服務生熱情地帶位。

Owen有提前做功課,還能背餐廳招牌菜,更知道主廚經歷,特地學了餐前酒怎麼點,也記住Jennifer喜歡牛排五分熟。一切準備就緒,就等服務生遞上菜單開始對話。

先生女士晚安,請您這邊掃碼點餐。

QR Code,掃興的傢夥!但Owen不是唯一的「倒霉蛋」,類似場景正在美國各地餐廳上演。

QR Code占領美國餐廳

你沒聽錯,中國人每天都在用的QR Code點餐,正重塑美國餐飲業。據CNBC報導,提供域名管理服務的Bitly公司表示,過去18個月裡,QR Code下載量增長750%。有餐飲業專家認為,QR Code點餐可能永久取代紙本菜單。

進門坐下、掃碼點餐、埋頭吃飯、付錢走人,這套操作短時間刻進中國人血液,美國餐廳興起QR Code點餐,是從去年疫情時開始。

每份久經風霜、多人傳閱的菜單,帶有幾百萬細菌。為了讓顧客安心,餐廳不得不為紙本菜單上封套,保證每次使用後都有用酒精消毒。但即使服務生增加工作量,客人還是心慌慌不太敢摸,於是黑白相間的小方塊變成解決方案,開始現身酒吧和餐廳:「快,掃我點餐!」

除了高效和減少接觸,餐廳也會透過QR Code點餐,應付疫情期間湧入的線上外賣需求。

看似點餐環節的小改變,但業界看來,這是線下餐廳轉型的開始。比如有QR Code點餐系統,餐廳可根據食品價格波動等因素,隨時靈活調整菜單。不像傳統紙本菜單,每次更換都是環保噩夢。

Seated是提供餐廳預訂和外賣的平台,在聯合創始人Bo Peabody看來,QR Code是餐廳和客人建立數位連結的開始。他指出,傳統用餐體驗除非是熟客,否則餐廳很難進一步了解客人。有QR Code點餐,可讓你在客人剛坐下的一瞬間,就對他的消費頻率、口味偏好等資訊一清二楚──說白了,不就是數據追蹤嘛。

有人很喜歡,有人被氣炸

我喜歡QR Code點餐,因為用手機看菜單清爽多了!

8月21日,美國喜劇演員@AndrewMichaan發,16,800位不願摸油膩膩帶污漬菜單的網友為此激情按讚。Slate編輯Christina Cauterucci,直接在一篇報導的標題怒吼:

還我紙本菜單!我真的受夠QR Code點餐了。

繼續討論前,先打破幻想──實際上,現在美國餐廳興起的QR Code點餐,並沒有想像方便。目前美國流行的QR Code點餐,主要分為兩種。

第一種是真·線上菜單,直接1秒鐘讓Cauterucci氣炸。掃描辨識QR Code後,會指引你跳轉網站,前方等著你的是餐廳紙本菜單的PDF版。想像一下,字小且沒有圖片,你必須用手機重複「點擊→放大→關掉」,才能從開胃菜翻到酒水,艱難看完整份菜單。

▲ 救命,我為什麼要用手機看紙本菜單 PDF!

部分點餐QR Code,辨識後會跳轉到餐廳官網。但跟紙本菜單PDF版一樣,頁面並沒有點餐或支付選項,最終還是得示意服務生點餐。這聽起來一點都不科技化。

相比之下,第二種點餐方式高效多了。

掃碼跳轉的「數位菜單」,顧客可瀏覽選定菜色,自行點餐,甚至可選擇給多少小費,最後線上完成支付,等服務生送餐。它的麻煩之處可能在於,當去不同的餐廳掃碼下單,你打開的就是不同的「數位菜單」,每一次支付都需要重新填寫信用卡資料。

▲ 選菜(左),結帳頁面(右)。

數據顯示,用二維碼點餐環節,平均每位顧客花11分鐘。Cauterucci只想說,「我真討厭將社交活動前10分鐘花在滑手機!」

吃頓飯而已,為什麼要我交出數據隱私?

關於QR Code點餐取代紙本菜單這件事,還有更多五花八門的討論。

比如說,QR Code點餐雖方便,但如果遇到餐廳Wi-Fi不開放、手機訊號不好,是不是只能喝西北風?紙本菜單消失的話,不太會用智慧手機的長輩該怎麼辦?給客人自助點餐,那還要給服務生小費嗎?

歷史學家Rebecca Spang是《餐廳的發明》(The Invention of the Restaurant)的作者。她提醒,現代餐廳文化來源於共享公共空間理念,掏出電子裝置開始或中斷進餐的行為具破壞性,「缺乏交流會讓整件事變得以自我為中心,也會讓餐桌服務生變得不像真人──越來越像機器人。」

食品和飲料分析師Darren Seifer指出,一些高級餐廳不太願意用掃碼點餐,就是因「不夠優雅」。

(Source:Unsplash

最讓人擔心的問題跟讀者一樣,是資訊安全和隱私。

有Twitter網友表示,「如果QR Code點餐需要交出我的數據,我會要求餐廳提供紙本菜單,甚至是換一家店吃。」這種「寧死不屈」的精神,跟筆者身邊的一位朋友一模一樣。但更糟糕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對這件事敏感,有時候只要小小折扣和優惠激勵,就能讓人心甘情願被追蹤。分析師Jay Stanley表示:

當你使用QR Code,就在你和食物間插入線上追蹤裝置。突然間,線下用餐變成線上廣告帝國的一部分。

利用QR Code植入病毒等詐騙行為,也隨著點餐方式改變,成為現在美國朋友關心且擔心的問題。如食品和飲料軟體公司Uptown Network的CEO所說,未來不一定用二維碼點餐,體驗可能會進一步升級。不過無論如何,紙本菜單稱霸的時代不會回來了。

1994年,Denso Wave日本工程師騰弘原發明QR Code,用於製造過程追蹤汽車零件。沒想到2021年,QR Code點餐才在美國遍地開花。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