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的感性時刻,陳建銘×邱德夫共同演繹威士忌極致體驗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03 日 9:00 | 分類 科技生活 , 行銷推廣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結合感性的味覺與理性的分析,一瓶威士忌從無到有淬鍊而成,可謂是經過各種「數字」的總和;然而在不同的味蕾上,卻又化作無法量化的感動。

從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於 1953 年加冕登基之始,皇家禮炮便堅持以最低 21 年年份以上的珍稀威士忌調和成作品,成為消費者心目中的風味地標。為達成這份風味所蘊含的科學知識與工藝技術,對理性的研究者來說便充滿了無盡吸引力。

當前 Yahoo 董事總經理、現為行銷科技公司 adGeek 集團與 Intowow 執行長陳建銘,與同為工程背景出身的知識型狂熱酒徒邱德夫聚首,前者是出走轉戰行銷,並「用數字說故事」的創業家;後者則是持續邁上工程之巔、落實國際建築大師擘畫藍圖的領航者。這回兩人遇上「皇家禮炮全新 21 年調和穀物威士忌『王者之鑽』」,一起探討演繹出感性品味。

數字為王的資訊時代,風格造就趨勢

一個品牌的成功與否,端看它在資訊爆炸的現代洪流中能否持續創新、呈現雋永風格。皇家禮炮自 1953 年誕生了第一支「皇家禮炮 21 年」,便逐漸成為全球市占比最高的調和威士忌,為「威士忌之王」的地位奠定基礎。近幾年又快速蛻變、推陳出新,除了風靡全球的經典 21 年、開創新局的 21 年調和麥芽威士忌,以及震撼首創 23 年 100% 具有台灣 DNA 的風味之作,如今更劃時代推出常態性的高年份調和穀物威士忌「王者之鑽」,在陳建銘的行銷之眼中,他看到一個跨世代成功品牌的完美案例。

「現在的消費者很在意『用風格彰顯自我』,威士忌是新奢世代表達自我品味的媒介。」陳建銘認為,威士忌是一種充滿藝術性、主觀、個人品味的產品,皇家禮炮成功用說故事的方式,帶動頂級品牌最講究的「靈魂」,讓新世代驚豔,也能持續感動五、六十歲較容易有「數字鴻溝」的品味者。陳建銘回想起父親酒架上那瓶以陶瓷珍藏的皇家禮炮,對比今時,「王者之鑽」用玻璃工藝同時驚豔新舊世代,在在顯示皇家禮炮既能傳承皇室經典,又能無包袱地大膽創新。

皇家禮炮的「王者之鑽」掀起跨世代的討論,這種不墨守成規、打破框架的精神讓陳建銘頗有共鳴。他頂著美國機械工程碩士的高學歷,卻發現工程燃不起自己的熱情,便勇敢從工程師「大轉彎」投入行銷戰場, 更在 2014 年看見數位廣告環境將面臨劇變,離開待了九年的 YAHOO,從入口網站舵手成為創業家,他成立的行銷科技集團 adGeek 和 Intowow,讓無數廣告主和網站在數位廣告的成效獲得最大效益 ; 近兩年更分別成立 Cyntelli 以及 Atelli 兩家科技行銷公司,提供企業在媒體廣告應用之外,以數據和 AI 為核心,全面應用在行銷各種面向。

陳建銘知道,唯有掌握品牌特有的數字,才能說出好故事。正如皇家禮炮率先嗅得品飲者的探索欲及喜好,深知圓潤優雅又富層次結構的「高年份」頂級威士忌,方能成為酒海中的品味燈塔,引領大眾發掘蘊含極致工藝的感動。

不為人知的隱藏玄機,高年份成調和穀物威士忌珍稀指標

身兼工程師與威士忌酒徒雙重身分的邱德夫,曾寫下《酒徒之書》、《新版威士忌學》等著作,帶領消費者在酒海的行銷包裝下找尋真實之道。對於長年來主要被用作與單一麥芽調和的穀物威士忌終於橫空出世,成為這次「王者之鑽」創新鉅作的主角,邱德夫形容為「無名英雄的崛起」。以建築來比喻,正如建築女爵 Zaha Hadid 遺作──預計在 2024 年完工的淡江大橋,其表現出雲門舞者躍動之姿的「世界最長單塔不對稱斜張橋」,吸引世人目光,但真正必須克服並實踐的箇中關鍵,卻是在橋塔下深達 100 公尺的基樁;而「王者之鑽」這款稀有的高年份純穀物威士忌,在經過如此高年份的釀造之下,將橡木桶中的精華盡數吸納,竟創造出有別於一般穀物威士忌單純質樸的小麥、青草等風味,反倒是充斥焦糖、輕蜂蜜、香草、奶油等甜味與木質、荳蔻等辛香調的豐富層次,令人驚豔值得細細品味,而這些全都有賴皇家禮炮首席調酒師 Sandy Hyslop 融合深厚的製酒過程、調和工藝和橡木桶管理經驗而成。

「我必須承認,喝過的威士忌應該有 2,500 種了吧,但就是沒喝過調和穀物威士忌,『王者之鑽』補足了這部份的遺憾。」鮮少有權威人物會自曝缺憾,事實上,喝過調和穀物威士忌的人確實非常少,邱德夫以自身經驗再次突顯威士忌界的深不可測,並鼓勵酒迷多去嘗試不同的酒種。

科技無法取代,個人感受最「威」

「王者之鑽」既是 Sandy Hyslop 以調和威士忌天份巧妙傳承經典並開創新局的成果,也是一瓶無法用科技數據分析的人腦傑作。深諳數位行銷並將大數據分析升級到 AI(人工智能)、CI(消費者智能)的陳建銘,也只能嘆服,形容調酒師的大腦就像一個風味種類多樣化、數量又不斷增加的資料庫,龐大且複雜的資訊並結合個人化體驗,無法完全被 AI 取代。

或許科技可以複製高年份的威士忌風味,但卻無法刻入歲月無可取代的痕跡,以及人類調酒師的個人風味輪。「在『王者之鑽』這支酒用到關鍵的兩間酒廠──已逝的鄧巴頓(Dumbarton)與史崔克萊(Strathclyde)酒廠,其中鄧巴頓酒廠在製程上比其他酒廠常見工法堅持多一道工序,進而蒸餾出最純淨的新酒,而兩酒廠的完美調配將小麥釋出柔軟的奶油香草甜,融合了來自橡木桶的焦糖、太妃糖甜,孕育出豐滿的層次風味。」邱德夫解讀「王者之鑽」中的精密調酒學,正是理性思考與感性體驗跨界交匯的結晶,值得味蕾細細探究。

(首圖來源:保樂力加;資料來源:保樂力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