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y Ive 離職後首度發聲:這才是蘋果更像「蘋果」的祕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1 月 18 日 8:15 | 分類 Apple , 名人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我非常想念史蒂夫,永遠想念與他無言卻充滿默契的日子。(I miss Steve desperately and I will always miss not talking with him.)

這是強尼·艾夫(Sir Jonathan Paul Ive,Jony Ive)在賈伯斯(Steve Jobs)逝世十週年當天《華爾街日報》紀念文的最後一句。幾天前接受《VOGUE》總編輯安娜·溫圖(Anna Wintour)採訪時,也提到「彼此互相靠近思考」,並表示「最偉大的想法總是在這個時刻悄無聲息出現」。

賈伯斯與 Ive 聯手為蘋果、大眾創造許多經典產品,如 iPod、iPhone、Mac、iPad Pro,看似平凡的消費電子設備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要素,「不敢想如果沒有它們,生活會變成怎樣」。

綽號「核武溫圖爾」的安娜用許多形容詞形容 Ive。「他是設計界之神」、「有相當的神祕感」、「他能以人為本創造出非凡事物」。的確,Ive 是蘋果前設計總監,與賈伯斯一起定義「蘋果」風格,即使沒有 Logo,也足以從設計風格辨認。

安娜與 Ive 公開場合的訪談要追溯到四年前,當時 Ive 還沒離開蘋果,也沒有新冠肺炎疫情。今年對蘋果來說值得「紀念」,iPod 上市 20 週年、賈伯斯去世 10 週年,Ive 新公司 LoveFrom 也有明確的業務方向。

iPod 翻開新篇章,是蘋果首款可穿戴設備

20 年前 iPod 上市,一舉改變人們聽音樂的方式。硬體、服務、軟體三位一體,讓蘋果用小小「磚塊」撼動傳統唱片業話語權。對 Ive 來說,iPod 代表蘋果開始創造為大眾設計設備的開端。iPod 之前,麥金塔正讓電腦逐步現身普通人生活,但 iPod 定位更精準。

iPod 誕生之初僅針對 Mac 電腦使用者,由於銷量激增,尤其非 Mac 使用者暴漲,讓蘋果不得不支援 Windows PC。

▲ 歷代 iPod。

2004 年 1 月,iPod 幾乎統治美國音樂播放機市場,銷量直衝 1 千萬台。iPod 引領數位音樂的新消費文化,徹底顛覆人們聽音樂的方式。美國研究表明,iPod 的強勢表現造成光環效應,間接促進 Windows 用戶轉向麥金塔。可能這就是蘋果最初始的「生態」力。

眨眼 20 年過去,Ive 濃厚英國腔依舊,對 iPod 的記憶也還深刻。「20 年前大部分消費電子產品用料和設計都很隨意。我們想設計與眾不同、嚴謹的東西,包括耳機、機身都算一整個系統,採用統一設計語言。我們開發多種材質組合,不鏽鋼邊框和雙層塑膠,選色也取捨很多。」

獨特設計讓 iPod 問世後迅速成為「標誌」(icon)被人記住,不需要在產品加入巨大 Logo 和公司名稱。遠遠望去,白色耳機、白色機身就是 iPod。「引領文化的 iPod 是個人設備,且人們穿上它,它就是蘋果首款可穿戴設備。」

對想用設計打造「標誌」的 Ive 來說,似乎對去 Logo 有執念。就像 Ive 堅持反對幫 Apple Park 蓋紀念品店,讓遊客可購買印有蘋果 Logo 的馬克杯。Ive 面對安娜詢問時笑著回答「No」,但依然能感受到艾維對設計有獨特思考。

無論形態怎麼變,未來可穿戴設備會更私密

「技術更人性化,不斷走向普羅大眾」,蘋果從 1970 年代開始一直朝這目標努力,「20 年前 iPod 是非常重要的代表」,現在就是 Apple Watch。

▲ Apple Watch 與 iPod nano。(Source:Cnet)

微電子技術不斷演進,消費電子設備算力變強,體積變小,輕鬆「佩戴」成為可能。關鍵是電子設備與我們更「親密」。不同於 iPhone,活躍於手腕的 Apple Watch 時刻與我們皮膚接觸,透過感測器不斷取得身體狀況,與其說親密,其實更「私密」。

至於可穿戴設備的未來,Ive 直言「將來」產品會「消失在皮膚下」,言外之意就是「矽碳合基」。「我已經想不出什麼設備比這更人性化、更具體、更親密」,不過 Ive 也有大前提,就是人類仍以碳基物質存在,且整個世界依然停留在現實之中。

此時我們仍需要眼睛、手腳生活,只是想「超越」肉體界限,未來可穿戴設備便是有這目的。Ive 的話讓人想起《人類升級》(Upgrade)電影,加上現在腦機介面逐步前進,彷彿奈米晶片級穿戴設備明日就出現。唯一問題是,和元宇宙到底誰先到。

安娜還透露 Ive 還在蘋果時,挑戰是讓 Apple Watch 更小,不過從 Apple Watch Series 6、Series 7 趨勢看,實際是更複雜(血氧功能)和更堅固,可能更輕薄會是 Series 8 主要的升級點?

賈伯斯好奇心影響 Ive 終生

1997 年賈伯斯重掌蘋果大旗後,Ive 得到大展身手的機會,並與賈伯斯一起讓蘋果更像「蘋果」。「我們一起工作近 15 年,大部分時間都在一起,吃午餐、在設計工作室度過。那是我一生最幸福、最有創造力、最快樂的時光。我喜歡史蒂夫看世界的方式。」

對賈伯斯的印象與記憶並非基於「獲得的成就」、「創造的產品」,而是「工作方式」與「價值觀」,或說賈伯斯的「三觀」。隨著時光流逝,再次在公開場合談論賈伯斯,Ive 強調「(賈伯斯逝世十年後)我從未見到比史蒂夫更有好奇心的人」。

賈伯斯的工作思考方式也與好奇心有關。「他一直在質疑,沒有被世俗限制」,這也是賈伯斯重回蘋果後迅速發表一系列產品,讓蘋果重回高峰的原因。他創造 Mac,帶動個人電腦革命,創造 iPod,顛覆大眾聽音樂的方式,創造 iPhone,重新定義智慧手機。

成功後賈伯斯也沒被金錢和權利影響,依舊特立獨行,始終保持「孩童般的好奇心」,不停發現質疑,還有相當強的決心。賈伯斯這些特質一直影響 Ive 的思考方式,還在蘋果時,Ive「很在意賈伯斯的態度和想法」。離開蘋果後設立的 LoveFrom 亦深受賈伯斯啟發。「他堅信做有用、有力量、美好的事,能表達對人類的愛」。

LoveFrom 主要業務

在蘋果工作近 30 年後,Ive 表示「是時候改變與蘋果的關係了」。LoveFrom 依然為蘋果服務,傳聞 Ive 有參與新 iMac 設計,但並沒有確切訊息 LoveFrom 參與多少。新 MacBook Pro 14、16「復古」設計也認為是蘋果從「Ive 式」轉向實用主義的代表,眾說紛紜。

一代產品往往需要提前布局,很難說 Ive 現在去留會影響到幾年前產品。舊 MacBook Pro 的缺點,新 MacBook Pro「回歸」,更像公司層面策略調整。經過產品幾年反覆改動和 M 系列處理器問世,讓蘋果終於有 Pro 級解決方案。

Ive 談到 LoveFrom 時充滿了「理想」,是向賈伯斯致敬的「創造某物時需要充滿愛」,也是多元化、有非凡創意的集合體。就像 LoveFrom 官網所寫「我們是設計師、建築師、工程師、作家、數學家、音樂家、電影製作人。我們秉持自己的熱情與愛意創造與發明。」

Ive「詳細」列舉 LoveFrom 正在進行的「業務」,一是與巨頭級企業高層、創始人合作,如 Airbnb、蘋果、亞馬遜、Emerson Collective(賈伯斯遺孀 Laurene Powell Jobs 創立)及最近公布的法拉利,領域相當廣泛。只是「價值現在體現不出來」,更像長期關係,Ive 表示需要五年才看得到效果。

第二類就是「設計」本行,但接案子純粹是為了愛和快樂,理想至上,與 LoveFrom「多元化」團隊如出一轍相當多樣,從城市花園系統到 Moncler 羽絨衣,再到查理斯王子的 Terra Carta 環保專案。聊到 LoveFrom 與 Moncler 合作, 對時尚嗅覺敏銳的安娜就不睏了,表示「十分喜歡 Moncler」與期待。「我們的工作無論直接還間接,都想對世界危機有貢獻」。

雖然 LoveFrom 成立不到一年,但 Ive 心裡已有五年小計畫,公司業務也漸漸展開,外界會陸續看到 LoveFrom 基於愛創作的神奇事物。這次採訪應是 Ive 創立 LoveFrom 後首次公開亮相。

不同於安娜一貫的鮑伯頭和墨鏡,Ive 一臉滄桑,與幾年前有很大差距,似乎即使強如 Ive,依然沒能擺脫創業的「艱辛」。如此狀態下,Ive 談到賈伯斯及 LoveFrom 時,眼中仍然閃著光芒,且無時無刻強調常被賈伯斯影響,包括設計、成立 LoveFrom 及育子時。

Ive 眼中,蘋果早就於 iPod 完成設備可穿戴性,這概念並非產品形態決定,而是由自己決定,願意與設備維持親密關係時,任何設備都可穿戴。

以往蘋果的 Ive 設計出許多經典,讓蘋果更像「蘋果」,但也有太理想化的「爭議」。現在 LoveFrom 的 Ive 依然追求理想,只是不再局限於蘋果,而是更廣闊的「樂趣與愛」。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