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600 多萬美元買的「大頭貼」,可能誕生下一個迪士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2 月 03 日 8:30 | 分類 加密貨幣 , 區塊鏈 Blockchain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一覺醒來,NFT 被《柯林斯英語詞典》選為 2021 年度詞彙了。

歡迎來到「萬物皆可 NFT」的世界。古董「大頭貼」、平平無奇的圖片、10 秒音樂或影片,似乎只要變身 NFT 就身價暴漲,動輒賣幾百幾千萬。

你可能為加密技術感到熱血沸騰,也可能對炒作割韭菜嗤之以鼻,或一直觀望仍然搞不清 NFT 是什麼東東,但無論如何,都擋不住風潮。越來越多品牌和 IP 主動進入 NFT 領域。有趣的是,當迪士尼們努力跟上潮流,NFT 發行商卻在研究如何成為「下一個迪士尼」。

▲ 最近迪士尼推出的「黃金時刻」系列 NFT。

他們野心勃勃,摩拳擦掌,希望打造 IP 王國,早日登上大螢幕,進軍好萊塢,甚至征服全球。

講故事造 IP,複製迪士尼

試想一下:某天,當朋友炫耀戴著 3D 眼鏡、頭髮亂糟糟的殭屍「大頭貼」,並告訴你買它花了 663 萬美元,任何正常人的反應都是震驚不解。

一張 jpg 憑什麼值這麼多錢?

可把 NFT(Non-Fungible Token)理解為存在區塊鏈上的數位收藏品,可以是各種形式(圖片、影音、遊戲裝備等),也是唯一且不可替代。簡單說,花 663 萬美元買「大頭貼」,朋友得到的不只是 jpg 圖檔,還有數位所有權證明。

但沒有故事和核心,只有視覺畫面和創造的稀缺性,是早期 NFT 讓人感覺割韭菜的原因之一。以 CryptoPunks 為例,NFT 系列共有 1 萬個畫素風頭貼,髮型、膚色、眼鏡等特徵都由演算法隨機生成。特徵組合越罕見,「大頭貼」在二級市場就炒得越貴。

▲ 目前售價最高的 12 個 CryptoPunks,最高價 758 萬美元。(Source:CryptoPunks

The Vogu Collective 做法不太一樣,最開始就為 NFT 宇宙建立宏大的世界觀。

故事背景設在 3648 年,人類移居銀河 300 年。經歷氣候變化、核戰和工業污染的地球不再適合居住,但你可使用機器人化身 TARS 重回這顆母星工作或遊玩,甚至藉由感測器遠程得到身臨其境的體驗。

穿著人類衣服的機器人 TARS 共有 7,777 個,機器頭款式如何,身穿夏威夷襯衫還是街頭潮男風等,都由演算法隨機搭配。一旦接受故事設定,掏出 600 美元買的不再是簡單 jpg,而是為你探索 3,648 年暗黑地球的忠實夥伴。

▲ TARS。(Source:The Vogu

除了有故事設定,Vogu 還推出 MUTTS 系列,看起來像寵物的小機器人是「TARS 的好朋友」。Vogu 還發表以 TARS 為主角的網路漫畫,只有買他們家 NFT 才能解鎖觀看,你的 TARS 還有機會參與每期網路漫畫的選角。

Vogu 官網還羅列「成為迪士尼」的計畫:

下一步是與大型出版商合作出版網路漫畫,未來還有 Vogu 品牌 T 恤和帽 T,夢想是將 Vogu 的故事搬上大螢幕。官網描述 Vogu 使命是「重新構想娛樂和媒體,同時為 NFT 持有者提供獨家訪問權限」。接受 The Verge 採訪時,Vogu 創始人 Andrew Trackzy 表示:

我們目標是將 Vogu 和 TARS 發展為全球 IP,就像《星際大戰》或《精靈寶可夢》。

讓粉絲參與二次創作,可能會有驚喜

在加密技術愛好者 @jackbutcher 看來,由官方主導的講故事造 IP,其實算不上真正的「去中心化迪士尼」。他在 Twitter 列了這麼一條簡明扼要公式:

對角色進行商業授權的 NFT 項目 = 去中心化的迪士尼。

@jackbutcher 補充稱,目前最接近這個想法是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也就是較為人熟知的「無聊猿」。

▲ 編號 #8817,蘇富比拍賣價 340 萬美元。(Source:蘇富比

「無聊猿」誕生於今年 4 月,共有 1 萬個 NFT,金毛、雷射眼、墨鏡等特徵同樣由演算法隨機搭配,目前在二級市場銷售額超過 5 億美元。跟 Vogu 不一樣,沒有完整詳細的官方故事,只有一個簡單設定:

2031 年,早期投資加密貨幣的人都成了億萬富翁,日子超級無聊。無聊猿遊艇俱樂部是個亂糟糟的小酒吧,裝潢是 1980 年代硬核和 1990 年代嘻哈風,可在這裡跟一群無聊猿喝酒聊天消磨時間。

BAYC 特別在於,提供持有者 NFT 商業授權。如當花 35 萬美元買下編號 #2087 的迷幻皮膚「無聊猿」,除了一般持有、轉售、展示等權利,還可基於此 NFT 的角色形象創作衍生品並盈利。

Jenkins the Valet 就是典型的粉絲衍生創意計畫。這隻穿著打扮像忠心僕人的「無聊猿」編號 #8877,內容和技術公司 Tally Labs 公司買下後得到新人設。現在的名字叫 Jenkins,在無聊猿遊艇俱樂部工作,平時會代客停泊遊艇,為世界最有錢的 1% 猿猴保守祕密,還將自己的故事寫成小說。

今年 8 月,Jenkins the Valet 推出自己的 NFT 計畫。購買船票、鑰匙、遊艇等 NFT,就可進入「作家的房間」專屬網站,並參與小說故事走向等投票,甚至可當插圖和角色出現。這些 NFT 發表後 6 分鐘內售罄,為 Tally Labs 公司賺到超過 150 萬美元。未來 Jenkins the Valet 還計劃出版實體書籍,並進軍電影、電視、Podcast 等其他媒體。

再舉一個例子。如果有留意環球音樂最近新聞,會發現他們簽了一支名叫「KINGSHIP」的 NFT 樂隊。KINGSHIP 由 3 隻「無聊猿」和 1 隻「變異猿」組成,由 NFT 愛好者 Jimmy McNeils 持有,都是 BAYC 旗下形象。環球音樂稱,未來每個樂隊成員都將擁有自己的故事和性格,還會推出 NFT 單曲,在元宇宙舉行音樂表演等。

(Sourec:KINGSHIP

大部分 IP 擁有者,都希望將商業版權緊握在自己手裡。比如迪士尼一定會想起那個笑話──如果哪天流落荒島,最好的求生方法是在沙灘上畫出米奇,迪士尼律師團隊會在 10 分內趕到。去年 87 歲的 DC 漫畫家 José Delbo,將自己畫的神力女超人做成 NFT 出售,DC 警告稱漫畫家行為構成侵權,要求停止銷售。

即使 NFT 領域,像 BAYC 這麼大方授權的實屬少見。接受《紐約客》採訪時,BAYC 聯合創始人 Gordon Goner 表示,他們將開放創作視為資產:

人們用無聊猿創造的任何東西,只會讓品牌成長。

Goner 指出,正如矽谷新創公司痴迷「指數增長」一樣,BAYC 的目標是文化「指數增長」。就像開源軟體,創作可經用戶努力有機增長,同時又保持辨識度,形成用戶生成的「佳話」。

社群產品 Vine 聯合創始人 Dom Hofmann 稱,BAYC 就像賭博,賭的是隨著時間推移,在意這片小宇宙的粉絲會知道,怎麼做對社群最好。

製造迪士尼的盡頭,是炒作賺錢?

「下一個迪士尼」文案有多誘人?掏出加密錢包買 NFT,就像獲得下一個米奇的一小部分權利,為 NFT 帶來故事和附加意義,讓 jpg 不只是 jpg,今天 IP 化已成為 NFT 計畫新趨勢。

今年 3 月,就連沒什麼故事可講的 CryptoPunks,都宣布跟好萊塢經紀公司 UTA 合作開發 IP。據稱,未來這些價值 30 億美元的畫素風「大頭貼」很有可能往電影、影片遊戲和全球授權的方向發展。

這消息一度引起 NFT 愛好者擔憂,稱此舉是「將靈魂賣給魔鬼」、「讓充滿活力的藝術媒介貶值」──因 IP 商業授權等經濟利益不會流向 NFT 持有者,而是歸發行商 Larva Labs 所有。

提及打造全球 IP 的計畫時,Vogu 創始人 Trackzy 坦承,目前許多 NFT 買家尋求快速增長的投資,而不是藝術品或玩具。一個 NFT 計畫,會不斷面臨社群的壓力,要求提高收藏品價值。

雖然知道確實有投機炒作的人,但 Goner 明確指出,他和 BAYC 其他創始人都不喜歡大家把「無聊猿」視為投資工具,「如果你想成經營對沖基金的藝術家和怪人,那會讓我們心臟病發作。」

Drew Austin 是 NFT 愛好者,目前也在經營 NFT 業務,表示更看重的其實是去中心化和創造力碰撞產生的可能性──社群自下而上生成的故事,代表新媒體模式的誕生。

我們正在奠定基礎,這樣人們就可用想像力、NFT 角色創造故事、內容和體驗。能運用社群力量、壯大 IP 和創造小宇宙,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概念。

無論如何,Trackzy 都對「去中心化迪士尼」出現充滿信心:

我相信,無論 Vogu 還是其他計畫,NFT 領域的某人將創造下一個全球大 IP。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Bored Ape Yacht Club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