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菁英,數位時代的嬉皮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1 月 11 日 8:30 | 分類 加密貨幣 , 區塊鏈 Blockchain , 數位貨幣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加密文化誕生 14 年了,最不缺的就是爭議。樂觀者如馬斯克將加密貨幣視為更先進的交易形式,悲觀者如查理·蒙格公開表示:「希望加密貨幣從未發明。」無論正反兩方如何爭辯,不可否認的是加密文化潛移默化影響主流世界發展,且現在這波數位衝擊比過去任何時候都強烈。

一時間以 NFT 為首的加密技術成為品牌行銷的新寵,Nike 與 Adidas 的運動用品大戰從棉花轉移到字串、LV 和 Gucci 爭先發表 NFT 搶灘元宇宙,這是一場糅合技術、經濟、文化於一體的運動,主導的並非傳統華爾街菁英,而是分散世界各地的「加密菁英」。

這是以虛擬資產為支撐力的新菁英群體。

你能輕易認出金融菁英:三七分油頭,身穿訂製西裝皮鞋,搭配真正詮釋時間就是金錢的百達翡麗。同樣合格的加密菁英行頭也有跡可循:畫素風格 NFT 頭像,名字後面有「.eth」後綴,個人簡介加入只有圈內人才懂的 DAO 組織,更別忘了流行的 Yat 連結(還有一串專屬 emoji)。

(Source:NYmag)

和百達翡麗不同,這身行頭出入的不是金碧輝煌的辦公大樓、交易所,而是 Twitter、Reddit 或 Discord。

社群帳號=履歷

NFT 流行前,社群媒體頭像還只是人們彰顯個性、展現格調的小空間,還出現一些和星座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頭像分析學」:喜歡放動物的很有愛心,愛用自拍照的自我意識強烈、常換頭像的應該很閒等等等。

這些有強烈巴納姆效應(Barnum effect)的籠統論述大多毫無依據,但如果一個人使用 Cryptopunk、BAYC(無聊猿遊艇俱樂部)等知名 NFT 系列頭像,你多半知道他很有錢。與其說是 NFT 頭像,加密菁英更願意稱這些「獨一無二的數位收藏品」為 Avatar,就是他們在虛擬世界的「化身」。

有爆紅潛力的 NFT 系列作品往往採限量發售策略,如 BAYC 只發售 1 萬張形象各異的猿猴頭像,每張猿猴都獨一無二。《紐約客》在〈Why Bored Ape Avatars Are Taking Over Twitter〉文提到,NFT Avatar 是個人形象的網路投射,也是認可社群文化的證明,某種程度還為某種身分地位象徵。

NFT 頭像是加密菁英的瑞士名錶嗎?某些層面兩者確實有不少共通點,一樣昂貴、一樣有稀少性,最主要的,一樣受富豪歡迎。但和做工精密的瑞士名錶不同,最知名的 NFT 頭像往往和主流審美相悖,簡單來說,彷彿出自 Windows 內建繪圖軟體的粗糙設計,和基於 AI 演算法隨機生成的不確定性,因比起循規蹈矩的「美」,加密菁英更注重「個性」。

去中心化金融公司 Aave 產品經理 Jimmy Chang 看來,昂貴的 NFT 頭像釋放兩種訊號:一,我很有錢;二,我接受你無法理解的超前概念。佳士得 NFT 主管 Noah Davis 認為,社群平台就是加密菁英的 LinkedIn,想證明自己是這方面的行家,沒什麼比 NFT 頭像更有說服力。

如果加密人使用真人形象,我反而會懷疑他的真實性。

就像進銀行工作前要認真挑選皮鞋,踏入加密圈前換隨機生成的 NFT 頭像,是對本圈價值的認可,也是進入「數位教」前的虔誠洗禮。

.eth,加密人的名片

對常年混跡社群網路的加密菁英來說,帳號的重要性不亞於本名。好帳號除了讓更多人記住、了解你,甚至還能讓人「丟錢」給你。

▲ Vitalik Buttern 沒有使用 NFT 頭像,因不需要 NFT 證明地位。

ENS(Ethereum Name Service)域名是加密圈備受歡迎的帳號選擇,你會發現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tern 等加密菁英帳號後面都不約而同加上「.eth」結尾,看起來有點像 .com、.tv 等網域名稱。

如 Vitalik.eth 等 Eth 並不是有效網站,貼到瀏覽器地址欄也不會帶你去什麼神奇的地方,因是基於加密技術使用的連結,Eth 導向的其實是以太坊錢包地址。以太坊地址就像銀行帳號,透過此帳號就可轉帳交易,更複雜的是,以太坊地址是 0x 開頭,由數字和字母組成 48 字串,幾乎沒有可讀性,如果不小心打錯或漏字,數位資產很可能就消失大半。

▲ Shopify CEO Tobi Lutke。

ENS 一大作用就是簡化交易,把原本複雜的「0x5591e55A02eE6b5Ad29E2475EaD6335606e7e714」地址轉成簡單的「xxx.eth」,成為通行加密世界的重要名片。

不同於普通 NFT 買下後就永遠擁有的買斷制,Eth 有使用年限,創建前買家需先選擇需要的「產權」年限,時間越長價格自然越高。Eth 也有唯一性(沒人會想把自己的錢包和別人綁在一起),簡單又好記的 Eth 因稀少也出現炒作空間。和 .com 一樣,越知名越短的 Eth 價格也越高,如 Nike.eth 售價就超過 300 萬美元。即使到了區塊鏈,富豪還是躲不過「特殊號」買賣。

DAO,加密菁英的「私人俱樂部」

去中心化是區塊鏈永遠繞不開的話題,催生了 Web3、DAO 等各種打著去中心化概念的新名詞。加密菁英看來,去中心化 Web3 是網路的未來,DAO 則是公司、社群的下個樣貌。

DAO 為去中心化自治組織,就像沒有董事會、階級制的公司,規則和交易都記錄至區塊鏈智慧合約,透過 DAO 每個成員一起表決,權利分散。想加入 DAO 為成員並獲得投票資格,通常需購買 DAO 發行的代幣或贊助組織,「貢獻量」決定 DAO 成員投票時權重。

由於 DAO 組織發行代幣有限,加入成功 DAO 門檻並不低,知名 DAO 組織名若寫在個人檔案上,矚目程度不亞於去相親時脖子上掛著台積電員工證。

▲ 共同擁有專輯的 PleasrDAO。

全透明、扁平化管理的 DAO 能高效調度組織、分配資源,以更快速度參與投資、建設等專案。PleasrDAO 今年夏天花 400 萬美元購買嘻哈團體 Wu-Tang Clan 未發行的音樂專輯,由 DAO 成員共有;專注 NFT 投資的 FlamingoDAO 參與數百筆 CryptoPunk 交易,ConstitutionDAO 更在 72 小時內集資超過 4 千萬美元,嘗試拍得全球僅 13 份的美國憲法副本之一(但失敗了)。

通常情況下,DAO 就像共用加密貨幣錢包的聊天室,透過「室友」投票共同行動。FlamingoDAO 創始人之一 Derek Edward Schloss 接受採訪時表示,網路產生的價值理應由網路組織管理,DAOs 就能滿足需求。

數位時代的嬉皮

熱中個性化造型,癡迷去中心化理念,加密菁英的反主流文化運動最早可追溯至嬉皮時期。1960 年代,一群反文化的年輕人聚集在美國東海岸的格林威治村,身著最舊的衣服,用流浪和公會式生活傳遞對集中化政治世界的厭惡,渴望透過這種方式重建更緊密的社會人際關係。

嬉皮是當時媒體賦予這群田園烏托邦主義者的名字。

1968 年,斯圖爾特·布蘭德(Stewart Brand)創辦稱為嬉皮生活指南的《全球概覽》(WEC),短暫嬉皮運動接近尾聲時,這本生存手冊為年輕人提供工具和技能,指引他們用技術革新社會。這精神影響深遠,啟發如賈伯斯這類創業者、凱文·凱利(Kevin Kelly)等重要記者,也影響不少工程師及駭客。

1993 年,密碼學家、駭客、工程師等組成的「加密龐克」組織成立,旨在打破加密技術壟斷,用數位加密技術捍衛公民隱私,資訊技術發展讓曾失敗的田園烏托邦主義在數位世界延續下去,反主流精神在數位世界形成新自由主義。

2008 年,加密龐克後起之秀中本聰在雜湊演算法、公鑰加密技術、電子貨幣 B-Money 等技術的基礎上,發表〈比特幣:P2P 電子現金系統〉論文,推出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比特幣。

第二代區塊鏈技術智慧合約誕生,帶來 DeFi、NFT、DAO 等區塊鏈應用,區塊鏈去中心化價值因愈演愈烈的反主流運動被更多人所知。加密龐克定義的網路未來,近 30 年後才初現雛形。

如果你還覺得動輒花數十萬美元買頭像帳號的加密菁英難以理解,不妨視為嬉皮精神因技術烏托邦主義的再覺醒。只是這次,還能生出下一本《全球概覽》嗎?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