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吃的餐具?看看這些「殺死」包裝的環保黑科技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3 月 04 日 14:30 | 分類 環境科學 , 生態保育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是什麼讓「餓得連盤子都可以吃掉」不再是比喻?又是什麼讓餐具擺脫用過即丟的命運?你或許從來沒考慮過這樣對待食物包裝:吃掉消化它。

說到這裡可能會想起包牛軋糖的「糯米紙」,沒錯,這確實算可食用包裝。但其實糯米紙之外,可食用包裝還有許多形態。

讓包裝進肚子,方法也太多

澱粉、蛋白質、植物纖維,都可生產可食用包裝。日本丸繁製果公司最初生產冰淇淋甜筒,約從 2010 年開始深化甜筒技術,以太白粉為原料,製作鮮蝦、洋蔥、紫薯、玉米共 4 種口味的可食用餐盤「E-TRAY」。

▲ 可食用餐盤。(Source:丸繁製果

「E-TRAY」可裝食物約 30 分鐘,咖哩飯、拉麵、刨冰甚至湯類都行。2017 年 8 月又發表以燈心草為原料的可食用筷子,每雙筷子的膳食纖維量等於一盤沙拉。

▲ 可食用筷子。(Source:丸繁製果

倫敦可持續公司 Notpla 以海藻和植物萃取物為原料,使用分子美食技術生產可食用包裝材料「Ooho」。吞一顆小型「水球」大概等於吃一顆櫻桃番茄。

Ooho 可用在許多場合──馬拉松活動的水與能量飲包裝、餐廳番茄醬或美乃滋醬包、酒商與飲料商試用包。2019 年倫敦馬拉松 30% 以上選手吃掉包裝。

(Source:Notpla

這包裝有兩層膜,吃時只要撕掉外層就可放進口中。如果不想吃,丟掉也行,因 Ooho 內外層都是不需特殊條件的生物可降解,4~6 週就會自己消失。Notpla 聯合創始人Pierre-Yves Paslier 曾說:

無論它最終在哪裡,我們的包裝都不會產生負面影響。如果大自然在錯誤的地方也能處理它,那就是最終的環保。

同樣以海藻為原料的印尼公司 Evoware 也研製一種 100% 生物降解的可食用包裝,只要放進熱水浸泡就能溶解,適用泡麵調味包和即溶咖啡。

▲ 可食用的泡麵調味包。(Source:Evoware)

厭倦紙吸管的紙漿味和軟塌塌口感了嗎?南韓曾推出「米吸管」,含 70% 米和 30% 木薯粉,整支吸管都能吃下肚。米吸管可喝熱飲 2~3 小時,冷飲 10 小時以上。如果不想吃,米吸管 3 個月內會自動分解,對環境沒有傷害。

台灣也推過類似的環保米吸管,業務經理表示:

很多標榜可分解的吸管產品,其實有添加化學成分,只能分裂而不能分解。但環保米吸管使用後就是化成米水,真的百分之百分解。

我們可能都吃過包糖的「糯米紙」,雖然說是糯米紙,但成分含澱粉、明膠和少量卵磷酯。這也是種可食用材料,同樣出現在牛軋糖、糖葫蘆等。

除了「糯米紙」,還有很多種可食用薄膜。如美國農業部以牛奶酪蛋白為原料,並添加柑橘多醣果膠、甘油製成透明薄膜,不僅可食用且能自然分解,阻氧效果還是傳統保鮮膜 500 倍。

總而言之,可食用包裝從原料說更健康,但最大意義是環保。食用後不產生廢棄物,資源最大限度利用,當替代物減少塑膠垃圾產生,特別是不需要特殊條件即可降解的可食用餐具。但為什麼可食用包裝沒有大規模使用?首先是成本高,這表現在多種可食用包裝。

2019 年,丸繁製果專務董事榊原勝彥透露,可食用餐具價格是塑膠餐具 10 倍;南韓大米吸管成本約每根 0.26 元,不可降解塑膠吸管成本 0.04 元,紙質吸管成本 0.13 元。

其次是使用範圍有限,就像「水球」Ooho 不太可能取代隨處可見的塑膠瓶,Fast Company 曾指出它不適合放在超市貨架賣的原因:只能裝少量水、像水果容易腐爛、食用前必須洗乾淨。

另一個實際問題是味道。蛋白質製成的可食用薄膜口感很怪,澱粉類包裝紙沒什麼味道且纖維感很強,吃過的網友調侃「好像山羊吃草」。目前看來可食用包裝更適合產品內包裝,也更適合在地生產和短期活動。

▲ 生產 Ooho 的機器。(Source:Notpla

Notpla 就是採在地生產策略,一方面原料海藻遍布世界各地;另一方面不需要大型工廠,一台機器就夠在活動或場地附近製作 Ooho,且一次運送到位,大大降低碳排放量。

不吃下去,也能無痕消失

可食用包裝不是一時新鮮,雖無法完全取代塑膠,其實代表環保思路──讓包裝無痕消失。Notpla 在 Ooho 之後,推出「真正消失的外賣餐盒」,儘管不是專門吃的。

(Source:Notpla

傳統外賣紙餐盒為了防水防油,要麼將合成化學物質直接添加到紙漿,要麼加到 PE 或 PLA 塗層,許多情況下兩者都有。這些塑膠和合成化學物質使之無法分解或回收。

Notpla 專門採購不含合成化學物質的紙,開發 100% 海藻和植物製成的塗層,不僅像塑膠可防油防水,也可數週內「像水果」生物降解。

▲ 外賣餐盒的消失過程。(Source:Notpla

此外還有很多讓包裝「無痕消失」的辦法,藏在衣食住行各方面。

牛奶一週後變酸,牛奶盒卻要數年才能自然分解,這合理嗎?瑞典設計工作室 Tomorrow Machine 連連搖頭。他們認為「包裝使用壽命可和所裝食物一樣短,就像共生體」,於是研製許多壽命極短的包裝,這系列名為「This Too Shall Pass」(這也將過去),設計靈感源自仿生學,利用自然本身解決環保問題。

▲ 橄欖油包裝。(Source:trendland

焦糖和蠟塗層製成的橄欖油包裝,可像打雞蛋敲開。打開後蠟不再保護糖,包裝與水接觸時會溶化,無聲無息消失。蜂蠟製成的印度香米包裝,可像水果剝皮,也可輕易生物降解。

▲ 印度香米包裝。(Source:trendland

覆盆子冰沙包裝僅由瓊脂海藻凝膠和水製成,可包裝保存期短且需冷藏的飲料。

▲ 覆盆子冰沙包裝。(Source:trendland

德國 Leaf Republic 團隊推出百分百以「樹葉」製成的拋棄式盤子,約每個 8.5 英鎊。

(Source:kickstarter

餐盤原料取自亞洲和南美洲蔓生植物,構造共有三層,第一、三層為葉子,第二層是以葉子製成的防水薄紙。以棕櫚葉纖維縫合,用模具壓制,不添加任何塑膠、黏合劑或化學品。最終產品既防水又耐用,28 天後自動分解,落葉歸根。

除了食品包裝,還有服飾品牌實行「從自然生,再回到自然」。

創意服裝巨頭 VOLLEBAK 推出 100% 可生物降解 T 恤,紗線由可持續管理森林的桉樹漿、雲杉和山毛櫸製成,印花則由生物反應器生長的藻類製成。

(Source:VOLLEBAK

藻類無法在水外生存,因此印花不是「活的」,會像銅綠褪色。消費者穿完襯衫後,只需埋入地下,12 週內就完全生物降解,變成蠕蟲的食物,並幫助新植物生長。

外出時,可用適合短期旅行的「可溶解包裝」。可持續洗護品牌 Plus 推出不含水的沐浴片,裝在木漿製袋子裡。沐浴片接觸水就會起泡變成液體沐浴乳,外包裝袋 10 秒內可溶解。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PLUS(@cleanwithplus)分享的貼文

與傳統瓶裝沐浴乳相比,沐浴片沒有塑膠包裝,減少 38% 水,運輸過程減少 80% 碳排放量,解決傳統沐浴乳的水運輸和一次性塑膠包裝問題。

販售洗手液膠囊的公司 Gelo,均以可溶於水的薄膜包裹,用戶加水即可當普通洗手液補充包,減少塑膠包裝消耗。

(Source:Gelo

不如連包裝都不要吧!

當然,對環境最友善的方式還是「減量」,不管什麼塑膠替代品,都很難徹底環保。許多另闢蹊徑的品牌,決定從源頭截斷包裝需求。英國 LUSH 以洗髮餅取代洗髮精,護膚油改以塊狀呈現,無需瓶裝。

(Source:LUSH)

化妝品和護膚用品公司美體小舖,倫敦概念店提供「補給服務」。消費者可在門市用不鏽鋼瓶「續杯」,以「補充站」取代「補充包」。

(Source:The Body Shop

WikiFoods 冷凍優格珍珠用有機果皮包裹,也算是種「無包裝產品」,不需勺子和瓶子,搭配可重複使用的容器或自動販賣機。

(Source:packworld

至於無包裝產品的衛生和安全問題,WikiFoods 副總裁 Eric Freedman 和蔬果比較:

你買蘋果、葡萄、蔬菜等沒有包裝,吃之前還會清洗。農產品是產品最好的對照,我們確保提供消費者任何東西都很美味、經過嚴格測試和安全。

以上可食用、可溶解及無包裝,都各有使用場景,是減塑時代別出心裁的行動。看到這麼多「不是塑膠」可持續包裝方案出現,當然是件好事。但可持續創意包裝的聲量,或許永遠無法和塑膠包裝比較。特別價格競爭方面,原生塑膠有很強的主導地位。

海藻是地球最充足的生質來源,也算可持續市場成本最低的材料之一,但也無法與塑膠價格相提並論,但 Pierre-Yves Paslier 想法更樂觀:

塑膠的市場價格是「人造」,如果我們想開始做正確選擇,需要比較並真正考慮整個生命週期的成本。

聯合國環境署報告顯示,全球每分鐘買入 100 萬個塑膠飲料瓶,每年使用 5 兆個拋棄式塑膠袋。全球所有塑膠有一半設計為只能用一次,然後在大自然無處不在地活幾個世紀。

減塑依然是漫長艱鉅的行動。意味塑膠製品生產、流通、使用、回收處理各環節,都得有人「逆水行舟」。讓包裝「輕輕來又輕輕去」的百般創意,就是其中一小股力量。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