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只代工阿斯匹靈,林榮錦:台灣應搶進生物藥 CDMO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5 月 01 日 12:32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一場百年大疫改寫生技業戰場,全球進入生物藥 CDMO 起飛期,台灣廠商仍徘徊在十字路口。有生技教父美譽的晟德集團董事長林榮錦表示,既然要跟上浪潮,就應該切入高單價、高門檻的大分子藥,如果只做阿斯匹靈等小分子藥,獲利有限。

大分子藥又稱「生物藥」,透過生物技術在微生物、動植物細胞內製成,像是胰島素、單株抗體、蛋
白質藥、核酸藥等,多用在慢性病、癌症等重大疾病;至於小分子藥為化學合成藥,常見藥品包括止痛藥、安眠藥與抗生素等。

疫情海嘯襲擊全球之際,晟德轉投資的國光生技擁有疫苗研發能量,原本有機會開發 COVID-19 疫苗,卻卡在次單位蛋白疫苗研發與因應變種病毒速度均比不過 mRNA 技術,錯失良機;反觀,堅持 mRNA 技術平台的美國莫德納一戰成名,在 COVID-19 疫情席捲全球 2 年多來,成為家喻戶曉國際大藥廠。

談起這場挫敗,林榮錦坦言「我輸了」,不過他也強調,疫情開始時,mRNA 稱不上是成熟的技術,次單位蛋白疫苗則是研發多年,但他終究就是押注選錯邊,願賭服輸。

雖說生技業是以成敗論英雄,但是百年大疫也給台廠躍居國際舞台機會,林榮錦直言,CDMO 會是台廠下一個切入點。

經濟部去年通過生技新藥條例,納入 CDMO(Contract Development and Manufacturing
Organization,委託開發暨製造服務),這是政府首度將委託代工納入租稅優惠。

林榮錦分析,若要比經濟規模,台灣沒有機會,但是國內有好的基礎研究底子,因此廠商或政府可以進一步盤點有哪些籌碼爭取國際大廠 CDMO 技術授權,一旦好的條件、技術與市場需求吻合,有機會創造雙贏。

林榮錦建議,不論選題內容為何,台廠都應該切入大分子藥領域,因為資本高、進入門檻高、單價也
高。從藥價就可以看出端倪,以阿斯匹靈小分子原廠藥為例,上市時 1 顆賣新台幣 20 元,專利保護期一過,1 顆只有 1 塊錢,代工能分到的利潤有限。

至於生物藥開發及商品化過程需要培養細胞,一養就是 21 天,不僅所需時間遠比小分子藥更多,過程的條件稍有不同就可能影響結構、純度、有效性的差異;所需的資本、學習曲線、法規門檻都高很多,林榮錦認為「可謂差了十萬八千里」,同時反映在製造成本與利潤上,1 顆小分子藥可能只能賺 3 毛錢,相比生產 1 公克蛋白質可能就要 100 美元。

他認為,過去 2 年全球生技界競相投入 mRNA 技術領域,如今,疫情實際驗證 mRNA 技術的可行性,「從 0 到 1 很困難」,莫德納已經實現最困難的前半段,剩下的就是從 1 進一步到 100 相對容易,後續關鍵在於選題。

林榮錦說,mRNA 技術不只用在疫苗,其技術本質更可用在精準醫療或癌症治療,甚至更多人已開始往阿茲海默症、神經再生等領域探索。「台灣不會缺席,晟德當然也不會缺席」。

全球生物藥 CDMO 進入起飛期,林榮錦分析,生物藥 CDMO 一旦實際落地生產後,就不只是 3、5 年的訂單而已,由於轉單成本高、研發所需時間長,往往可以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他相信台灣有機會在生物藥的 CDMO 找到絕佳位置。

(作者:蘇思云、韓婷婷;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