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為何沒有晶圓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6 月 28 日 8:30 | 分類 國際貿易 , 晶圓 , 晶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繼 AirPods 後,蘋果首次將部分 iPad 生產線從中國遷往越南,但對越南來說不一定是好事。

從今年初越南大敗中國足球隊,到第一季出口額超過深圳,再到4月李嘉誠英國撤資後旗下長江實業重資轉注越南房地產,以及近年蘋果、三星、Dell、Google、亞馬遜等代工企業陸續遷至越南,似乎不再只是NIKE、adidas、優衣庫等鞋類、紡織業製造中心,不光足球崛起,更逐漸顯露全球電子產業鏈的重要角色潛力。

(Source:越南統計局)

果鏈不香了

「越南熱」一直有兩種觀點。一種認為越南雖然抓住全球製造業轉移契機,但優勢只有豐富勞動力和更低價人工,只能做技術含量低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另一種是不要覺得越南都是低附加價值的工作密集型產業,越來越多精密製造業企業轉移到越南,如蘋果、三星、英特爾、Dell、LG等,當聚集產業夠多後,產業鏈其他重要企業也會逐漸遷至越南。

兩觀點分歧就在除了低階勞力製造業,越南能否承接更具附加價值的技術型產業。

全球開始重視半導體主權後,三星、英特爾、Amkor等巨頭紛紛在越南設立半導體工廠;蘋果也在AirPods後把更具技術含量的產品iPad產線從中國遷往越南,似乎指出越南在全球電子乃至半導體產業鏈也有一席之地。

32萬平方公里的越南甚至貼上「新晉世界工廠」、「下一個中國」等標籤,但現實沒那麼簡單。

首先,蘋果雖將產線陸續轉移到越南,但代工廠仍是富士康、立訊精密等老面孔,越南沒有誕生本土代工企業。2020年開始,越南開始負責蘋果部分AirPods生產,遷往越南的代工廠包括立訊精密、歌爾股份等中國果鏈企業,部分Mac及iPad產線仍由富士康和比亞迪代工,零件商如提供玻璃蓋板的藍思科技也早在2017年收購越南勝華,生產玻璃保護蓋。

顯然,肥沃果鏈遷往越南,可本土企業難分杯羹。越南統計總局4月數據,前四個月越南貿易順差25.3億美元,但內資企業貿易卻逆差92億美元,外資企業(含原油)為貿易順差117.3億美元,可見越南出口貿易成績多屬外資企業,內資企業仍發育不良。更別提蘋果代工廠所需高階零件,越南還沒有生產能力,幾乎都需進口。

其次,果鏈企業在中國賺錢更難,除了應蘋果分散供應鏈風險的要求,得遷往人力、土地成本更低的越南確實是近年來不得不的選擇,智慧手機市場持續萎縮、疫情間歇性折磨、人工和原料價格上漲等,使果鏈企業一夜暴富成為過去式,蘋果為維持自身高利率不斷壓低供應鏈獲利,蘋果「老朋友」富士康就因低獲利率說蘋果的「辛苦錢越來越難賺了」。代工Apple Watch、iPad的仁寶稱代工毛利率僅「3%~4%」, 今年還宣佈解散專門服務蘋果的團隊。

一些和蘋果綁定更深的代工企業無法脫離蘋果,只能默默承受蘋果的強勢,想方設法降低代工成本甚至不惜暗改蘋果設計。iPhone OLED面板供應商京東方5月就被爆出為縮減成本、提高良率,更改iPhone 13薄膜晶體管(TFT)電路寬度,更早時為iPhone 8 Plus代工的緯創也暗改放置SIM卡的防水構件供應商,遭蘋果減少下單。

可見一眾果鏈企業奔赴越南,也有近來蘋果紅利漸少,企業看重越南更低廉人力、土地成本因素,側面解釋企業遷往越南的成本考量。

三星後花園沒有晶圓廠

蘋果雖然逐步將AirPods、Mac等更重要產品交由位越南代工廠生產,但核心產品iPhone產線還未遷至越南,另一手機巨頭三星,則早將越南視為智慧手機製造中心。毫不誇張的說,越南早成為三星的後花園。越南前總理阮宣福(Nguyen Xuan Phuc)2019年就宣稱全球售出的三星手機,58%是越南生產製造。三星還有超過33%電子產品也由越南工廠生產。

越南政府網站顯示,三星是越南最大外商。《越南快報》報導,截至2021年,三星投資越南總額達177.4億美元,2021年三星(越南)公司營收為742億美元,當年越南GDP僅3,626億美元,也就是說僅三星(越南)營收就占越南全年GDP 20%。

即便三星如此青睞越南,但並未在越南蓋晶圓廠。去年12月三星(越南)首席執行長崔周浩稱三星雖在越南有八處製造和研究設施,但不包括任何晶圓廠,仍都是電子產品組裝和晶片封裝廠。今年三星最新投資專案為FCBGA高性能半導體封裝基板,以及建設中2.2億美元高級研發中心。不僅三星,半導體巨頭Amkor、安森美、英特爾都在增加投資越南,但無一例外,都沒有晶圓廠,都是封裝廠。

早在2019年,越南總理阮宣福在首爾私人會議就要求三星電子副董事長李在勇考慮投資越南蓋晶圓廠,並表示提供更多獎勵措施,但李在勇當時沒有答應,三星至今沒有在越南蓋晶圓廠。

晶圓代工巨頭台積電2021年大賺568.32億美元,故晶圓廠有多賺錢,越南總理就有多希望三星去越南投資晶圓廠。半導體產業鏈中,封測仍屬勞動密集型,位於產業鏈低階,三星等眾多半導體公司青睞越南,卻不願在越南建立附加價值更高的晶圓廠也不難理解,晶圓廠對所在地市場、技術人才及基礎設施的要求極高,很明顯,目前越南還無法滿足半導體廠的需求。

技術人才方面,晶圓廠對低成本工作不敏感,更願意為高技術人才買單。以全球十大晶圓廠分布情形為例,占全球97%晶圓代工業務的工廠多在台灣、中國、美國、南韓、以色列,歐洲也有不少非晶圓代工的晶圓廠。可看出晶圓廠設立國經濟發展水準較高,有充足技術人員,即便如此,晶片商對半導體人才仍趨之若鶩,中國半導體協會預測,今年中國晶片專業人才缺口超過25萬人。各半導體公司的人才爭奪戰同樣時刻不停,台積電2021年員工平均年薪達246.3萬元,今年將繼續上調8%。

越南既沒有充足本土半導體人才,更沒有足夠資本在激烈人才爭奪戰吸引全球人才。胡志明市半導體產業協會(HSIA)主席阮英俊(Nguyen Anh Tuan)就表示越南同樣極度缺乏技術人才,據西貢高科技園區培訓中心資料顯示,越南目前雖然有超過2千名相關技術人員,但對高階人才的需求每年至少提升20%。

越南技術人才和熟練工人缺乏比想像嚴重,富士康遷往越南後,董事長劉楊偉近日表示:「當地工廠看到富士康在哪建廠,就跑去廠區旁買一塊地,想用這方式搭『順風車』,並靠高薪挖角富士康人才迅速進入市場。」

(Source:TrendForce)

其次是市場,晶圓廠必須靠近目標市場,一是方便晶片廠商與目標客戶對接,如三星、英特爾、台積電都在中國蓋晶圓廠,因中國有夠廣闊和充滿潛力的市場,這些廠商客戶都在附近,晶片商自然不會捨近求遠;二是晶片製造是半導體生產流程的關鍵,和上游廠商密切相關,如晶片設計、材料、設備、EDA、封測等各廠商都須與晶片商合作甚至共同研發,確保晶片生產不出錯或因應需求開發新品。

最後,晶片製造不只技術爭奪,而是國家綜合資源和基礎能力比拚。晶片業是巨大的資源消耗業,製程繁雜,從矽片製造、晶片設計、晶圓製造再到封裝測試,前後製程不下上千步,不少製造工序更對用電量有巨大需求。

晶片製造EUV曝光機單日耗電量就達驚人的3萬度,一條生產線除了先進製程EUV,大概還要上百台成熟製程DUV,DUV耗電量雖然沒有EUV誇張,但也不是小數字。僅竹科就有十幾座晶圓廠,耗電量驚人程度可想而知,曝光只是晶圓製程的一環。

除了製程和大型設備耗電量巨大,生產環境對溫度、濕度、氣壓、無塵等條件同樣要求苛刻,需投入大量電力維持環境控制設備。如晶片製造環境空氣過濾,維持無塵;溫度控制,要保持整座工廠溫度恆定;製造超純水清洗矽片;全世界產能缺乏下工廠得24小時無休運轉。

種種導致晶圓廠耗電巨大,據綠色和平組織估計,台積電年用電量占台灣總用電量4.8%,超過台北市用電量,恐怖耗電也帶來巨量熱能排放,通風、制冷設備消耗同樣不是小數字。

越南雖然近年來經濟增長勢頭強勁,但綜合資源和能力底蘊仍不足。僅以電力為例,越南供電並不充足,1月中國南方電網與越南電力集團合作,預計至2025年向越南北部出口約40億千瓦時電量,自2004年以來,中越聯網專案累計送電量近400億千瓦時。

越南由於先天不足,綜合資源和能力難以承載半導體製造人才、資本、技術高度密集產業,本土人才培養、技術積累及綜合國力提高,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

下一個馬來西亞?

不只越南,從半導體產業鏈下游向上游過渡,組裝、封測之外發展晶片設計、晶片業,也是東南亞封測重鎮馬來西亞的目標。馬來西亞相較越南更早融入全球半導體產業鏈,1965年推出《MIDA法案》後逐漸吸引不少跨國公司至馬來西亞投資,經數十年發展,檳城已為世界五大電子及半導體生產地之一,有「東南亞矽谷」之稱。

馬國同樣很早就認識到以封測為代表的半導體後端產業附加價值低,吸引外資來建晶片廠失敗後,1990年代末開始籌備打造本土半導體晶圓廠,這種背景下,馬國本土晶片廠晶圓科技(馬國最大晶圓廠SilTerra前身)1995年成立,2001年開始營運。

SilTerra有8吋晶圓產線,業務涵蓋先進邏輯電路、混合訊號、射頻元件和高壓元件等,所有者為馬來西亞國家主權財富基金,即大馬政府持100%股權。然這不是成功的故事,全球晶片商激烈競爭的20多年來,SilTerra雖靠政府補貼活下來,但也因技術、規模和市場無法穩定生產,導致連年虧損。2016年以來市場開始傳出SilTerra將拋售之聲,一直到最近幾年晶片荒爆發,富士康等開始考慮接盤,入局半導體製造。

SilTerra前首席執行長、馬來西亞半導體製造協會創始主席Mohamed Zin將SilTerra的失敗歸咎於大馬半導體生態有缺陷,SilTerra晶圓廠或許給越南一個警示,本土綜合實力積累不足下違背市場規律蓋晶圓廠,不僅不會取得高附加價值產業入場機會,反而耗盡本國財政,為他人做嫁衣。

當然,SilTerra雖然是馬國自己獨苗,但還有外資引進的六條晶圓生產線,分別是安森美、英飛淩、歐司朗、X-Fab和MIMOS半導體商投資晶圓廠。越南想像馬國吸引外資投資蓋晶圓廠,起碼需把人才、基礎設施兩方面做好才有機會,但這要不短時間,畢竟1960年代就起步的馬國數十年後才逐漸吸引晶圓廠入駐。

雖然越南擁抱越來越多國際資本,但先要證明的,是能成為「下一個大馬」的潛力。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Maurice Koop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