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Maps藉社群之手揭開封閉國度北韓,這場公關勝利背後的隱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3 年 01 月 30 日 16:20 | 分類 網路
north-korea-gulag

Google 的執行董事 Eric Schmidt 才在 2013 年 1 月上旬訪問北韓,如今 1 月下旬則由 Google 公佈更新北韓部分的地圖資料。原先飽受批評的旅程,演變成網路公司照亮黑幕中的國家,頓時變成大打公關的好時機,也讓人好奇 Schmidt 與北韓高層之間究竟談了什麼。一般媒體少有人探討背後未被提及的問題,Google 是商業公司,即使有 Don’t be evil 的口號,仍是以商業利益優先。隱藏在法律文件的文句,這當中的影響可大了。




Google藉社群之手揭露北韓神祕面紗

Google 經緯部落格日前宣佈由社群貢獻的北韓首都地理圖資,已經融入Google Maps 裡。原先的 Google Maps 上只有地名標籤,更新後平壤的地圖已經有市內道路,比先前只有城市名字,空空的一片區域多了不少資料。

Camp 14, South Pyongan, North Korea - Google 地圖2

NK compare

左圖是更新前的平壤地區地圖,右邊是更新後。圖片來源:Google

Google Maps 公佈北韓首都平壤的地圖,地圖圖資來自社群力量驅動的 Google Map Maker,由社群依空照圖描繪山川道路。前陣子 Schmidt 訪問北韓,引發不少爭議,觀察家都在猜測到底 Eric Schmidt 去北韓做什麼。Schmidt 訪問後不久,Google 就推出平壤的地圖,時間點很奈人尋味。也許 Schmidt 是當信差傳話,或者單純考察。

Google Map Maker 在 2008 年 6 月推出,是 Google 為了某些地區無法取得圖資的解決方案,透過在地人群眾外包 (crowd-sourcing) 的方式填補無法取得地區的圖資,貢獻者提交的圖資審核過之後,就會更新到 Google Maps 上。

北韓集中營Google衛星圖全都露

這不是第一次北韓因 Google Maps 而上新聞的事件。Google Earth 簡單的操作介面,手中的高解析度空照圖,方便一般人千里之外看清遠處的地理風貌。商用衛星拍攝的衛星圖,扮演資訊揭露的重要角色。North Korean Economy Watch 部落格也在 2013/1/18 公佈新找出來的集中營。國際人權組織聲稱北韓一直有增加新的集中營,而北韓一直否認此事。由於北韓的集中營設施建築型式固定,能夠從空照圖辨識出來,國際人權組織比對不同時間點的衛星圖,從 2003 年的圖,到最新 2011 年 9 月的衛星圖,從中找出新的集中營,或者發現現有的集中營增加設施擴大規模。

Camp 14, South Pyongan, North Korea - Google 地圖

Google此次更新地圖,也讓兩處集中營顯示在地圖上,圖中灰色處是其中一個集中營

爭議的世界銀行合作案

2012 年年初 Google 與世界銀行 (World Bank) 簽約合作,但惹來不少批評。合約內容並沒公開,從揭露的訊息來看,Google 會透過世界銀行,提供世界各國政府、聯合國旗下組織能夠取得 Google Map Maker 的原始地理圖資,管理基礎建設,預先對有需求地區投入資源,因應可能的災難狀況。平時以crowd-sourcing方式累積資料,未來地方有災難時,能夠快速將當地情況透過 Google Map Maker 讓外界知悉。

聽起來很美好,問題出在 Google Map Maker 的使用者條款。依據使用者條款,貢獻的資料屬於 Google 所有,進去就出不來。對於致力推動 Open Data 的世界銀行來說,選擇與 Google 合作,採用封閉模式,無疑是自打嘴巴。Google Map Maker 因此提高使用量,排擠開放源碼的防災平台像是 Ushahidi,而世界銀行曾使用 Ushahidi 平台。有人批評 Google 說要培力公民製圖者,可是依據使用者條款,對於貢獻資料的在地人,卻只是單純付出,淪為免錢的圖資收集勞力,被利用取得難到手的圖資,頂多給熱心貢獻者加上虛擬世界的 badge。

世界銀行面對批評最終出面回應。世銀表示與 Google 的協議讓世銀機關以及與世銀合作的政府能在災難時取得 Google Map Maker 的資料,依據這些資料能夠做好災難應變。世銀強調並不是要背棄世銀開放資料的政策,合作案並不包括公民製圖,當然就沒有 Google Map Maker 貢獻資料給 Google。有人評論這是 OpenStreetMap 的時刻,OpenStreetMap 才能做到世銀所說的,公民貢獻的地圖資料,能讓公民能夠自由的接觸、使用、以及再利用。

不大有名的維基式地圖OpenStreetMap的努力

其實另一個地圖網站 OpenStreetMap 上平壤地區的地圖更詳盡。OpenStreetMap 是採用類似維基百科方式製作的線上地圖,與 Google Maps 由圖資商取得圖資的運作方式不同。OpenStreetMap 採用開放授權的 ODbL(Open Database License),授權方式允許多樣的應用方式,甚至也能拿來商業使用。

在顯示上及再利用 (reuse) 上,同樣都是拖曳式線上地圖,但在 Google Maps 上你只能看到 Google 處理後終端的畫面,而 OpenStreetMap 的圖資資料,則可以隨使用目的不同,經過處理呈現不同主題的地圖。不過 Google Maps 的強項-地方資訊像是商店、美食與旅館資訊,這方面 OpenStreetMap 上的這類資料多寡,則視該地區貢獻者的活躍度而定,因此在許多地方這類資訊是不能和 Google Maps 匹敵的。由於是維基方式運作,針對 OpenStreetMap 上圖資錯誤或者遺漏處,甚至能動手修改,這在 Google Maps 上可是做不到的事。

回到北韓地圖,大概是不少南韓人仍有親人居住北韓,或者家鄉在北韓,Google Map Maker 的貢獻者幾乎都是南韓人,而 OpenStreetMap 圖資絕大部分是韓鮮半島以外的人貢獻。

平壤地區的地圖比較:左邊是OpenStreetMap右邊是Google Map,OpenStreetMap比Google Map有更多細節

平壤地區的地圖比較:左邊是 OpenStreetMap 右邊是 Google Maps,OpenStreetMap 比 Google Maps 有更多細節

除了前述差異外,在法律上,怎麼處理貢獻者的資料,兩者使用者條款也有差異。OpenStreetMap 基金會 Mikel Maron 曾撰文指出 OpenStreetMap 與 Google Map Maker 的不同,其中最主要的差別在商業化與再利用這兩點:

  • 非商業使用 (8.1, 8.2, 10.2)
  • 姓名標示方式相當嚴格 (8.3)
  • 不可用在可能與Google競爭的服務 (10.4, 10.5)

想要再利用透過 Google Map Maker 貢獻的圖資,除非你與 Google 談和付授權費才行,即使這條道路是你畫的也一樣。

Google揭露獨裁政權的地理風貌,卻樹立數位保護牆

封閉的北韓因公民製圖者而曝露在 Google Maps 上,由於 Google Maps 是熱門網站,北韓人權紀錄不佳,搭配 Schmidt 前陣子前往訪問的事,在 Google Maps 上找到北韓集中營位置可是新鮮事,馬上佔滿新聞版面。但背後由貢獻者默默新增的圖資卻是鎖進商業公司的保護網裡。

Google 手上有好用工具但是貢獻的圖資變成 Google 擁有,資料只進不出,貢獻者拿不到原始圖資。而 OpenStreetMap 目前的編輯器不好上手,但是圖資的授權屬於開放授權。歐美地區 OpenStreetMap 圖資成熟,已經有商業公司發展出商業模式,比方說導航服務。

我們可以因為新科技、新工具將原先黑暗中的事物帶入光明,卻忽略使用者條款的內容,而將自己努力成果拱手讓人,被隔絕在商業公司築起的高牆外,只能在牆外看到自己貢獻的成果。對於自由民主的國家來說,坐政治黑牢對我們太遙遠了,但網路世界的數位高牆卻很容易遇到。各家新聞媒體熱烈的報導之外,隱藏在背後的規距、以及隨著而來的算計,身為網路世代的一份子,我們必須了解且留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