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 Year of Code 計畫:全民拼科技與公關災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3 月 18 日 17:24 | 分類 科技教育
Year of Code

Year of Code 是英國政府發起,與民間合作運行的程式設計教育計畫,目標是在 2014 年 9 月將程式設計放入學校課程,讓全國所有 5 歲至16 歲的學生,每週接受至少一小時的程式訓練。除了程設之外,未來的電腦教育課綱也將取代現有的 ICT(資訊與通訊科技)課程,把焦點轉移到更廣泛的計算機識讀(Computer Literacy),而非單純教授電腦如何運作或軟體操作。以政府推動程設教育,是個非常具開創性的計畫,似乎可以在此看見英國政府「拼科技」的決心!




當然,除了學生之外,教師的能力更是關鍵,英國政府預計撥出 50 萬英鎊(折合新台幣約 2,500 萬)作為基金,期待 IT 公司、大學或軟體開發者能夠利用這筆基金,為教師提供程式教育的訓練。Google 和微軟都是此計畫的參與者,英國 Google 的工程部主任 Mike Warriner 向衛報表示,「英國在程式設計上有過輝煌的歷史,但在各產業對資訊科技需求日益增加的同時,程設人才卻沒有跟上此需求。」英國微軟副總裁 Michel Van der Bel 也感到信心十足:「透過基金、教材及活動的組合,教師們在九月時必能戮力上陣。」(基金來源及運用詳情可見此。)

公關災難與決策機制

然而,就在 ”Year of Code” 剛要上路的時候,計畫發言人 Lottie Dexter 欲利用熱門談話節目宣傳,卻大大失言,演變成一場公關災難!原本 Dexter 女士就是個公關專業,所以她選擇在擅長得主流媒體上曝光,但作為一個「全民寫程式」倡議運動的發言人,她在節目上先表示「我不會寫程式,我準備利用這一年來學習」,而過沒幾分鐘,她竟又說:「教師們花一天就可以搞定。」

這種極度缺乏專業又完全脫離地球表面的發言,令全國觀眾們聽了馬上吐血!緊接著的,便是網路和媒體的全面砲轟。對於「全民寫程式」倡議運動是由這樣的外行人主導,Belinda Parmar 比喻得傳神:就好像上教堂上了一輩子,後來卻發現那牧師是個無神論者。

公關失誤的大火,也燒出許多的深入批評:如程設教育的民間推動者,就指控 ”Year of Code” 在政治上的粗暴。民間團體如 “Young Rewired State” 和 “Computing at School” 等,多年來推動著青年程設教育,「過去六年來,我們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建構工作模式,試圖鼓勵已經在寫程式的年輕人留下來,發展這個課題和他們的才能」,”Young Rewired State” 工作者 Emma Mulqueeny 寫道。然而讓 Emma Mulqueeny 感到憤怒的是, ”Year of Code” 在規劃政策時,逕自閉門造車、不能花一點功夫來向民間團體取經,反而找些搞公關的進入決策團隊,最後出了個天大的包!衛報評論員 John Naughton 也批評,當民間團體費盡千辛萬苦推動程設教育,好不容易帶起民間的程式設計風氣時,”Year of Code” 及背後的那些權貴,挾著龐大的經費和政治資源,一下子就要把這計畫推向全國,豈不是在收割民間的運動成果?

先鋒隊還是寡佔者?

Index Ventures 這間歐陸背景的創投公司,是 ”Year of Code” 計畫背後的主導力量。它投資了數不清的科技公司,較知名的有 Skype 和 LoveFilm 等,而如近年熱門的社交客戶端app Flipboard、程設學習平台 Codecademy 等新創公司背後,也看得到他們的投資。”Year of Code” 計畫中的靈魂人物 Saul Klein,便是 Index Ventures 的合夥人之一。BBC 評論員 Rory Cellan-Jones 雖然同樣認為前述的公關災害是難以弭平的,但是他認為計畫的執行才是重點, Index Ventures 是間充滿活力的公司,而 Saul Klein 還是熱門電腦教育工具組.Kano 的共同發起人,因此,若由 Index Ventures 和 Saul Klein 帶領這個計畫,他是充滿信心的。

但科技從來不是存在於真空,衛報評論員 John Naughton 引用資料指出,在 ”Year of Code” 的 23 名高層中,大多都是公關或企業背景,真正的科技人只有三個;而高層名單也顯示,不只Saul Klein,其他人也大多來自 Index Ventures 或是其所投資的公司(還包括曾擔任首相政策顧問的 Rohan Silva),整個計畫可說是 Index Ventures 政經力量的展現。一個全國性的教育計畫被單一商業公司掌握,怎能不啟人疑竇?

反思:計算機識讀與數位培力

無論 Index Ventures 是先鋒隊還是寡佔者,遠在亞洲的我們實在無法過問太多,但 ”Year of Code” 以及英國程設教育運動所依據的思想,卻十分值得我們學習。參與 “Little Miss Geek” 和 “Lady Geek” 兩個組織的行動者 Belinda Parmar,在衛報投書表示,”Year of Code” 被很多人批評是外行指導內行, 但她認為,無論任何背景和「資格」,每個人都有權參與科技;作為一個教育者,在她的經驗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向那些被外界或自己設定為「局外人」的人推廣計算機識讀(Computer Literacy),尤其是女孩兒們。現今的科技業,對女性有一種排拒,認為她們的技術能力較差,但 Parmar 試圖闡釋一個概念:科技業不是只有超級技客就夠了,我們也需要語言、法律、經濟…等各領域的人才,尤其是通才;每個人都有權力成為科技產業的一份子。

year of code 2英國卯足全力拼科技,台灣這邊廂,卻只見政府科技部古董網站的悲劇殷鑑不遠,行政院又一頭熱地想要把3D列印在各級學校普及化,馬上被批評是硬體中心論的迷思。我認為,英國程設教育運動最值得我們借鏡、反思的地方,在於「計算機識讀」這個概念:它指的是令人民廣泛地瞭解資訊及通訊科技運作的原理,進而有產製的能力;雖然多數論者還是以「會 coding 比較好找工作」為出發點,但這其實是一個培力(empowerment)的概念。反觀台灣,學校、補習班的電腦課上來上去就是 Microsoft Windows、Office 和 Adobe 系列,養成人民「上網就是 用IE、打字就是 Word、影像處理就是 Photoshop」的扭曲觀念,成了軟體的奴隸,而不是軟體的主人,更別提資訊科技的主人。

科技部的悲劇網站、政府機關一堆 IE Only 網站,便是計算機識讀能力全面低落的具體展現;但我認為更嚴重的是,當計算機教育不講創新、不講原理,只剩下軟體操作,那就是個培養奴才的教育,是出不了主人(新創企業家)的。

前幾年,為對抗媒體亂象而在台灣發跡的媒體識讀(Media Literacy)運動,至今方有小成,雖暫時無法打倒媒體巨獸,但至少讓獨立媒體遍地開花;我們是否也能期待計算機識讀運動在這片土地上萌芽,讓「上網就是用 IE、打字就是 Word」成為過去式,讓 g0v 零時政府這類的組織遍佈各地,讓台灣的資通產業再度發光於全球舞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