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皆兵,讓以色列成為全球創新研發基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0 月 27 日 18:20 | 分類 尖端科技
Nahal-kumta

2013 年發生震驚全球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造成 3 人死亡、282 人受傷,是美國繼 911 攻擊後,傷亡最慘重的恐怖攻擊事件。爆炸發生後,FBI 隨即展開一連串追緝行動,在過濾 13,000 支影片和 12 萬張的照片,最後在案發後的第 101 個小時確認嫌犯身份。FBI 在調查的過程中使用視頻濃縮(video synopsis)技術,除了能僅節省儲存空間,還可以快速搜索特定人事物,此技術的出現讓各國執法單位如虎添翼,而整個研發過程,從構想到產品上市,更展現以色列與其他國家極為不同的創新研發能量。



研發此技術的公司 BriefCam 來自色列,他們的客戶遍及全球,包括政府、私人單位與軍警調查機構,2011 年挪威政府在調查爆炸和槍擊事件時,也是採用此技術進行調查,據說由三個縮寫字母組成的政府部門也是他們的客戶,對此 FBI 拒絕針對波士頓調查的細節發佈評論。

all-in-one-rotator-banner-960x498_6_get-the-point

▲BriefCam 的視頻濃縮技術。(圖片來源:BriefCam)

影像監控在過去費時費力,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找到嫌疑犯,但視頻濃縮將搜索帶到另一個境界,將原本要花費數小時才能看完的影片,濃縮到只需要數十分 鐘就可撥放完畢。濃縮過程首先要濾除外界環境的雜訊與偽動作,併除去時間軸上不必要的資訊,把未有事件發生的畫面刪除,之後以演算法擷取出前景物件,將連 續事件整合於一張畫面上。

BriefCam 的共同創辦人、同樣是希伯來大學教授法勒(Shmuel Peleg)表示,視頻濃縮的概念來自某次的聚會,一開始大家在討論有甚麼更好的方式來觀賞家庭影片,有人提到全世界大部分的影像都來自固定式的攝影機, 當時有位還在軍中當兵的朋友接著就聯想以色列的監控技術,雖然能監控隧道活動,但卻很難即時辨識有問題的影像,就在一瞬間,BriefCam 的構想就冒出來了。經過不斷地改良開發,BriefCam 最終應用在軍事防禦上,並成為許多調查單位愛用的監控技術。

 

以色列特殊的創新環境

以色列的創新研發與其它國家有很大的不同,來自民間卻在軍事領域發光發熱的例子比比皆是,這也顯示以色列人因長期處於戰爭的陰影,必須投入更多的心思在安全議題上,居安思危深入每個國人的心中,進而轉化為創新的動力。

法勒說:「也許以色列人在學校學到的東西很少,但他們知道該如何激發好點子,如何處理生存的問題,每個人都關心安全議題。」以色列全民皆兵,男生三 年、女生兩年,而且把當兵視為比念大學還重要,軍旅生活深深影響每個以色列人,更是以色列民間新創團隊能蓬勃發展的主要推手,也讓該國以奇特的方式站上全 球科技研發的最前線。

1280px-thumbnail

(圖片來源:By U.S. Marine Corps photo by Sgt. Roman Yurek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安全領域的創新,另一名同樣也是希伯來大學的畢業校友恩格爾(Giora Engel),從以色列國防部高科技設備退役下來後,為了應付近年來針對特定電腦的攻擊事件,創辦能檢測企業電腦故障的 LightCyber 新創公司。恩格爾在國防部是管理高風險的單位,包括為一些關鍵任務的系統撰寫程序,他表示:「在網路安全上,以色列領先全球,因為這些從軍隊退役下來的 人,擁有只有在國防工業中才能培養的專業技術。」

 

產品只有最好,沒有模糊地帶

除了創新思維,以色列的企業環境也是重要推手,對於任何的「變通」或「權宜之計」都無法接受,這帶給員工很大的壓力,逼使他們必須開發一些能實際應用的產品,而不是只能展示在實驗室的樣品。就拿幾個月前以色列與哈瑪斯所爆發的衝突來看,以色列為了防禦敵人的飛彈所使用的鐵穹導彈防禦系統(Iron Dome),就無法在一般沒有任何壓力的實驗室環境下開發出來,雖然以色列宣稱效果較差,但鐵穹的系統較其它火箭防禦系統來的複雜與精良。

Flickr_-_Israel_Defense_Forces_-_Iron_Dome_Intercepts_Rockets_from_the_Gaza_Strip

(圖片來源: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就長遠的角度而言,因為壓力而開發出一款能實際使用的產品,對市場是有益的,在開發的初期必須將其定位為高端產品,之後才慢慢改良為一般的消費型產 品,最好的例子就是全球定位系統(GPS),如果當時只把它視為一個小工具,而不是防禦武器規格來研發,那它後續的發展將受到限制。

 

創新背後的推手,政府的支持與佈局

以色列政府的支持與對產業的提早佈局,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相較於其他國家的政府對於新技術的接受度較慢,以色列總是能嗅得先機,早在 1997 年就成立網路安全部門,從那時候開始,以色列悄悄的主導各樣的網路計劃,其中包括最惡名昭彰的電腦蠕蟲 Stuxnet,以破壞伊朗製造原子彈的核設施;近期的佈局則由以色列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 )在 2011 年宣佈成立國家網路局(National Cyber Bureau),直接隸屬於總理辦公室,並將國家網路防禦預算提高 30%,以應付近年來越來越多大規模網路攻擊事件。

雖然以色列特有的環境孕育出不一樣的創新氛圍,但在長期受到威脅與軍方主導下,這些新創公司也有其困擾,恩格爾就指出在七月衝突爆發的時候,公司裡 的一些人被徵召回部隊支持,「當時無法進行電話會議,因為你可能在某個防空洞躲飛彈」,而就是這樣瘋狂的國家,讓人無時無刻處在巨大的壓力下,如果不防 禦,你就只能贏,而對以色列人來說,不論是戰場或商場,這個道理都適用。

(首圖來源:By Dor Pozner (Hebrew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