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休學創業募到 4,500 萬和矽谷精神,FLUX 3D 印表機印出未來夢想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2 月 19 日 17:53 | 分類 3D列印
1219-flux pic2

平均年齡 23 歲,其中三個大學休學中的年輕人,用一個「All in One 3D 印表機」的點子,募集到全世界 2,358 人、逾 4,520 萬新台幣的資助,打破台灣團隊最高的募資紀錄,更獲得矽谷天使投資人 SVT Angel 的賞識,贊助他們前進離創新科技最近的矽谷,用 3 個月的時間學習創新與創業。




FLUX」是這群年輕人組成的公司,同時也是這台 All in One 3D 印表機的名字,FLUX 團隊上週末剛從矽谷回台灣,科技新報在第一時間專訪,請這群目前身價高達 4,520 萬的年輕創業家分享熱燙燙的矽谷經驗。

 

充滿想像力的 3D 印表機,衝上台灣最吸金募資案

故事的開始,先介紹這台讓人願意掏出 4,520 萬台幣的 FLUX 3D 印表機。FLUX 的募資專案 11 月 11 日上線,距離結束倒數 2 天,迄今它募得的金額超越今年 3 月太陽花學運中,為了把廣告登上紐約時報而募得的 690 萬台幣,也超越日前引起團購熱潮的八輪滑板募得的 3,900 萬台幣,以及割闌尾計畫募得的 1,100 萬台幣,太白粉路跑募得的 580 萬台幣。

3D 印表機不是新鮮的發明,在群眾募資網站 Kickstarter 上搜尋「3D Printer」,甚至可以得到 221 個相關的募資專案,那是什麼讓 FLUX 與眾不同?

 

因為 FLUX 不僅僅是一台 3D 印表機。根據 CEO 柯軒恩的說法,FLUX 是一台充滿想像力的機器,除了能像一般 3D 印表機以塑化原料印出物品,它主打可替換式噴頭。

FLUX 是以 delta 三軸並聯、機械手臂式的方式控制列印噴頭,因此可以做到精準移動,也讓需要用到機械手臂概念的操作都能藉由 FLUX 實現--只要做出噴頭的擴充模組。目前 FLUX 提供的替換噴頭有雷射雕刻噴頭、寫字噴頭,未來 FLUX 也會持續研發更多噴頭模組,更開放 SDK,使用者有什麼需求都可以做出來,這麼一來,FLUX 能做的事情就會越來越多,所以才會說 FLUX 是一台充滿想像力的機器,可以讓大家實現創造力。

替換式噴頭外,3D 掃描功能也是 FLUX 主打的特色。目前使用 3D 印表機的人多以設計、工程相關科系為主,原因除了需求較多之外,他們也比較擅長使用 3D 建模軟體。但 FLUX 團隊對於 3D 印表機的想法是「家用的桌上工廠」,應該是媽媽、爸爸、小朋友都會用的東西,因此他們把 3D 掃描功能整合進去,同時也開發更直覺的建模軟體「FLUX Studio」,讓 3D 建模這件事變簡單。

1219-flux pic 5

▲ 因為募得金額節節飆高,FLUX 也推出延伸目標,把資金拿來為產品加值。

簡單、解決問題、創造無限可能,這就是 FLUX 的優點,也是這群年輕人改變世界的方法。接下來我們以 Q&A 問答的方式,了解更多關於 FLUX 的故事。

FLUX 團隊成員:
共同創辦人 / 執行長:柯軒恩,台大資工系四年級(休學)
共同創辦人 / 技術長:游雋仁,台大機械系四年級(休學)
共同創辦人 / 營運長:林士生,台大商研所一年
共同創辦人 / 軟體開發:馮硯,台大資工系四年級(休學)
共同創辦人 / 視覺設計:江尚峰,台藝大雕塑系畢業,北藝大新媒體藝術研究所肄業
行銷:王偉仲,台大化工系畢業

Q:當初怎麼會想到 FLUX 的點子?

柯軒恩:當初看雋仁在玩 DIY 的 3D 印表機,所以我也組了一台,當時我花了兩天沒睡覺去組,組完之後,還有校正的過程,很麻煩,組起來也不是很好用,所以我就想說來開發一台讓有創意的人都可以實現點子的 3D 印表機。

游雋仁:過去我就是 DIY 3D 印表機的賣家,當初是想說給機械系每人一台 3D 印表機,但 Open Source 的 3D 印表機,使用時幾個參數大小都調對,才可以印得很好,包括機器移動速度、噴量控制、擠出形狀、厚度都要調,因為每個人的機器都不一樣,這其實還滿麻煩的。

FLUX 不會那麼麻煩,組裝的過程也是。我們把機器拆分成 6 的部分,上層、下層、3 根軸、中間的噴頭,使用者花個 5 到 10 分鐘就能組裝起來,我們希望保留一點組裝的樂趣給大家,但是又不會太麻煩。

 

Q:你們過去使用 3D 印表機的時候,你們都印了些什麼東西啊?

游雋仁:印了奇怪的東西(笑)。我們機械系的會印我們自己設計的零件。

柯軒恩:我們 3D 掃瞄機的 prototype 也是我們印出來的,一開始設計是跟 3D 印表機分開的,所以要用印的,才有辦法去固定 3D 掃瞄機的零件,可以說,3D 印表機其實對於我們製做硬體創業的 prototype 滿有用的,或是說也可以印個 3D 名片。(掏出)

1219-flux pic1

▲FLUX CEO 柯軒恩

 

Q:普遍來說,跳離了設計領域,一般人對 3D 印表機的應用毫無想像,那你可以為 FLUX 的應用給出一些模擬場景嗎?例如媽媽什麼時候會用到 FLUX?

柯軒恩:例如說,我們募資影片上有用 iPad 畫小鴨的片段,印出印章;又或者說,你可以印一個小鴨形狀的餅乾刀模,壓在麵糰上就能做出小鴨餅乾;又或者說,我們未來會有奶油、巧克力噴頭,你就可以在蛋糕上印出奶油雕花;也可以在朋友生日時,用雷射雕刻噴頭在牛排上面刻出「生日快樂」字樣。

 

Q:身為以 3D 列印為發展方向的硬體創業家,你們對 3D 列印有什麼想法與期待?

柯軒恩:期待的話,我認為就是在未來這十幾年、幾十年,3D 列印的材料會不斷進步,材料進步的話,應用也就會越來越廣。在兩、三年前,沒什麼能導電的 3D 列印材料,但最近這幾年就有啦,像是石墨烯,它可以印成電池;還有像是兩、三年前我看還是很粗糙的金屬、木頭,現在再看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

其實在很久以前我就認為,現在 3D 印表機沒有很廣泛地被使用,很大一個原因就是材料,所以說,我們做了可替換噴頭的模組化設計,為的就是在未來有新材料出現、需要新噴頭的時候,我們的機器換一個噴頭就可以支援,不用換掉整台機器。

1219-flux pic3

▲FLUX 3D 印表機的噴頭可彈性更換

 

Q:募資案快結束了,你們也回來台灣了,接下來 FLUX 的短、中、長期目標是什麼呢?

柯軒恩:短、中就是把產品研發進一步把它做到好,再來是製造方面確保品質穩定,順利出貨,然後針對早期一批使用者去蒐集他的使用回饋,在軟體方面或之後的產品做一些改進。

我們也會建立一個 FLUX 使用者的社群,讓我們從中得到關於產品的回饋,同時大家在上面分享模組設計,或許有天有個人發明一個模組大家都很喜歡,最後我們就可以生產販賣,總之 FLUX 以後就不只是一台 3D 印表機了。

林士生:長期目標的話,變數太多了,我們沒有長期明確的說我可能 3 年後,要做出另一東西,但就像剛剛說的,我們把 FLUX 做好,然後模組化更多的噴頭出來,還有把社群建立起來,那個時候我們會更知道市場需要什麼,才能有對應的策略。

 

Q:FLUX 團隊走到現在,有遇到什麼困難、害怕什麼嗎?

林士生:專案一開始會擔心會不會成功,還有國際上怎麼看這個東西,但那個已經擔心完了(從募資熱絡的情況看來,大家滿有興趣的)。不過因為國際訂單滿散的,有些很小的單在某個國家,所以我們就要想出貨、運送的方式,還要想萬一那個國家的使用者機器出狀況,我應該要怎麼去做維修,怎麼做退貨機制。Kickstarter 畢竟不是一個完整的電子商務平台,也沒有運送機制,而我們自己也想把這件事做好,只不過在這件事情投入進去,就有成本在。

之前我們沒想的那麼長遠,反正我們是一群學生,看到「咦,有個機會可以創業」也沒想太多,反正不怕死,現在才發現我們創的事業難度其實非常、非常的高,它是一個科技創業,它又是硬體,硬體又有物流,又是國際訂單,這件事情是非常可怕的。

 

Q:當初 FLUX 團隊吸引 SVT Angel 投資的原因是什麼呢?

根據 SVT Angel 官方網站,他們是由長期在矽谷工作、創業、擔任創投 20 位台灣人共同組成,目標是讓台灣創業者學習矽谷的創新創業文化,因此他們每年挑選台灣新創團隊赴矽谷 3 個月,並贊助每個團隊最高 2 萬美金的生活費,本屆是第一屆,總共贊助了 3 支團隊。

游雋仁:他那時候說是人,人分工的滿好的,而且涉足各個領域。

柯軒恩:我們團隊組成比較有趣,有軟體、有硬體、有市場、有設計師,是一個很多元的團隊。

 

Q:在申請到 SVT Angel 的育成計畫後,你們毅然決然為了這個計畫而休學?

柯軒恩:超難得的啊!
游雋仁:書之後還可以念,可是計畫就要現在做。
林士生:而且我們做的事業也沒有辦法等 5 年後再做。

 

Q:SVT Angle 贊助你們去矽谷 3 個月,在那裏你們得到什麼樣的資源,什麼樣的指導?

柯軒恩:我們到矽谷的前兩天,SVT Angel 就辦一個活動,把在那邊的台灣人,包含創業家、在大公司工作的人、留學生都召集過來,我們在那個活動上發表 FLUX,很多化學反應就在那裏發生。

他們想到有什麼認識的朋友能夠幫助我們,或有什麼活動適合我們參加,然後我們再透過那些管道認識更多人,最後我們就從這裡面找到對 FLUX 幫助很大的人。像是在矽谷認識一個媒體公關,他就幫我們跟美國的媒體牽線,也讓我們募資案上線的第一天就得到在知名科技網站 TechCrunch 曝光的機會,他也會在我們接受媒體採訪前,指導我們該怎麼說。

雖然硬體方面因為專案已經出來了,無法大幅度的修改,但此行中加入了物聯網的概念。過去想說,有了 WiFi 傳輸,可以遠端上傳設計圖並開始執行列印,但去矽谷之後開始思考連網蒐集資料,讓我們知道使用者材料差不多用完了該提醒他訂購,或是了解人們使用 3D 印表機的頻率,機器什麼時候發生錯誤,如果錯誤很多,我們就去偵測這台機器可能有哪些問題,甚至直接連線到印表機幫客戶除錯。

林士生:SVT Angel 並非像一般的育成計畫,他們主要是希望新創團隊去矽谷學習創業精神,不過SVT Angel 的前輩會還是會從創業家和投資人的角度,像 Mentor 那樣指導你,例如團隊、產品在這個階段,要去跟投資人拿什麼樣的條件比較合理,投資人在意的是什麼,所以我們需要往那個方向努力。還有像我們是硬體創業,很現實的就是我們要有一個夠好的邊際收益去支援整個產品、開發、製造,不像軟體創業一開始砸錢衝流量,之後再想經營模式。

第二個是行銷層面的,FLUX 這個產品主要做的是美國市場,因為美國是 3D 列印市場最成熟的地區,但我們還是要夠了解這個市場才能賣,他們給了很多行銷的建議,像是他們看到的美國市場是這樣子,那我們要賣的對象是誰、那些人是美國什麼樣的人,那些人有多少,他們願意花多少錢。

 

Q:在矽谷這 3 個月,對你們在資金、行銷、人脈等各方面的影響,有延續到現在的嗎?

柯軒恩:有啊,我們現在進入找製造商、詢價階段,在矽谷認識的人之中,有人認識的朋友是台灣製造商,還是很高層、很厲害的人物。

 

Q:你們去西方取經 3 個月,可否定義一下什麼叫做矽谷精神?

林士生:我是覺得,矽谷是最靠近世界的地方,在那邊我會覺得整個世界有在改變。像我們知道比特幣已經知道很久,但我們在那裡的餐廳已經可以用比特幣付款;像我們都知道 Tesla,但台灣電動車還沒普及,不過矽谷很多人都開 Tesla。我們在網路上看到的東西,離我們的距離很遙遠,但在矽谷的人,那些都是他們日常生活中很基本的一部分。

另一部分就是「networking」的精神是很基本的,創業就是要很多人的幫忙,很多人的意見指正。那邊的人很熱於分享跟交流,就像我今天碰到一個人,我們都在創業,就會互相介紹自己的事業,也互相講我看到你的問題、機會,這樣 networking 的精神是我原本在台灣的時候沒有那麼強烈學習到的,在那邊學到之後,我們現在回來也會在做事的過程中繼續下去。

柯軒恩:第一個是不怕失敗不怕犯錯的精神,做對的事情但是做錯沒有關係,把它最對就好了;相對來說台灣比較保守,比較怕做錯事情。

另外台灣創業環境與美國創業環境最大差別就是說,你在台灣很常會聽到台灣市場很小,但是你在美國,雖然美國當地市場就滿大了,但是大家也不只是看向美國市場,都看往全世界。而如果你在台灣,你會覺得全世界很遙遠,但你在矽谷,你就會覺得全世界近了一點,一來是那邊的人脈延伸範圍比較大,還有就是你可以看齊的 role model 就在你身邊。

 

Q:目前你們有跟創投談第二輪的資金嗎?

柯軒恩:我們還有 Kickstarter 的資金,因此財務方面目前還沒有那麼急,但有稍微認識一下。我們希望很多事情等更確定之後再來談,像我們還在與製造商洽談階段,產品也是等明年 7 月才會出貨,Q3、Q4 開賣,這樣的階段對投資人來講不那麼有安全感,所以等製造商確定後,或是出貨時程、在哪些地方賣很確定之後,我們再找資金,這樣對大家都比較好。

 

採訪後記:

這是他們第一次創業,這群年輕人沒想過做簡單的、好做的,而是想到了、對了就去做。聽他們擔心在找供應商、找零件、出貨方面遇到挑戰,但看著他們的臉以及初生之犢勇氣,以及他們用好點子、好才華而得到的資源,不知怎地,讓人覺得他們能順利解決他們的問題。

 

延伸閱讀:

(首圖左起:林士生、林偉仲、 柯軒恩、游雋仁)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