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Uber : 科技值得支持,但是安全才是大家的憂慮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2 月 31 日 15:44 | 分類 科技趣聞 , 網路
1231-uber x

科技是為了讓人生活更便利,但如今,將自己定位為「科技公司」的叫車服務 Uber,卻在全球眾多城市鬧得滿城風雨,人們或許有感受到它帶來的便利,但也有人不幸遭受到它帶來的傷害,像是在印度有女乘客搭乘 Uber 時遭司機性侵害




Uber 與交通部槓上,是我違法還是你的法規不適用?

近日,Uber 槓上台灣政府單位,交通部裁定 Uber 違反「公路法」,事由如違規載客、未辦理合法汽車運輸業登記、未盡於國內經營事業應負擔的責任(如繳稅),在此情況下,消費者若在服務過程中發生糾紛,或是個資外流等,恐無法得到完全保障,交通部為此祭出每日 60 萬元的罰單,累積超過 540 萬元,要求 Uber 改善;Uber 則是回嗆台灣法規過時,且不擁抱新科技,還阻止台灣人賺取更高收入的機會。

只要罵台灣政府,很多台灣人民會跟著產生共鳴,但這次多數人卻是站在交通部那邊,就連科技圈、新創圈說話有份量的人士都挺交通部。而且由 Uber 來罵台灣政府,一整個就是怪,因為不止台灣政府認為 Uber 有問題,美國、加拿大、法國、比利時、西班牙、韓國、印度、泰國……,也都認為 Uber 有問題,甚至將該服務驅逐出境,就連 Uber 的發源地,加州舊金山,這個被譽為創新聖地的地方,其區域檢察官也在今年 12 月對 Uber 提出民事訴訟,指它讓乘客誤以為司機已經過足夠充分的背景調查

搭上計程車,人們最在意的是安全

為什麼司機背景調查這麼重要?那先問自己一個問題,「你願不願意踏上陌生人的車?」

所有人都知道,坐上陌生人的車是件危險的事情,不少恐怖電影的開端都是從坐上陌生人的車那一刻起。因此在「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管理辦法」中,就明訂計程車駕駛必須領有職業駕駛執照,並得通過上課、考試,領取計程車駕駛人執業登記證,還須每年檢查一次;而且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曾犯故意殺人、搶劫、恐嚇取財、擄人勒贖,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中強暴、性交易等罪行,不得成為計程車駕駛。

確保計程車司機有執業的能力與品質,並排除犯罪高風險份子,保障在密閉空間中乘客的身家財產安全,這就是交通部在做的事。

這樣的規範,讓人民覺得「安心」,還是「麻煩」呢?那來看看外國的月亮,噢,不,是外國的法規怎麼訂的。 〈德國計程車駕駛考照得先認路不能有前科〉一文提到,德國的計程車司機素質很高,「除了不能有犯罪前科,還得惡補好幾個月,通過筆試和口試後才能取得營業駕照,考試的教學課程,除了基礎的法規,還必須把柏林的重要街道、旅館、餐廳、警察局、醫院的名稱和地理位置,全都背得滾瓜爛熟。」看起來在法規制定的方向上,台灣與德國大同小異,差別似乎只在於考試的難度。

政府機關無法把關的「最完善安全記錄」,你信嗎?

Uber 原先以「高級黑頭轎車」服務起家,車子、司機是找當地專業的租車公司合作,媒合閒置中的車行司機與需要高級轎車接送服務卻又非長期包車的使用者。之後 Uber 推出平價版的 Uber X,找來開私家車的個人當司機,媒合有車有時間的個人與想搭車的民眾,只要有一台還算不錯的黑頭四門轎車,再去申請警察刑事紀錄證明(良民證)與無肇事記錄,就可以成為司機,開起俗稱的「白牌車」、「野雞車」,有人懷疑 Uber X 的司機沒有保乘客險,但 Uber說法是,在每次行程中都有為司機與乘客保險,細節則待日後公佈。

Uber 強調,司機有上述的背景審查,且每趟行車都有 GPS 記錄,還有乘客評分紀錄,可謂「有最完善的安全記錄」。

不過 Uber 沒有客服電話,印度女乘客遭 Uber 司機性侵害的事件,甚至是司機偷關掉 GPS,將睡著的女乘客載到偏僻處,且這名司機三年前還曾被指控為性侵犯。一趟只有開始沒有結束紀錄的旅程, Uber 系統當時作何反應?宣稱讓乘客能擁有一趟安全、便捷的行程,Uber 真的有做到嗎?

如果為你的家人,你身邊的女性朋友多想 1 分鐘,你很可能也會支持交通部的作法。台灣不排斥科技也不排斥創新,但要有一個能夠讓當地主管機關介入,民眾能信任的安全把關措施。

延伸閱讀:

(首圖來源:Uber 官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