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是怎麼運作?網路治理議題與新頂級域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2 月 02 日 11:50 | 分類 網路
Wu-ICANN

當提到 NII 產業發展協進會,可能大家對這個組織很陌生,但是提及 ICANN 的話,以及吳國維,對網路有點概念的人可能會有些印象。NII 執行長吳國維也是 ICANN 的董事,提及吳執行長往往也有種臺灣之光的意味。這次 NII 辦「域名新時代的公共利益」座談會,希望能在臺灣帶來更多關心網路議題的人參與。




這次的座談會,吳執行長一開始談網路的治理架構,介紹 ICANN 的組成,以他自己為例子,他是從 APNIC 選出來的代表,很幸運參與競選,在各方支持下,或者說是原先的理事被人看不爽拉下來,而順利當選,如今也做得不錯而能連任下去。

各國管理國家頂級域名 (country code top-level domain, ccTLD) 的單位各不同,由於有國家的代碼在裡面,所以可視為某種政府的象徵,但是常常看到是民間組織的型式營運。像是新加坡由電信機構成立的組織 SGNIC 管理,而臺灣則類似日本,由政府和電信商組成的 TWNIC 來營運。

lawrence-lessig-2000-diagram

▲ 哈佛法律學者和網路行動者 Lawrence Lessig 提到有網路之後變動的架構

如何與「網軍」打交道?

最近很流行政府與網路社群打交道,紛紛舉辦多場研習會,想辦法讓官員瞭解網路生態。吳執行長說當違反網路的秩序,「網軍」會來罵你。在網路上並非沒有秩序,而是自成一個體系。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射頻與資源管理處處長陳子聖表示,他們不會太干涉網路的狀況,會採用低度管制的方式管理網路,對網路他們的態度是興利為主。

瞭解並且參與的網路治理

也許是從獨裁統治出來還沒過多少年,臺灣人常常會積極瞭解規定是什麼,卻鮮少參與規定的制定。網路中文資訊公司董事長劉莘相說,他這幾年為了做生意而去參與 ICANN 的運作,而有如此感慨。臺大法律學院院長謝銘洋則以大陸法系、海洋法系,來看臺灣不大容易形成共治的結構。網路的規距形成比較接近海洋法系,用判例形成日常生活的法規,臺灣的法律體系是師承大陸法系,由成文法構成。

NTU-law-teacher

▲ 臺大法律學院謝銘洋院長

在臺灣相對歐美比,對法律的認識很不一樣,你在臺灣常常動不動就說來立個法吧。以臺灣人習以為常的選舉制度來說,到臺灣就變調了,惡質選風、賄選傳聞不斷。法律有不足之處,可以有其他方式處理。行政單位常常講依法行政,但其實有很多行政手段可以使用,一樣可以達到規範的效果。法律在臺灣變成懂法的人玩弄的工具,或者是行政單位不想處理時的託詞。

Domain name是否該由 NCC 來管呢?立委看到 TWNIC 賺不少,想叫他們繳錢回國庫。與電信線路相比,電線線路有公共性,國家因此對電信有監理權力。但網域則不是,網域的管理是跨國家的狀況。全球相關權力者得花費功夫討論。

臺灣的特殊國際狀況,讓很多稀鬆平常的國際場合,臺灣得用特別的名字參與。但在 ICANN 參與很平等,能夠用臺灣的名義參與。要開會只要能飛到開會場地就行了,要能投票則要繳錢。你自己要找到參與的目的,想要做的事情。

域名的生意經,從城市行銷看 .taipei 的頂級域名

從座談會出席人數來看,域名分配衍生的域名買賣生意其實並不怎麼鼎盛。劉董事長表示全球有 70 億的域名生意市場,但在臺灣看這次活動的參與人數,域名買賣的活絡程度還好,所以他做這門生意要計算今年虧錢的規模。

但新的頂級堿名卻有可能改變狀況。去年 3 月時 ICANN CEO Fadi Chehade 來臺灣並且演講,提及新的頂級域名開放申請,將會開啟新的可能,比方說城市可以註冊其城立的頂級域名,行銷自己的城市。臺北市政府申請 .taipei 的頂級域名是從興利而非防弊的角度來看,所以想申請的人或單位不必在臺北市。

taipei-top-domain

▲ .taipei 的頂級域名開放申請

gov-taipei2

▲ 臺北市政府的網站都陸續用了 .taipei 頂級域名

不過臺北市政府資訊局專門委員鄭信一坦言,以臺灣域名市場不大現況,臺北市 ,taipei 頂級域名會吸收大部分的申請者,其他縣市如果要申請恐怕會被排擠而申請的人數不多。以全臺政經集中的臺北的工商狀況來看,恐怕也只有臺北的公司或組織有辦法申請 .taipei。

taipei-information

▲臺北市政府資訊局專門委員鄭信一

域名的分配與管理很有趣,而且攸關網路的運作。雖然在臺灣的域名交易或是關心此議題的人少,但是仍然非常重要,需要投入關心。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