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資料競賽該怎麼辦?微軟示範給你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09 日 17:48 | 分類 Microsoft , 開放資料 , 雲端
microsoft-open-data-group-photo-1600

為時三個月的「守護台灣 Open Data & Open Source雲端災防應用開發大賽」,在 3 月 7 日週六下午在松山文創園區舉行頒獎典禮。過往提到開放資料,常會聯想到辦 App 競賽。究竟這次的 App 競賽,與過往台灣政府或是其他單位辦的競賽,有什麼不同呢?




這次微軟主辦的競賽,要參賽者利用微軟 Azure 平台,開發防災相關的 App 應用。由於運用開放資料開發 App,連帶選擇的平台是開源的 Android。微軟竟然沒有規定要用自家平台,要參賽者在 Windows Phone 上開發 App,真令人吃驚。

一家公司出面舉辦比賽,絕不是佛心來著。微軟要參賽者使用他們的雲端平台 Azure,並提供優勝者獎金,應該就是視比賽相關支出為行銷廣告預算了,推廣他們的 Azure 平台。如今是由民間單位出面舉行比賽,收集點子和推廣他們自家產品,雖然跟政府辦比賽一樣都是一時性的,比賽的產品可能大半會荒廢放在一旁,但可以視作臺灣開放資料的里程碑,民間有找到參與角色。雖然還不至於是完整的開放資料生態,能夠自行運作而不用大量資源挹注。

Neverworker-open-data-app

▲ 獲得首獎的 Neverworker 團隊的「挖災!哇哉!」

這次開放資料競賽,要運用防災資料,資料的提供單位是行政法人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 (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enter for Disaster Reduction, NCDR)。NCDR 整合散布在不同部會,像是農委會、消防署、氣象局手上的資料。NCDR 前身為防災國家型計畫辦公室,由於台灣災害頻仍,升級為常設的行政法人。對於防災資料來說,有專職單位維護資料,方便後續運用,NCDR 也花不少時間與相關單位接洽整合,我想整合的成果,參賽者應該感受會很清楚。

 

微軟的開源、雲端之路

如果瞭解最近微軟發展方向,前面敘述的事情其實也不會太奇怪。微軟在最近動作不斷,將開發工具 .Net 平台開源,並且將程式碼放到 GitHub 上,另外還買下 R 軟體解決方案廠商 Revoluation Analysics。從這些大動作,大家都知道微軟是認真的,果然換新的 CEO 很不一樣。

revolution-analytics-homepage

▲ 微軟收購 R 語言方案提供商 Revolution Analysics

看來在新任 CEO Satya Nadella 上任後,不再像前任 Steven Ballmer 一樣,視開源為洪水猛獸,甚至要想辦法抹黑。Ballmer 曾稱開源軟體是癌症,因其授權條款,像是 GPL 會「威染」其他的程式碼。

說起過往微軟對開的態度,就得提及萬聖節檔案。微軟曾經撰寫內部文件,談論開源軟體,尤其是 Linux 對微軟威脅以及因應之道。後來這些被開源運動推動者 Eric S. Raymond 取得,由於在萬聖節前夕釋出而被叫萬聖節檔案。微軟擁抱開源的腳步,如今已經走到台灣,不只是宣示,而有實際的行動。

另一個微軟轉型可以看的角度是雲端,除了前面提到 Azure 平台,微軟還推出 Office 365,主打雲端運用的 Office,採用訂閱制方式,顯示其轉型的方向。

 

台灣的開放資料之路

從 2012 年開始,台灣政府開始推動開放資料政策,除了努力將手上的資料集釋出以外,為了讓人民有感,而舉行比賽,鼓勵開發者運用開放資料。這些比賽,常常用 App 開發包裝,被不少人批評只會搞最快就能有成果的 App 開發競賽,將開放資料可能的成果侷限在 App 上。台北市政府的開放資料平台比起中央政府的腳步稍快,2011 年 9 月 17 日上線,也做過類似的事情。限縮一件原本有很多發展方向的事情,到單一的面向,將整個格局拉小。以交差的角度也許很容易做,但本身不利整個局勢的發展。

national-palance-museum-open-data

▲ 故宮的開放資料由於釋出的東西騷不到養處,並未依照開放資料定義行事,而且並未釋出數位化檔案而遭到批評。

如同微軟思索開源之路,他們從這次舉辦比賽的付出,會有預期的收護。台灣政府推動開放資料政策也要思索從中如何得益,才能真心進行這項政策,而不是被交辦下來必須去做的事情。所幸政府推動開放資料政策的經濟部工業局和國發會,其實很清楚開放資料的重要性,以及為何要推機關一把。但對於資料提供者或是被要求要提供資料的單位來說,想想從中能夠得益之處,思考後調整組織該如何改善既有工作流程,從中創造價值。

長期著墨開放資料毛治國和張善政,如今分別坐在閣揆、副閣揆的位置,對於開放資料也有許多政令宣示和實際作為。現今仍有不少只有政府有能力收集處理的資料集,仍未開放出來,如基本圖資、地址資料、財稅資料、犯罪相關資料等。我們仍然睜大眼睛看,政府何時能夠將這些資料釋出。台灣開放資料政策如今也走了 3 年之久,期待能建構整體完整的生態系,而不是一時喧囂的熱門名詞。

(首圖來源:台灣微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