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交流包裝下的開放資料英國商會之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25 日 8:33 | 分類 開放資料
taiwan-uk-open-data-summit-group-photo

台英開放資料高峰論壇日前在 2015 年 3 月 19 日下午在北科大的集思會議中心舉行。有趣的是他們來的方式。這次有英國駐台經貿辦事處協助這次的論壇,安排英國 Open Data Initiates (ODI) 的人來,以及一些資料公司、學者來台訪問。走的是幫助英國企業的模式來台。而 ODI 本身就很商業取向,這次來台也是為了生意所需而來。




駐外單位安排,為其國民尋找商務機會。台灣這邊則是急欲尋找開放資料產值的經濟部工業局,就一拍即合。如果參透這次貴賓來台參訪本質的話,自然就對他們說的話保持平常心,而不是高高在上,視為文明國來非文明國「教化」番人。因此來訪的貴賓,在公開活動前,有閉門會議也不意外,與台灣開放資料重要人士見面交流,談談重要事項,訓練課程怎麼進行,要怎麼輔導開放資料新創公司。這麼說來,人人能報名的論壇,是主要目的達成後,順便做的事情,為的是爭取媒體曝光。

G8-open-data-charter

▲ 八大工業國的開放資料憲章。

開放資料如何促進發展

熟悉這幾年開放資料政策發展的人,對於有人問英國的貴賓,如何從開放資料賺錢,應該不會感到意外。為什麼用錢來算?因為要省錢!政府支出要縮減,順便刺激民間的商業能量,靠政府開放資料當柴火。不少國家推動開放資料政策,著眼在可能促進新產業發展的可能。台灣的財政赤政累積狀況,還有稅基一直縮小,中央政府預算不可能永遠維持一樣數字。

英國 Open Data Institute (ODI) 的 Tom Heath 說到文化差異會影響開放資料推動的方式。而各國開放資料推動初衷也各有不同,美國聯邦政府機關的資料相當多,但是格式不佳,還需要整理才能讓開發者使用。而英國則有強列的興利角度推動開放資料,資助成立 ODI,擔當孵化器的角色。台灣中央政府則是從政府機關改造的角度推動,希望能讓政府機關之間,還有政府與民眾間資料交換能更順暢。對民眾來說,資料能更方便取得當然很好,但如果政府之間的溝通效率也變好,自然也會受益。

UK-Taiwan-opendata-ambassador

▲ 英國經貿辦事處代表上台致詞。

公開活動以外附帶的行程

由於 ODI 的性質,有不少學術機構在背後,像是 King’s College London、London Business School,這次 ODI 的團隊自然也不少教授同行,來台的同時也到學術機關演講,像是到中研院或是台大學術演講。另外台灣相關社群如 g0v.tw 也沒閒著,晚上在同一個場地辦 ignited talk 彼此交流。

ignited-talk-

▲ 同一天晚上的 Ignited Talk 活動。

Tom Heath 提到各國不同的文化差異,導致怎麼推開放資料的方式很不同。各國因文化,民情有不同的應對方式。台灣的開放資料政策也推動一段時日,其實也該有本地特有的方式運作。未來很難說,沒有了外國人來,只能靠本地關心開放資料議題的人參與,試著摸索可行之路。

開放資料到底會讓什麼人受惠呢?根據 ODI 的一份調查,使用開放資料的公司,公司規模呈現兩極分佈的狀況。要不就是超大的公司,不然是個人工作室等級的企業。小團隊有彈性能很快趕上新思潮,而大公司資源多,雖然應變慢但是一旦決定要做,很快就能做出來。

到底台灣的開放資料政策會怎麼走下去?我想原先就做資料分析的人,而各領域有相關知識的人,能夠從放出來的資料中,配合自己熟悉領域的資料,混搭出市場接受的產品。熱熱鬧鬧的論壇之餘,還看不到什麼發展的契機,但是我想苦幹實幹才是真道理吧。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