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宏達電大虧,新光金還有一檔賠錢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6 月 19 日 0:00 | 分類 手機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財訊配圖

6 月 15 日上午,是十多家金融業舉辦股東會的黃道吉日,位於台北市南京東路的新光金控股東會現場,多位小股東遞出發言條,站在麥克風前,向隱身在高聳的大盆花後主持會議的董座吳東進提出質疑。



發言股東最關心的是宏達電股價暴跌,而賠到幾乎血本無歸的最大苦主,就是吳東進旗下的新光人壽。自 2006 年投資宏達電以來,目前包括已實現及未實現的虧損金額,竟高達 49.5 億元。

讓全體股東更悶的是,在金融業普遍獲利創新高之際,新光金去年卻繳出了 3 年來最糟的成績單,每股盈餘不到 1 元,股東權益報酬率從 2013 年的 10.04% 掉到 6.59%;深究其原因,原來是主引擎新壽的 EPS 從 1.14 元,掉到只剩 0.27 元,股價也和另兩家壽險金控國泰、富邦的差距愈拉愈遠。

 

停損風險機制遭質疑

「我們公司到底還持有多少宏達電?」「董事長,我們公司內控真的要加強啦!」吳東進面對小股東炮轟,坦承「目前的確被套牢」,現在每日也以 2 到 3 張的速度,慢慢「認賠」消化。

然而,光是一檔個股就造成如此鉅額虧損,不禁讓外界質疑,新光金內部的投資決策及風控機制如何運作?攤開年報,一整排洋洋灑灑的裁罰紀錄都和內稽內控有關,累積罰款超過 1,000 萬元,更誇張的是,其中還有一項,是去年 10 月因「稽核單位人員之任用及輪調,有未由總稽核簽報,經董事長核定後辦理,」而被金管會罰了 60 萬元。

再如,金管會在去年九月去函糾正新光人壽,案由是「新光列入長期性(利害關係人股票)及核心持股部位管理之篩選指標,有未考量個股損失情形並定期檢討,致有個股損失率偏高或損失金額重大,仍列於該等部位不執行個股停損之情事」,被罰了 120 萬元,也讓人不得不直接聯想到已揭露的宏達電。

向來力挺宏達電的吳東進,一度是 hTC 手機和平板的「超級粉絲」,不僅曾在每年例行送給客戶的花燈上免費替 hTC 宣傳,3 年前宏達電新出一款平板,他還特地找來該公司工程師替媒體記者上課。

宏達電和新光金兩家公司的交情,連在人才任用上也有默契。宏達電上市後的第 2、第 3 任財務長分別是鄭慧明和容覺生,其中鄭慧明的任期是 2006 到 2010 年,他是已故新光金前副董事長吳家錄的女婿,在金融圈頗負盛名;容覺生則是出身知名顧問公司麥肯錫,2005 年到新光金任職,2011 年和鄭慧明在宏達電「無縫接軌」,有相當的巧合。

依此淵源,新光金應該比同業更了解宏達電,但顯非如此;吳東進私下對此也頗為懊惱,後悔他在 2011 年和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餐敘後,一時衝動大舉在高價加碼宏達電。

新壽的投資失誤,不僅只有宏達電,近來法人圈還點名兩檔個股,那就是仁寶電腦,以及一檔二倍反向標普五百指數型基金 ETF。據指出,虧損也十分慘重。

據本刊調查,新壽的確在五年前大買仁寶股票,還一路買進前 10 大股東之列;然而,仁寶去年曾一度慘跌到 19 元關卡,新壽採取大幅加碼動作,1 年內大買 6 萬張,以 14 萬張的持股從第 7 大股東一下子晉升為第 2 大,實際上,仁寶董事長許勝雄和吳東進有多年交情,也都是三三會的重要成員,兩位大老闆經常見面,自然也有更多機會交流經營心得。

然而,另一檔標普指數的放空 ETF 投資,對新壽來說,就不那麼幸運了。以 2 倍放空標普五百指數 ETF 中較知名的 SDS,股價從 2008 年 11 月最高價 451 美元,到今年 6 月只剩約 20 美元,下跌 9 成以上,從線圖來看,幾乎從未回升過,在前所未見的金融海嘯期間,加倍放空標普指數,屬於投資判斷,錯誤情有可原,但最奇怪的是,這種 2 倍放空指數的產品,一旦看錯一定要停損,沒有人會長抱這種產品,就因為 ETF 不會斷頭,長抱下來比放空期指被斷頭更悲慘,據了解,這檔標的當初也是經前任財務長容覺生大力推薦買進的。

 

未爆彈  放空標普五百 ETF

對此,本刊詢問相關決策主管,得到「今年底前會全數出清」的答案,間接證實有這檔投資,只是為何如此緩慢止血,放任帳面上未實現虧損金額持續擴大,恐怕最簡單又直接的答案,還是怕對財報造成立即影響。一位金融界人士就私下直言,「新壽的負債成本相當沉重,先前幾乎年年都要賣大樓來維持資本適足率,怎麼會肯馬上認賠殺出呢?」

6 月初,新壽才又因海外投資未作好內控而遭金管會開罰 60 萬元,雖然金額不算大,但吳東進若不盡力洗刷在公司治理上濃厚的「人治」色彩,未來只怕更難挽回投資人信心。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