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斯基:與俄羅斯政府關係匪淺,網路安全生意做到西方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19 日 12:29 | 分類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170533626_1e9de69dda_z

在社群網路猖獗的時代下,使用者可以在網站上表達個人意見、闡述對時事議題的觀點。然而,有這麼一個人曾提出非常極端的建議:「自由是好的,但當網路太過自由,我們需要政府來監管社群網站,避免有心人士濫用這種自由操縱公眾觀點。」這位就是俄國企業家尤金‧卡巴斯基(Eugene Kaspersky),他創辦了世界級的防毒軟體公司卡巴斯基。但卡巴斯基與俄羅斯政府長期密切往來,使他在 2014 年爆發「克里米亞危機」所導致的雙邊對峙中,其信用道德受到許多西方人士的質疑。然而,我們還是不能否定卡巴斯基在網路安全技術上的貢獻。




法律跑在科技後面 用戶隱私人人自危

在 2007 年出品的美國動作片《終極探警 4.0》,主要探討「網路恐怖主義(Cyberterrorism)」,講述美國國慶日前夕,一群駭客正進行一個破壞網路系統的陰謀。這些不法份子打算依照交通、金融、民生的順序破壞整個網路系統,而這些只單靠電腦就能做的讓美國陷入一陣恐慌,。其中,有名壞人曾警告大眾:「網路上,你根本無法得知,自己正和甚麼樣的人打交道。」

這句話恰好可以套用在卡巴斯基身上,他的公司每天都在研發對抗電腦病毒的新軟體,全世界有數以千萬家公司將它們安裝在電腦裡,確保免於駭客攻擊。正因為如此,卡巴斯基曾告訴英國媒體《衛報》(The Guardian),表示自己並不喜歡電影《終極探警4.0》,因為看似虛構的情節,卻硬生生觸碰到他內心對於網路攻擊的擔憂、害怕。

卡巴斯基有這樣的疑慮一點也不稀奇,隨著物聯網時代的來臨、科技與網路技術快速的發展,但與網路相關法律仍停留在十年前,無法適用於現今的情況,導致使用者的安全隱私並未有強而有力的法律規範。不過,卡巴斯基實驗室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軟體工程師,致力於對付這些病毒軟體,替使用者個人、企業單位甚至是政府部門的網路資訊安全把關。

15702788496_4e29d89e60_z

(Source:尤金.卡巴斯基

犯了「毒」癮 決定投入防毒市場

卡巴斯基曾經很自豪的說:「感謝俄羅斯政府投入心血在技職教育,這之中誕生許多優秀的軟體工程師,讓我們在軟體技術領域成就非凡。」事實上,卡巴斯基本身也是蘇聯體制下的「產物」,他 16 歲時獲准進入 KGB(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附設的高中學習與密碼學、電信和電腦科學相關的知識。

畢業之後,卡巴斯基被編入蘇聯軍隊,擔任情報官。在這段期間,他的電腦第一次被病毒侵入,讓他開始熱衷於研究「病毒」。之後,每當電腦中毒,卡巴斯基就會無比興奮,小心翼翼將它們存檔起來,並想辦法來破解它們。有時候一坐下來,就是十幾個小時,他的朋友也是之後的合夥人 Alexey 曾笑說:「當時卡巴斯基完全染上『毒』癮阿。」就是因為卡巴斯基當年的努力,讓他之後投入防毒市場時大放異彩。

不久後,卡巴斯基、他當時妻子 Nataly 以及 Alexey 於 1997 年成立卡巴斯基實驗。他們的軟體技術在當時是相當先進,它是第一個擁有「沙箱」的防毒軟體,也是第一個將整個程式儲存在病毒庫中的防毒軟體。即使卡巴斯基與 Natalya 離婚,倆人還是繼續合作,公司蓬勃發展。Natalya 負責銷售和財務,卡巴斯基則埋首於「病毒實驗室」研究新型病毒。「一般分析員每天大約能處理 100 個新型惡意軟體,」卡巴斯基研究員之 Aleks Gostev 說:「卡巴斯基卻能處理 300 個。」

 

與俄羅斯當局關係

儘管卡巴斯基的實驗室堅稱他們的 CEO —也就是卡巴斯基從未效勞過 KGB,但他們卻無法否認,卡巴斯基和俄羅斯的當局者,KGB 特工出身的普丁總統往來密切。卡巴斯基和俄羅斯的安全服務中心有越來越多的合作,協助他們捉到網路罪犯和負責俄羅斯重要機密計劃資料安全防護,像是索契冬季奧運(Sochi Olympics)。

一位來自俄羅斯負責監督政府祕密案件報社《Agentura.ru》的編輯 Soldatov 表示,卡巴斯基和 KGB的關係確實和其他國家網路安全公司的關係不太相同。不過,卡巴斯基實驗室的人則反駁,他們不只和俄羅斯當局合作打擊網路犯罪,同時也有和執法單位合作,像是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

另外,專門探討網路安全的美國作者:「如果卡巴斯基真受到政府命令,去監控使用者的話,那他們的公司可能就會在一夕之間瓦解。」此外,Krebs 曾經和卡巴斯基本人接觸,他發現卡巴斯基本人十分有聰明、風趣和迷人,但卻絕口不提關於俄羅斯網路犯罪相關的事情。不管外界對卡巴斯基和俄羅斯當局者的各種猜測、臆想,卡巴斯基本人曾很明確說過:「卡巴斯基不只是俄羅斯公司,它是國際性的。」不過,他也表示公司在美國,的確受到當地政府的諸多限制。

(首圖來源:Flickr/David Orban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