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躍的公民社會才能促使開放資料政策蓬勃發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4 日 17:36 | 分類 開放資料
ben-willington-nyc

台灣的開放資料政策有進度,但不是每個人都很滿意,相較背後活動主辦方偏向政令宣導方式談開放資料的成果,這次亞洲開放資料論壇請來不少亞洲各國推動開放資料的講者。而其中這次大會找來 Ben Willington 教授,尤其是他親身運用開放政府資料,找出背後的故事、跟政府交涉、讓資料釋出,由公民發現政府治理問題。



Willington 教授是今天這場論壇少數幾個沒有官方身分的外國來賓,但很精確的以公民角度,來發掘開放資料在公民參與政治的潛力。他用不少實際碰到的案例來談開放資料的力量,並不在資料釋出的當下,而是後續分析,做到官方原先忽略並未想到的使用方式,讓同一份資料能夠有不同的詮釋方式,發現不同的問題,不只有政府參與,而是公民參與。

excutive-yun-chang

▲ 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致辭,談到台灣開放資料推動始末,有越來越好的狀況。

Ben Willington 教授是教都市計畫的學者,親身用政府釋出的開放資料,來檢驗心中的各式各樣問題。像紐約地鐵的車票有不同面值,常常會透過現金回饋方式,讓乘客會買較高額車票,因為得到的現金回饋越多。但是買票的車資加上現金回饋並不剛好等於可搭乘的車資總額,常會留下小數點以下金額,這些錢並不能拿來搭車,白白浪費了。Willington 教授發現無法花掉的尾款讓紐約地鐵多賺不少錢。最後紐約地鐵解決了尾款花不完的問題,但是連帶車資也增加。如今透過自動買票機,多趟乘車下來,剛好能花完剩下的金額,而不會讓紐約地鐵積少成多,累積巨額尾款。

另一個例子結果比較正向,有讓政府改掉不大好的規範。紐約為了確保消防車有辦法接到當地的消防水源,規定不可以在消防栓附近停車,違反者會被開單得繳交巨額罰款。Willington 發現有些消防栓是罰款王,與 Google 街景比對,被罰款的位置,與消防栓隔著一條單車道,常讓停車的人以為不會被罰。Willington 與當局反映,讓當局塗銷那塊停車位置,再也不會有人誤以為能夠停車。

professioner-ben

▲ Willington 教授展示的照片,原先一直被罰款擋住消防栓的車位,被當局塗銷了。

Willington 的分享,讓我們發現原來許多開放資料推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不只在台灣有,而是幾乎每個推動的國家都會遇到。來賓都很討厭政府丟出 PDF 檔,因為並不是機器可讀格式,得經過處理才能做後續應用。這也意味著雖然各地政府資訊化和公民參與程度不一,呈現不同的開放資料現況,但要改變政府機關處理事情的慣性,變成資料趨動的方式,仍有不少努力空間。

不少資料由於要耗費大量資源收集,往往只有政府有法律上的授權以及人力、物力收集,像是預算和統計資料,只有政府會維護和發布。這次大會來賓有許多位是預算或統計單位的官員,甚至具有某種主導該國開放資料政策的狀況。

industrial-bureau-report-opendata

▲ 工業局心中的資料經濟產業,常見的資料清洗業者,不知道是歸在圖中哪邊?

主辦單位有透露將成立亞洲開放資料聯盟,並且在 panel discuss 問與談人的意見。仿效 Open Data Chapter 的跨國開放開資料聯盟、亞洲開放資料聯盟,可以預期或多或少帶有官方的意味,那就有政治性在裡面。國際組織促進國際交流,但如果沒有民間的力量,或是民間力量無法用公民角度檢驗問題,發現政府角度忽略的問題。只有官方的聯盟,缺乏民間活躍社群,就像是只有軀體,沒有靈魂,並不是完整的個體。opendata-contest2015

▲ 這次大會伴隨程式開發競賽,同時舉行頒獎典禮。

各國都想要用釋出不同項目的開放資料集,搭配創新競賽刺激新創事業成長,他們的狀況也與民間公民力量類似,都是要解決人們生活遇到的問題。這次大會同時也看到開放資料競賽得獎作品展覽。我們期待隨著開放資料政策推動,不只公民力量成長,而是刺激新創,創造新的經濟產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