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安局與大眾文化脫節,成為人民的眼中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1 月 26 日 15:11 | 分類 資訊安全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自 2013 年史諾登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的秘密監聽等行為後,美國公民發現自己的隱私一直被國家所掌控,反對此舉的民眾更上街遊行,要求 NSA 不要再過度介入人民的隱私,希望重掌個人隱私權。然而,從 1998 年美國男星威爾·史密斯主演的電影《全民公敵》就能看出,在尚未發生史諾登事件前,NSA 在人民眼中的形象似乎本來就不怎麼光鮮亮麗。



在《全民公敵》的故事背景中,美國國會準備立法擴大執法單位的監聽權限,一名國會議員不贊同其作法,認為會侵犯人民隱私,贊同者為了盡速通過此法案,令 NSA 的一名探員殺死反對的議員。透過全方位的監聽,發現有人全程目睹並錄下所有過程,NSA 便開始展開追殺。由此可以看出,NSA 在此部電影中扮演的是反派,但也正反映大眾對神秘機構 NSA 的各種想像。

美國聯邦政府在 1967 年,就通過了《訊息自由法(FOIA)》,此法案基於人民應有了解的權利,也減少政府機關違法、濫權、自肥等行為,向人民曝光一些政府之間流通的文件。也因此,美國網路新聞媒體 Buzzfeed 在 21 日,取得並上傳了一封由 NSA 的一名雇員所撰寫的文件,內容透露出這名雇員看了《全民公敵》後,似乎不了解為何 NSA 的形象在人民的眼中是這麼的糟。

在這封 1998 年所寫的文件中,這名雇員表示:「很不幸的,事實總不像小說和那些創作一樣的有趣,在這部電影中,美國國安局根本與我們在工作的地方一點也不像。」除了這部電影外,在史諾登事件還未發生前,這些電影和小說中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情報機構是被形容得很中立,反倒都是偏壞的角色。但 NSA 看完後認為,他們至少在這些創作中也該是個英雄吧?這些反應更再再反映出 NSA 與大眾文化有多麼的脫節。

NSA 前總監 Michael Hayden 為了挽回 NSA 的面子,還邀請新聞媒體 CNN 去採訪國安局,試圖阻擋這些大眾文化帶來的負面形象。但這就像是以卵擊石,怎麼可能敵的過大眾文化的流行性以及擴展性?再怎麼做,NSA 都已無法挽回自己在人民眼中的形象了。

更好笑的是,在這份文件中,某幾位雇員更抱怨這部電影侵犯了 NSA 的隱私權。在拍攝《全民公敵》時,劇組為了拍攝一些建立鏡頭,開著直升機從 NSA 的大樓上飛越,一名雇員看到後表示:「當時我站在停車場,像白癡一樣盯著那台直升機看,還在想為什麼這台直升機載著這麼奇怪的東西,在我頭上一直徘徊。」他甚至還認為自己沒有允許劇組拍攝他的臉,自己應該擁有肖像權才對,但他根本沒意識到這本來就是法律賦予的公共權利。

另一名雇員則害怕他們的車在電影中,會被觀眾看到;另一個則抱怨拍攝時,他的百葉窗是打開的,這些都害他們喪失隱私權。然而,NSA 並不是某個軍事基地,也不是你從 500 公尺的高空中,就能看清楚裡面在幹嘛的大樓,只要你遵守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守則,你當然可以飛越 NSA 的總部,也可以拍攝任何停車場或是那些盯著你飛機看的「白癡」。

雖然 NSA 的這些雇員在這份文件中,不斷抱怨《全民公敵》的拍攝多麼侵犯他們的隱私權,和多麼地與事實不符,這似乎也沒有扼殺了他們觀看相關電影的熱情,在 1998 年還是有非常多人願意花 5 元美金進電影院看這部電影,全美票房最後更超越了 1.1 億美金,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

(首圖來源:Flickr/EFF Photos CC BY 2.0)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