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聖嬰現象走了,地球上的二氧化碳卻巨幅增加至 400 ppm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18 日 0:00 | 分類 環境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el nino 2016

還記得科學家曾經提及 2015 年是半世紀以來最強聖嬰現象的一年嗎?在經過學者的確認後,這最強的聖嬰現象已在 2016 年 5 月中時消失,但它對地球氣候造成的影響仍然相當龐大,更將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推向自 1959 年紀錄以來的最高點,目前二氧化碳濃度已突破 400 ppm,相當驚人。



自 1958 年以來,冒納羅亞氣候觀測台(Mauna Loa Climate Observatory)持續監測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在這過去 60 年間,除了因光合作用二氧化碳量下降、屍體和土壤等腐敗釋出二氧化碳外,不外乎的可以猜測到二氧化碳的濃度還是在穩定的攀升,一年的增加幅度大約為 2.1 ppm,而這一切全都是託人類一年排放 100 億噸廢氣的福。

NOAA CO2

▲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公布的二氧化碳增加幅度圖。(Source:NOAA)

但對於 2015 年 2 月到 2016 年 2 月的這段期間來說,不僅僅只是出現了最強的聖嬰現象而已,它還帶來了紀錄中最高幅度的二氧化碳增加量,數量達到 3.76 ppm,過往最高的數字也是出現在 1997 年至 1998 年間的聖嬰現象,但那段期間也僅有 2.82 ppm 而已,可見此次聖嬰現象帶來的影響是多麼的可怕。

而這樣的增幅,也將人類所在地球環境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推至最高境界,超越 400 ppm 的濃度。根據科學家的推算,當地球上大氣的二氧化碳濃度是 400 ppm 時,已經是將近兩、三百萬年前上新世中期的事情。當時海平面的高度比現在還高出了 50 至 80 公尺,雖然科學家預測在今年秋天應該會些微的向下修正,但數字依然會在 400 ppm 內。

如此一來,2016 年可謂是人類首次活在二氧化碳濃度為 400 ppm 的世界。而若一切真的如上新世一樣的發展,現在早已經有許多低海拔國家被淹沒,該怎麼去應對這個 400 ppm 的新世紀也會是許多科學家最頭痛的難題。

 

相關連結

(首圖來源:Flickr/tian2992 CC BY 2.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