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投之後,脫歐其實是條漫長路!族群與世代的拉鋸也悄然展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6 月 25 日 12:38 | 分類 國際貿易 follow us in feedly
達志影像不得重複使用!!!
The Palace of Culture and Science is illuminated in Union Jack colours by Warsaw's capital authorities in support of Britain staying in the EU, in Warsaw, Poland June 22, 2016. REUTERS/Kacper Pempel - RTX2HHLZ

全球關注的英國脫歐公投在 24 日塵埃落定,脫歐派最終與 51.9% 的比數勝出,一如民調,雙方呈現五五波的拉鋸,從 BBC 所做的動態資訊圖表來看,留歐與脫歐派區域分布相當集中,從世代與階級角度而言投票分布也饒富意味,這不僅僅是一場公投,帶出的也是英國族群的分化與世代、階級的拉扯,而更重要的是,英國公投並未有法律效益,這題難解的選擇題,就看英國議會如何寫下答案。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出爐,有七成二的英國民眾選擇出來為自己的未來投上一票,最終,脫歐派以 1,741 萬餘票打敗留歐派 1,614 萬多票,以 51.9% 對 48.1% 的比例險勝。兩方差距其實並不大,而這場脫歐公投帶出來的還有族群與世代的差距。

「英國」代表的不是一個國,而是一個簡稱,英國的全名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所指的是一個由英格蘭和威爾斯、蘇格蘭、北愛爾蘭所組成的群體,而今從公投結果看這個群體,儼然又分化成了不同的國家。

從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BBC 所做的動態資訊圖表來看開票結果,蘇格蘭有 62% 的民眾支持留在歐盟,使得整個大不列顛群島上半、蘇格蘭染上一片代表留歐的黃,北愛爾蘭同樣黃澄澄一片。而倫敦、牛津、劍橋等地所組成的政商經濟大都會區染黃,但其他英格蘭與威爾斯地區卻是脫歐藍天旗幟飄揚,族群被分化,也代表著資源與利益的落差與斷裂。

e062401

(Source:BBC

蘇格蘭獨立之聲再起

對主要發展農業的蘇格蘭而言,歐盟除了是蘇格蘭重要的出口地,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的補助更是直接挹注了蘇格蘭的經濟,從 2014 年來,有逾 6.5 萬農民受惠於這 6.48 億歐元的補貼。而蘇格蘭還有 28 萬的旅遊大軍,難以割捨歐洲這個重要市場。歐洲同時也是蘇格蘭重要的出口國,歐盟就佔了蘇格蘭出口比重的 43%,過去五年內,歐洲企業投資蘇格蘭超過 150 次、創造獲保障了 1.6 萬個以上的職位,支持留歐的英國財政大臣 George Osborne 先前即警告,脫歐將使蘇格蘭在 2018 年經濟規模減少 45 億歐元,同時在超過兩年時間將有 4.3 萬人將因此失業。

早在 2014 年蘇格蘭獨立公投就為「留在歐盟」投下了一票,若自英國獨立,蘇格蘭必須以獨立國家的身分,重新申請入歐盟,不僅需要其他歐盟成員國的首肯,入歐時間可能拖至十年、甚至三十年之久。為此,蘇格蘭留下來了,而現在的結果狠狠打了蘇格蘭一巴掌,蘇格蘭獨立的聲音也再度開始反動。

兩愛之間的歷史糾葛再度被挑起

而北愛爾蘭的情況與蘇格蘭相同,北愛爾蘭也面對著是否與愛爾蘭統一的拉扯,北愛爾蘭在過去很長一段歷史深受與愛爾蘭間的內戰所苦,直到 1995 年英愛《新架構協定》、 1998 年的《貝爾法斯特協議》(又稱受難節協議)等協定,雙方的戰火才得以漸漸平息,過去 21 年來,北愛爾蘭在這些協議中換得和平,也因此獲得歐盟高達 13 億歐元的財政貢獻。時間涵蓋 2014 到 2020 年的第四期和平計畫(PEACE IV programme )包含了歐盟地區發展基金(ERDF)等挹注,含金量約 2.7 億歐元,一但脫歐也意味著這項財政來源的枯竭。

以產業角度而言,北愛爾蘭有 55% 的製造業產品進入歐盟,脫歐以後,原本單一市場的屏障消失,北愛爾蘭零組件企業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指出,脫離歐盟將使當地經濟每年減少 10 億歐元、國內生產總值(GDP)下滑 3% 的苦果。 而北愛爾蘭受歐盟共同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補助,佔北愛整體農業收入高達 85%。

北愛爾蘭與同屬歐盟成員國的愛爾蘭之間,貿易同樣頻繁,且兩者在歐盟的介入與仲裁下,維持巧妙的平衡關係,而脫歐的震撼彈投下,除了經濟,紛擾已久的族群問題、國界爭議,再度浮上檯面。

民粹主義高漲種下的脫歐種子

相較於蘇格蘭、北愛爾蘭,投票結果英格蘭與威爾斯地區脫歐派遍地開花,唯有倫敦、牛津、劍橋等金融重地與頂尖大學發源地留歐立場鮮明。對這幾個城市來說,在原先歐盟制度下,歐盟 28 個成員國的公民得以自由遷徙、工作,選擇在何處地居,有利於其人才的匯聚,但當英國被屏除在這之外,對這些金融重鎮、重要學術研究殿堂而言,無疑成了大問題。

但對脫歐派當道的其他廣大英格蘭與威爾斯地區而言,歐盟成員國公民的人才流通,造成的是其他經濟體質差的成員國移民湧入英國搶飯碗,現在又加上了難解的難民問題。而歐盟為因應過往開銷及持續增加的移民及難民,英國及其他歐盟成員必須額外撥出更多的財政預算來出資拯救,都使英國民眾不滿情緒升溫。脫歐派認為,留在歐盟只會加重英國的財政負擔,並需承擔歐元區之經濟風險。若離開歐盟,英國在貿易、財政、立法及金融自由度等方面,均將有更好的發展。

e062402

(Source:台灣央行

另一方面從年齡分布來看,18~24 歲以下最年輕的族群超過六成以上投下留歐票,有趣的是,65 歲以上的族群則有六成以上投下脫歐票,管理階層與勞工族群的立場也正好呈現對立。

e062501

(Sourc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這不僅是一場全民公投,更是一場族群、世代以及階級的拉鋸戰,再度分化、撕裂全英。

然而,英國公投並未有法律效益,最重要的端看英國議會如何做決定,據歐盟條約第 50 項條款,英國要退出歐盟還得面對的 2 年的緩衝期,以及在這期間其他歐盟成員國的首肯和脫歐後新關係的定義,公投結束了,然而,經濟衝擊、族群獨立紛爭、政治角力以及與各歐盟成員國的談判各式問題,英國脫歐還有一條漫長路,而發起公投的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已宣告辭職,在今年 10 月將拂袖而去,留下的是一連串難解的習題。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