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蘑菇能否有效擺脫憂鬱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16 日 0:0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電影《腦筋急轉彎》中,憂憂一觸碰到回憶球,代表快樂的黃色瞬間被染成了憂傷的藍色。長期的情緒低落,對任何事物失去興趣,對自我感到懷疑,就像憂憂一直佔著大腦總部的控制台──這是憂鬱症(depression)典型症狀,對抗它著實令人頭痛。



儘管已有了藥物以及合併藥物各種療法,仍只有五分之一患者復元良好,其他人處在低落的情緒,加上心理帶來的身體不適,難以被親友及社會諒解。從二十世紀中出現的第一個抗憂鬱劑開始,直到1970 年代,經過近半世紀的醫學發展,治療憂鬱症的方式仍沒有太大改變。而二十一世紀初,研究指向 K 他命和死藤水(ayahuasca,亞馬遜原住民做為靈修的草藥),兩者皆具備成為新藥的潛力。

或許我們還可以更樂觀地面對它。今年 5 月,倫敦帝國學院於《The lancet psychiatry》發表了他們的最新發現──從迷幻蘑菇(magic mushroom)中提煉裸蓋菇素(psilocybin),其為一種迷幻藥的前驅藥物(prodrug),能有效治療憂鬱。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單獨提取裸蓋菇素,評估其對憂鬱症患者效果的實驗。

試驗中挑選 12 名中度至重度的受試者,他們平均已承受了 17.8 年憂鬱之苦。12 人中,沒有人對一般的治療方式產生效果,例如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SRIs)及電擊療法。實驗以口服藥片的方式進行,並分為兩階段:低劑量(2 片各 5 mg 的裸蓋菇素藥片)及高劑量(5 片 5 mg 藥片),中間間隔 7 天。服用藥物的數小時間,治療師請受試者描述他們所經歷的情緒變化,之後以 fMRI 掃描腦部,也在實驗前後做問卷調查,3 個月後進行憂鬱症臨床量表評估(QIDS, BDI, STAI-T, SHAPES)。

一個星期後發現所有患者的症狀都有顯著改善,更令人驚訝的是,3 個月後其中 5 名患者的症狀得到完全緩解。「這是現有的治療方式中最值得注意的地方。」Robin Carhart-Harris,倫敦帝國學院的神經藥理學家說,他也是本篇論文的第一作者。

相較於裸蓋菇素,使用 SSRIs 治療的緩解率是 20%。

但這並不是說,迷幻蘑菇只能被用來做為治療憂鬱症的最後手段。「我們的結論比這都還嚴肅──這是真正可以做為藥物治療的。」Carhart-Harris 補充,「我們給予病患裸蓋菇素,他們承受得起、是安全的。這讓我們認為它是有效的。」

裸蓋菇素的分子結構類似血清素,當神經元突觸間血清素濃度增加、與受體的接觸機會越多、訊息流通越順暢,可能就越能免除憂鬱。裸蓋菇素作用機制也可能類似血清素。在治療師與受試者的談話期間,它能夠幫助提取過去記憶,揭露憂鬱情緒的來源。是一種更快速的心理治療。

外稿

而這項實驗的安全性測試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在英國,迷幻蘑菇被歸類在 A 級毒品(分為 A、B、C 三級,A 級最危險,與海洛因、古柯鹼同屬此類)。隸屬於歐盟下的倫理委員會,擔憂受試者是否能承受 3 個月的臨床試驗,因此花了 32 個月才核准實驗資格。「任何與公部門的接觸──申請執照、取得執照和藥物製造商簽約等,至少都得等上兩個月,令人十分挫折,且大多的步驟都是不必要的。」這篇論文的指導教授 David Nutt 說。「這是史無前例的,相較之下,取得 LSD 和 MDMA 使用權只花了 6 個月。」

同時,在美國的新墨西哥州,也有團隊在測試裸蓋菇素是否能減輕癌症末期病人的憂鬱和焦慮,但這是頭一回,單單針對裸蓋菇素進行的實驗。

特別有趣的是,只需要服用一次就能達到功效,不像現行的多數藥物,需要每日定時服用。而時至今日,面臨的問題只有—這項發現足夠有趣以進行進一步的研究嗎?答案是肯定的。12 名受試者不足以代表廣大的憂鬱症群體,實驗也沒有對照組,個人也可能因為信仰而拒絕毒品治療,「跳脫思考框架來找尋合適藥物,對現階段很重要,但這還必須被更仔細地研究。它的作用機制是什麼?如何讓病患感覺良好?而不是說所有受憂鬱所苦的人,都應該馬上出去挖掘土裡的迷幻蘑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精神病學教授 Philip Muskin 說。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