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證據出爐,別再以為人類是用「走」的到美洲大陸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15 日 1:42 | 分類 環境科學 , 自然科學 follow us in feedly

關於第一批人類如何來到美洲大陸,過去一般的說法通常是:靠步行。距今約 1 萬 5 千年前冰河時期,人們橫跨了 1,500 公里,從當時聯繫西伯利亞和加拿大北部之間的大片陸塊遷徙過去。這片稱為「白令陸橋」(Bering Land Bridge)的陸塊,隨著冰河期結束,成為了白令海峽。然而,「陸橋說」已逐漸退流行,一些跡象顯示,人類可能是順著太平洋沿岸搭船前往美洲,而非從亞洲北方跨過陸橋抵達的。考古就發現有 1 萬 4 千年歷史的人類聚落,足以做為早期人們由出海口順流而上,踏入內陸土地的佐證,例如位在俄勒岡州、座落在在太平洋沿岸流域的佩斯利洞穴(Paisley Caves)。至今則有更確切的證據說明,人類並未經由白令陸橋抵達美洲。




一組由地理科學家、人類學家和生物學家組成的團隊,投入巨大心力,在預計 1 萬 5 千年前人類通過白令陸橋的必經之處,研究該地區的環境。為了在符合的地質年代條件中採樣,研究團隊使用空心管,探鑽兩座位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結凍湖泊的底部沉積物,找尋那段時期的動植物化石。他們之所以鎖定兩個特定的湖泊──查理湖(Charlie Lake)與春日湖(Spring Lake),是因為這塊區域處在冰蓋最後融化的範圍,若是從白令陸橋前往美洲,第一批人一定會經過這塊區域。

研究團隊詳細分析沉積在湖底的地層,確認哪些生物曾存活在這塊區域;藉由放射性碳定年法(Radiocarbon dating),則能重建古代生態系統的時間表。他們在報告中宣稱,從湖泊沉積物中心收集到碳 14 年代的數據、花粉、巨體化石和生態基因組的 DNA 等,包含距今約 1 萬 2,600 年前的草原植被、野牛和猛獁;其次是 1 萬 1,500 的稀疏叢林、駝鹿和麋鹿;以及約 1 萬年前的寒帶森林。

這些證據對於陸橋說的假設猶如加上一記重擊。因為我們確定人類在 1 萬 4,000 多年前就已經居住在美洲,但是研究團隊從白令陸橋區域探勘出的化石顯示,1 萬 4,000 年前這裡都還是一塊了無生機的地方,必須要到 1 萬 2,500 年前左右,才有足夠的動植物資源足以支撐人橫跨 1,500 公里的距離。因此,不論是過去一度被認為最早來到新世界的克洛維斯人(Clovis),還是在北美解凍的 1 萬 2,600 年前就定居下來的一些潛在群體,都不太可能從這裡經過。

人類確實依舊有可能在 1 萬 2,500 年前橫跨白令陸橋,來到美洲。不過當這些姍姍來遲的人踏上新大陸時,將會發現從太平洋彼岸搖櫓而至的前輩們,早已捷足先登千年以上。雖然,從亞洲划船橫渡太平洋到美洲似乎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但對照遠在 5 萬年前,最早的澳洲住民就已經從亞洲搭船抵達生根,也就不足為奇了。船隻是人類最悠久的發明之一,最早用來沿岸短程輸送物資,相較第一批抵達澳洲的人,前往美洲的人類船隻技術已大為進步。他們流著征服海洋的血液,而不是在陸地上緩慢前進的步行者。

(Flickr/naql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