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穿戴式裝置的競技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22 日 12:06 | 分類 app , 科技趣聞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里約奧運已於台北時間 22 日上午閉幕,這屆奧運充滿了故事性,像是菲爾普斯從自殺邊緣而至今日畫下輝煌溫暖的句點;新加坡泳將斯庫林和偶像菲爾普斯於場上對決,最終為國家拿下第一面金牌;或是 18 歳的難民選手馬蒂妮出賽,讓世人看見難民求生存精神。



故事性,也反映出上屆倫敦奧運至里約奧運間隔的 4 年,世局的時移。不僅如此,科技大爆發,如大數據、穿戴式裝置、神經科學應用……也讓里約奧運多了不一樣的元素,我們為大家回顧一下競技場上的另類競豔。

 

Whoop 智慧手環

官網

(Source:Whoop

Whoop 為一科技訓練平台,它能幫忙制定訓練計畫、避免選手受傷,同時增進團隊表現,本次奧運盛會中約有 20 名選手使用 Whoop,包含知名泳將菲爾普斯及萊恩拉克提。

智慧手環由 5 個感測器組成,藉由皮膚導電性以每秒鐘 100 次的頻率來蒐集生理數據,像是心跳、環境溫度、動作,主要為心律變動性(Heart rate variability,HRV)分析,它代表人體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系統間的相互拮抗作用,呈現出心臟跳動的變異性,而這之間的細微變化,可以解讀出運動員生理及心理上的「疲倦」和「壓力」指數。

以往心律變動性必須靠心電圖量測,機器不僅龐大而且費時,Whoop 的創新包含精密的傳感器,它必須緊貼皮膚且不受汗液干擾,另外電池也必須具備一定的續航力且輕薄短小。手環蒐集數據會經由藍牙傳輸到平台,教練就能掌控選手是否過度訓練,評估恢復時間及睡眠質量是否充足,進一步做規劃和建議。

而根據 Whoop 於 2015 年所做的大規模試驗,由 119 名美國大學 NCAA 第一級運動員配戴 Whoop 手環進行 4 個月追蹤,結果顯示受測者的運動傷害比率減少了 60%,增加 41 分鐘的睡眠,並且減少 79% 的酒精依賴性。

因此,對於運動員來說,Whoop 能夠減少受傷次數,並且更有效且精準掌握身體狀況而做休息;團體的價值層面來看,教練能藉由電腦數據能得知每位選手的即時狀態,預測其表現,並做戰術上的調配。

 

Vert

www.pcworld.com

(Source:pc world

Vert 是很酷的穿戴式裝置,它專門監控「跳躍」,使用者只要戴在手腕,或是放在腰帶內,就能感測及記錄每次的跳躍高度。

放眼奧運場上,不難想像最佳使用者為美國女排國家隊,而她們的確不負眾望奪下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排球幾乎是所有運動中,選手跳躍次數最多的,而帶來的傷害包含腳踝、膝韌帶扭傷,以及慢性肌腱發炎所致的跳躍膝。可惜的是,過往在運動場上,僅能靠場邊教練目測選手跳躍高度,做紀錄而評估運動員狀態。

而 Vert 採用的動能感知系統,包含精密度極高的 3X 陀螺儀和加速度計,它能記錄 360 度的動作,並且藉由超過 53 種模擬演算法,偵測出垂直高度。因此能測量跳躍率(單位時間之內能跳躍的次數)、跳躍最大高度,每次垂直跳躍高度。因此這些資訊傳送至電腦,就能提供教練分析球員的負荷程度,並即時提出受傷警訊。

可適用的運動包含籃球、排球、跨欄選手,但有趣的是 Vert 加入了社群媒體功能,就算是一般人也能藉由裝置紀錄,和朋友分享跳躍數據,炫耀自己的一雙彈簧腿。

 

Halo Sport

官網

(Source:Halo Neuroscience

Halo Sport 稱得上里約奧運最猛的「黑」科技,它藉由「電擊大腦」的概念,激發出運動員的潛能。
這款由舊金山新創公司 Halo Neuroscience 開發的穿戴式裝置 Halo Sport,外觀看起來像 Beats 耳機,而所應用的是「經顱直流電刺激(tDCS)」原理,意即裝置會釋放微弱直流電刺激大腦皮質層管理運動的區塊,因此建立更多的神經網絡,進一步讓大腦可塑性(Brain plasticity)爆發,提高肢體學習及記憶的速度。同時也增強運動神經元和周邊神經的連結和興奮性,因此激發更多肌肉纖維作功。

選手只需要在訓練時配戴,初時會感覺微刺痛感,因固定模組而有強度的調控,根據近一千名的試用者測試,使用 4 周後能夠增加 13% 的推進力、11% 跳躍能力,而力量、敏捷程度也有顯著的增加。
在奧運場上,對於講究爆發力的短跑選手特別有效,而現今已應用在棒球、籃球、奧運滑雪隊以及美式足球選手(NFL),並且得到非常好的反應。

 

Solos

官方臉書

(Source:Solos

Solos 的靈感來自於美國軍方戰鬥機所配備的抬頭顯示器。研發公司 Kopin 自 1992 年,就和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合作開發軍事用穿戴式裝置。現今,Kopin inc. 則將技術概念應用在自行車手所戴的眼鏡。

Solos 看起來和 Google Glass 有些類似,它極為輕巧而富流線型的外型,內含擴增實境功能的抬頭顯示器(HUD),使用時,在螢幕右上角會顯示符合人體視線範圍,且適當大小的清晰畫面,意即你可以同時看螢幕資訊,而周遭環境的視線也不受干擾。

此外,藍牙裝置或 ANT + 無線連接器能和應用程序相連結(如 Strava 和 MapMyRide),提供導航、環境、行車速度等資訊,也同時能和其他穿戴式裝置連結,顯示心跳、血壓、乳酸堆積閾值等生理數據。

Solos 另在鼻托內建麥克風,鏡腳配有揚聲器,因此使用時能在騎行過程中通話、接受教練指示。而鏡框內嵌的高密度鋰電池則能提供 6 小時的續航力。

不可否認的,隨著擴增實境興起,智慧型眼鏡成為搶手的好題材,包含 Vuzix M300、Epson Moverio BT-300、Sony SmartEyeGlass 都發展出不錯的產品,而 Solos 的關鍵特質在於優異 UX 設計,它專注空氣動力學、材質、重量分布,以及結合自然視覺、聽覺後,所打造出極為輕巧的產品,因此車手使用時視線能完全專注在道路,無須分心調整裝置來接受訊息。

可惜的是現今包含奧運等各大賽事,僅允許選手於練習時使用,正式比賽時禁止,但這對於教練掌控選手狀況而言,已是足夠的優異設計。

從以上介紹的穿戴式裝置,不難發現這些全來自於美國的創新科技,且應用在自家選手上,無怪乎這屆里約奧運美國包辦 46 面金牌,狠甩第二名及第三名的英國及中國。

而 2020 年奧運將在日本主辦,這是對機器人及科技最為推崇的國度,屆時東京奧運也許會是百花齊放的科技大觀:選手搭乘無人駕駛車穿梭會場、觀眾藉由臉部辨識儀而取代票券、機器人協助傷者救援、擴增實境或全息投影讓轉播更身歷其境,而穿戴式裝置或腦機介面或許讓選手表現推展至極限。
這會是人類與科技的完美結合,或是衝突矛盾,我們拭目以待。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