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物當寶物,牧場到航太廠都鍍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9 月 15 日 0:00 | 分類 環境科學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財訊配圖

養豬也能和潔淨畫上等號,屏東的中央畜牧場及彰化的漢寶牧場,利用豬排泄物製成沼氣發電,讓廢棄物轉成白花花的鈔票,沼氣發電成為最名副其實的「再生能源」。不只農場有商機,連航太大廠漢翔都積極搶進。



一天產 4,000 度電  還能免費送台電
中央畜牧場  把豬糞變黃金

「潔淨」和「豬」,終於劃上等號了。在屏東麟洛鄉的高速公路下,窄小的鄉間道路盡頭,安靜地像尋常的鄉下人家,看不到躁動的豬隻,也聽不到急促的豬叫聲,連空氣中都沒有難聞的豬糞尿味,但其實這裡養著超過 2 萬 5,000 頭豬,數量在屏東縣數一數二。

在中央畜牧場裡的這兩萬多隻豬,住在水簾式的豬舍裡,密閉的室內能隔絕蚊蟲叮咬、鳥類的傳染病,減少病菌。穿上隔離衣褲、套上靴子,進入第一間豬舍,裡頭比剛下過雨的室外更涼爽,空調顯示著攝氏 26 度,每隻豬媽媽旁還有供小豬保暖用的黃色照燈,這些電力都是來自豬隻自己排泄物所製造的沼氣,名副其實的「自己的用電自己發」。

包括動物糞尿、垃圾等廢棄物,都會因細菌分解有機物而產生甲烷、二氧化碳、硫化氫及其他微量氣體,這些就是組成沼氣的主要成分,若沒有經適當處理,其中甲烷造成的溫室效應是二氧化碳的 25 倍,是地球暖化的元兇之一;但其實甲烷也正是熱能的來源,經純化後,熱值可以和天然氣相比。只要養豬未來仍是台灣重要的畜牧業,只要人們持續有生產活動產生垃圾,沼氣也會源源不絕,是台灣目前的六大再生能源之一。

自產自用  年省近 300 萬元電費

「我們養豬的最困擾的就是豬糞水的問題,每次環保局來抽查水質,壓力有夠大的!」中央畜牧場場長蘇鵬曬得黝黑的臉、堆著憨厚的笑容解釋,因為牧場二十多年前做的污水處理槽,功能漸漸減退,他一直擔心廢水排放標準會愈來愈接近不合格邊緣,於是狠下心來,一次砸下 4,000 萬元,重新投資污水處理的厭氧槽,同時增加沼氣發電整套設備。

「因為要改善污水,想說如果能拿來發電也不錯,也不會虧錢啦,只是要再買發電機和一些設備。」在中央畜牧場裡,因為要做沼氣發電,豬糞尿都在一站一站的管線、槽體裡流動。往前走到下一間肉豬豬舍,特殊高床式的設計,豬隻的排洩物會往低處流,經收集由管線送到能容納 1 萬噸、2 層樓高卻完全密閉的厭氧槽裡發酵,產生的沼氣輸送到樓上大紅色的集氣袋收集儲存,之後再送至脫硫設備脫硫,並經過將水分雜質過濾掉的前處理,最後送進漢翔製造的 3 台共 195 KW(1 瓩等於 1,000 瓦)發電機裡,一天就能產生 3,700 到 4,000 度的電。

售電得多繳稅  一點誘因都沒有

其實早在 20 年前,蘇鵬就曾採購發電機想做沼氣發電,但因為當時沒有脫硫設備,豬糞裡的硫化氫會腐蝕發電機,機器沒多久就壞掉。後來是導入台大動物系教授蘇忠楨發明的生物脫硫技術,才讓蘇鵬這次的嘗試能成功,雖然沒有拿政府的補助款,卻成為政府最好的宣傳教案。

一天 24 小時,牧場裡的沼氣不斷持續發電,蘇鵬都是自產自用,並沒有賣給台電;每到晚上,豬舍後方的飼料廠休息,豬舍需要電力不多,中央畜牧場就將電力併入台電電網,一天免費送給台電的電力超過 1,000 度。「我們沒有和台電簽約,一度如果算 3 元,我們一天都送他們好多錢耶!」蘇鵬笑說。

因為中央畜牧場 2011 年建置沼氣發電時,當年能源局訂下的沼氣躉購電價一度電僅 2.18 元多,到 2013 年建置完,躉購電價也不到 3 元。「我向台電買電,一度要 3 元,賣台電才 2 元多,這怎麼對?」

而且有了售電收入還得多繳稅,蘇鵬怎麼算都不划算。

供應牧場加飼料廠一天所須的 2,600 度電,一個月能少付台電二十多萬元電費,一年下來省下近 300 萬元,還能一併解決他最頭痛的污水處理問題。只不過,若不含厭氧槽,他初期投入了約 2,000 萬元,加上這些年必須負擔的保養費、引擎更換等及設備的維修費,根本很難回收。「我對曹主委(農委會主委曹啟鴻)說,如果真的要推廣,一度電 3 塊多,一點誘因都沒有,」蘇鵬說。

把沼氣發電生意做到馬來西亞
漢翔發電機  幫畜牧業賺綠金

目前,台灣養豬場投資沼氣發電,除了中央畜牧場,規模最大的就屬位於養豬第三大縣彰化的漢寶牧場。在漢寶牧場裡,插著 3 雙緩緩轉動的小型白色風機,豬舍屋頂和地面都架設了太陽能板,但整個牧場裡發電量最大的,還是來自一百多棟豬舍裡、近 4 萬頭豬所產生的沼氣。

其實和中央畜牧場一樣,早在 20 年前,漢寶農畜產董事長陳修雄就開始嘗試製作沼氣;因為地處彰化靠海的芳苑,冬天風大又冷,他將經厭氧處理後產生的沼氣取代瓦斯,在冬天以沼氣燈幫小豬保溫:陳修雄還到高雄向拆船業者買二手的船用引擎來改造,想做沼氣發電。

很有商業頭腦的陳修雄,也曾和做碳交易的公司「南極碳」談過,想將透過沼氣發電減少的碳排放量,拿到歐洲做交易。只是目前政府的步伐都走在他之後,讓陳修雄的嘗試都不算成功,有些沮喪。

和中央畜牧場不同,漢寶牧場沼氣所發的電,每度以 3.25 元賣給台電,但陳修雄精算,包括發電機、脫硫塔、各種管線及儲氣袋等投資以及未來 10 年的保養維修費用,平均一度電的成本是 4.75 元,因為覺得自己不算成功案例,讓陳修雄始終婉拒所有採訪。

「重賞下才有勇夫啊!」沼氣發電規模比中央畜牧場更大的陳修雄嘆口氣說。

今年,新簽約的沼氣躉購電價漲至 3.92 元,為了讓更多牧場有將「垃圾變黃金」的誘因,陳修雄向政府提了建言書,希望發電容量在 100KW 以下的牧場,一度電能以 6 元收購;100 到 500KW 的牧場,則以 5.5 元收購,和太陽能一樣分級。他甚至籲請政府成立碳權交易所,為業者創造多重商機。

漢寶牧場倡議  採分級收購電價

8 月中,研發製造飛機及零件的漢翔董事長廖榮鑫,也走了一趟漢寶牧場,這已經是他第 3 次來到漢寶,他自己一邊和陳修雄討論發電機可以如何增加發電效率,一邊也變身為牧場主人,為記者解釋牧場設施以及沼氣發電的流程。

因為中央畜牧場和漢寶能讓沼氣能轉化成鈔票的發電機,都來自漢翔。「台灣只有 3% 的豬場有做沼氣發電,97% 都沒做,估計產值差不多 100 億元,這還沒有計算牛、雞或是廚餘等廢棄物耶!」廖榮鑫說。

漢翔還把沼氣發電的生意做到出國比賽。馬來西亞是全球最大棕櫚油生產地,有非常龐大的沼氣發電潛力,今年 2 月,漢翔幫當地的 KKSL 棕櫚廠建置沼氣發電系統,還負責工程設計、試運轉、現場接收測試及後勤維修等。雖然沼氣的發電設備目前只占漢翔營收的 0.5%,但,「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棕櫚油廠有一千多家,我們只要努力搶得到 3% 的市場,就比現在漢翔營收還大了。」軍人出身、個性豪爽的廖榮鑫,對沼氣發電的潛力也估得相當豪氣。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