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實境中的性騷擾算數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0 月 30 日 0:00 | 分類 VR/AR , 穿戴式裝置
地球圖輯隊配圖

技術可以給人帶來身歷其境的感受,然而,在虛擬世界中受到的傷害就跟現實世界中一樣「真」。近日,一名女性玩家在玩虛擬實境遊戲時,就遭到了其他玩家的性騷擾,也讓人進一步思考虛擬世界中的行為準則。




越來越「真」的性騷擾

隨著虛擬實境的技術越來越發達,遊戲玩家們也面臨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虛擬世界的肢體威脅和性騷擾越來越「真」,帶給人的傷害難分軒輊。

女性玩家貝拉米爾(Jordan Belamire)就在虛擬實境的世界中,碰到了活生生的性騷擾。她回憶當她戴上虛擬實境設備,開始在大雪覆蓋的堡壘上用弓箭射殭屍時,另一名玩家靠近她揉她的胸部,讓她感覺自己好像是個「無力的女人」。

 

玩家靠近  搓揉胸部

「即使我轉身離開他還是窮追不捨,不斷在我胸部附近又抓又戳,」貝拉米爾在 Medium post 上分享她在玩 QuiVR 被性騷擾的親身經歷:「更過分的是,他甚至把手伸到我的虛擬胯下然後開始搓揉。」

地球圖輯隊配圖

▲ 面對網友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在虛擬實境遊戲中遭到性騷擾的貝拉米爾體會到,為什麼女性不想分享她們受到的創傷。(Source:Flickr/Boenau CC BY 2.0)

哭吧!歡迎來到網路世界

然而,貝拉米爾遭虛擬實境性騷擾的經歷,並沒有獲得多數網友的同情,不少人開始嘲諷她:「歡迎來到網路世界」、「哭吧!」、「你一定是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膽小女人吧?還是你都要有人給你紅毯般的待遇才願意找點樂子?」

這些網友不把貝拉米爾的經歷放在眼裡,還指責她大驚小怪,甚至有人搬出自己虛擬實境角色被性騷擾地更嚴重,相比之下貝拉米爾的經歷根本不算什麼。

 

受害者:不說比較簡單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女性不想要分享她們的經歷了,」貝拉米爾接著說:「這股反彈的力量又快又激烈,怎麼可能有人想經歷這些?不說還比較簡單。」

 

網友的評論更噁心

對貝拉米爾而言,網友們對她的嘲笑反而比虛擬實境遊戲中遭性騷擾還討厭。

「對我來說,在虛擬實境中被性騷擾很噁心,但網友的反彈更糟。」

「我了解我可能會面對網友生氣的評論,但這股負面力量讓人難以招架。」

地球圖輯隊配圖

▲ 圖為《生死格鬥  沙灘排球 3》這款虛擬實境遊戲中的畫面,這款遊戲頗具爭議,有美化性侵的意味。(Source:Dead or Alive Xtreme 3 )

不是真的  做什麼都可以?

社會學家兼遊戲評論員卡洛斯(Katherine Cross)在她的報告《賽博格倫理》(Ethics for Cyborgs)中,談到了虛擬世界的遊戲文化。

有人覺得這不是真的,所以做什麼都可以,這就是遊戲文化中的非道德子結構,這比匿名影響更深遠,這種心態正是網路上性別和種族騷擾的來源。社會學家兼遊戲評論員卡洛斯

男性開發者  沒考慮女性玩家

雖然從生理而言,虛擬世界中的性騷擾和真實世界不同,但這不代表心理不會產生創傷。目前,遊戲大部分仍由男性開發,他們在設計時常常沒有考慮女性玩家。

女性遊戲開發者布瑞安娜(Brianna Wu)說:「製作出這些遊戲的男性,似乎真的不明白這樣就是性侵。」「這些團隊裡幾乎根本沒有女性,所以根本沒有良心的聲音。」

布瑞安娜提到《生死格鬥  沙灘排球 3》這款虛擬實境遊戲,這款遊戲讓玩家性騷擾穿著比基尼反抗的女性,頗有美化性侵的意味。

地球圖輯隊配圖

▲ 在二十多年前,網路觀察家迪貝爾就發現網路上有人會性騷擾別人,但都侷限在言語上。(Source:Flickr/Dan Dickinson  CC BY 2.0)

其實,性騷擾在網路世界和遊戲社群中早就不是新鮮事,但過往都侷限在言語和視覺資訊,不像虛擬實境讓人更身歷其境,無形中也讓虛實的交界變得更模糊。

 

在網路世界「強暴」別人

二十多年前,網路觀察家迪貝爾(Julian Dibbell)寫下了他在網路世界有人被「強暴」的觀察,當時的「強暴」就是一名使用者駭入系統,用一連串下流字眼言語性侵了其他使用者的網路化身(avatar)。

 

傷心不傷身

「沒有人的身體遭到碰觸,但對受害者來說這種侵犯再真實不過,」迪貝爾表示:「受創過後的淚水從她的臉龐流下,這種真實世界的反應足夠證明文字蘊含的情緒力量不只是一場戲。」

地球圖輯隊配圖

▲ 在好萊塢電影《阿凡達》中,下半身癱瘓的主角操控阿凡達執行任務。在網路世界中,如果人們高度認同自己的網路化身,當受到侵犯時會更不舒服。
(Source:Car-Planet Cine )

高度認同  投射自我

專門研究虛擬世界影響社會的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福克斯(Jesse Fox)說:「如果你高度認同自己的網路化身,而且用真誠的態度把自己投射在化身上,你會感到受侵犯。」

「這跟寄騷擾電子郵件到你的信箱或是在聊天室騷擾你沒兩樣。」

 

身歷其境  讓人更受創

此外,福克斯教授警告虛擬實境讓這種侵犯更上一層。

「虛擬實境不一樣的地方在讓人更身歷其境,無論是在真實世界還是虛擬世界被騷擾,視覺上的刺激沒兩樣,你看到發生在自己身體上的事,這些逼真的體驗在那一刻會令人更受創。」

福克斯教授也提到,虛擬實境中的性騷擾或性侵害會摧毀受害者在虛擬世界中的沉浸感,為他們帶來第二層的震撼。

 

勾起真實世界的回憶

對在虛擬實境中被騷擾的貝拉米爾來說,這次的經驗勾起了她在現實生活中被性騷擾的不好回憶。

這件事對我造成的心理創傷和真實世界發生的一樣,你不懂怎麼會有人覺得可以在虛擬世界這麼做,你也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感到噁心。遊戲玩家貝拉米爾

地球圖輯隊配圖

▲ 目前,虛擬實境遊戲中的攻擊行為雖然讓人受傷,但都不算真實世界中的犯罪。(Source: Flickr/Topher McCulloch CC BY 2.0)

然而,虛擬實境遊戲中對他人產生的傷害,究竟可不可訴諸法律來解決呢?

 

雖然有感  仍非犯罪

專長遊戲法的瑪非奈提斯(Mark Methenitis)律師說,整個社會現在還是不把虛擬世界中發生的攻擊當作犯罪。

「大部分性侵害和強暴的法律都需要有某種身體上的接觸,雖然我承認虛擬實境可以讓你有感覺,真實世界中遭受攻擊也會有感,這種情況會越來越糟。」

「此時此刻人們真的會有感,就像和你的大腦連接的機具,我們開始認識到虛擬實境中出現的事物比過去還真。」

 

穿上特製背心  攻擊真的會痛

舉例來說,隨著觸覺技術的進步,玩家可以穿上特製背心,當遊戲中的角色被踢或被打時,玩家透過背心可以真正感覺到被攻擊。

福克斯教授說:「想要打造觸覺空間的公司,讓女性更容易遭受到身體或虛擬攻擊,這比毛骨悚然更令人毛骨悚然。」

地球圖輯隊配圖

▲ 面對矽谷以白人有錢男性為主的工作文化,女性工作者希望團隊成員背景可以更多元,這樣在設計遊戲上也更能同理玩家。(Source:Flickr/kris krüg CC BY 2.0)

成員背景越多元越好

究竟,人們可以怎麼做來防止在虛擬世界中被騷擾,能真正享受遊戲的快樂呢?

首先,要讓遊戲開發團隊成員的背景越多元越好。

遊戲開發者普萊斯(Jessica Price)建議團隊中一定要有女性:「矽谷公司還有他們那一群通常都由有錢白人男性開發技術給有錢白人男性玩,這也是為什麼 Twitter 中會出現網路霸凌,這是大部分有錢白人男性不需要面對的問題,他們也從來沒想過設計預防機制。」

「擁有不同人生經驗的成員,例如女性,尤其是有色種族的女性、不同性向的女性、跨性別女性等,能帶來不同的觀點,他們也有不同的優先事項。」

 

用女性的角度玩遊戲

普萊斯表示,遊戲開發者應該要同理玩家,她希望男性開發者可以用女性的名字和網路化身來測試產品。此外,遊戲公司也應該問問女性想要什麼,還有怎麼樣才可以讓她們更自在。

「去收集硬數據,讓心理學家去研究網路上有毒的地方,然後看看要怎麼降低毒性。這問題已經存在好幾十年了,但很少有人努力去研究為什麼會有這問題,還有要如何改善。」

地球圖輯隊配圖

▲ 透過遊戲中的設定,開發者讓玩家能夠啟動防護罩,這或許是解決虛擬實境遊戲中性騷擾的辦法之一。(Source: Flickr/Djuliet CC BY 2.0)

虛擬世界有魔法

雖然虛擬世界遭受的傷害和真實世界一樣令人痛苦,但虛擬世界有個現實世界沒有的法寶──魔法和虛擬保護罩,這或許是解決之道。

 

擺出「強力姿勢」  啟動防護罩

開發 QuiVR 遊戲的斯坦頓(Aaron Stanton)和辛克(Jonathan Schenker)得知貝拉米爾的遭遇後,他們決定更新遊戲碼,擴大「個人泡泡」,也就是玩家可以透過擺出他們設計的「強力姿勢」啟動防護罩,讓攻擊者無法靠近。

 

提供安全避風港

斯坦頓表示:「我為貝拉米爾感到憤怒、沮喪和無力,只要想到我要是處在她的位置,這種感覺便揮之不去。」

「虛擬實境和其他數位科技提供的經驗不一樣,它要求玩家給遊戲極大的控制權,我們要求玩家暫停懷疑,我認為如果你要某人這麼做,開發者有很大的責任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成為遊戲中的 119

斯坦頓和辛克也打算開放「強力姿勢」的程式碼,鼓勵其他遊戲開發者應用在他們的遊戲中,希望「強力姿勢」可以成為虛擬實境界中的 119 求救電話,目前外界的反應很正面。

貝拉米爾說:「我當然喜歡這個點子……這點子很創新也很有力量。」「離我太近了嗎?看我的厲害,現在騷擾者從我的世界消失了。」

地球圖輯隊配圖

▲ 面對女性玩家在虛擬實境遊戲中的困境,政府究竟需不需要插手是個值得討論的議題。(Source:Flickr/kris krüg CC BY 2.0)

政府該不該管呢?

除了遊戲開發商想辦法保護玩家,外界也在討論政府是否要制定相關規範。

女性遊戲開發者布瑞安娜說:「沒人想要政府管制遊戲產業,但事實上虛擬實境提供的經驗很強大,你的大腦會覺得這就像真的一樣。」

「(斯坦頓和辛克)只是用遊戲開發的方式去解決一個問題,但我們需要產業標準。」

(本文由 地球圖輯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Nan Palmero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