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創新除了靠科學家還能靠誰?從諾貝爾獎看台灣有庠科技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26 日 14: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科技教育 follow us in feedly

工業革命以來,科技呈幾何級數進展,為人類生活帶來長足改善;然而在這百餘年中,環境也以相同勢態不斷惡化,且全球依然有超過 13 億人口生活在赤貧線以下。面對種種問題,未來仍需仰賴科技來解決,為了支持科學家投入研究,不乏有志之士創設獎項、提供獎金鼓勵。如受到全球矚目、 12 月 10 日剛結束頒獎典禮的諾貝爾獎,宗旨便是「獎勵為人類做出卓越貢獻的人」;而台灣行之有年的重要科技獎項之一──有庠科技獎,每年也開放各類獎項甄選。世界各國都有針對傑出貢獻者所設立的獎項,尤其在科學領域方面,彼此之間有著什麼樣的異同?台灣民間又是怎麼看齊、推動科研進展的呢?




各項國際大獎,助不同領域發光發熱

瑞典化學家諾貝爾在 1895 年過世前留下遺囑,用畢生超過 350 項專利所累積的巨額財富創立了諾貝爾獎,至今已成為知識殿堂中的最高桂冠。獲得諾貝爾獎的好處,可不只是能與愛因斯坦相提並論,還有鉅額獎金、緊接而來的邀約、職務與計畫,更是生活及研究的重要助力。

諾貝爾獎的獎金在初期並不固定,波動也大。直到 1946 及 1953 年,瑞典與美國政府先後對諾貝爾基金會祭出免稅優惠,他們才終於能靠著自由投資持續增產。和 1901 年第一屆的 15 萬瑞典克朗相較之下,2016 年的諾貝爾獎獎金來到 800 萬瑞典克朗(將近台幣 2,800 萬元),大約等同一個教授 20 年的薪水。

而諾貝爾獎缺少的數學獎項,就靠菲爾茲獎與阿貝爾獎補上。菲爾茲獎年齡限制在 40 歲以下,是年輕數學家的最高榮耀;阿貝爾獎不限年齡,獎金則高達 100 萬美元(約台幣 3,200 萬元),就像是數學界的諾貝爾獎。

其他重要獎項如沃爾夫獎,該獎「科學類」包含農業、化學、數學、醫藥和物理等領域。從 1978 年首次頒獎以來,有大約 1/3 的沃爾夫獎得獎者也榮獲諾貝爾獎,因此有著「諾貝爾獎前哨」之稱。而日本國內也有參考諾貝爾獎設立的日本獎及京都獎,並且都在首次頒獎儀式上頒發了數千萬日圓的獎金給諾貝爾基金會,以表致敬之意。

台灣科技獎項多元,各分秋色

能受到以上這些大獎表揚,都是該領域享譽國際的佼佼者。放眼台灣,我們也不乏出類拔萃的一流人才。但埋首研究的學者或科學家,要怎麼從實驗室或學校向外邁出第一步、獲得關注以及更實際的資源呢?

在台灣,近年來有潤泰集團於 2012 年創立唐獎,要藉以「發揚中華文化」,分為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及法治四大獎項;自 2014 年起每兩年頒發一次,頒獎對象不限於國內。另外,東元電機在 1993 年設立的東元獎,則是針對在科技與人文領域有特殊貢獻的人士,所頒發的終身成就獎。

基礎科學研究需要漫長時間才能進入應用階段,在未露曙光前,研究者經費常無以為繼,對科研發展是一大阻力。於是為鼓勵台灣基礎科學研究及人才,就在諾貝爾獎一百週年的 2001 年,遠東集團發起成立了「徐有庠先生紀念基金會」,基金會開始設立「有庠科技獎」,頒發有庠科技講座、有庠科技論文獎與有庠科技發明獎等獎項,其中有庠科技講座獎金高達新台幣 100 萬元。獎勵類別包含「奈米」、「資通訊」、「光電」、「生技醫藥」及「綠色科技」等五大新興領域,橫跨多項科技產業,更幫助台灣產官研合作產生加乘效果。

14 th Y Z HSU Science Awards

上一屆(第14屆)有庠科技講座頒獎(Source:徐有庠紀念基金會

有庠科技獎,成就台灣競爭力

對國內科學家而言,有庠科技獎之規模、獎金均為最大的獎項之一。然而一個獎項的重要性可不只是獎金多少而已,更重要的還是評選過程奠定的獎項信譽。有庠科技獎的評審委員均由學術界各領域夙負盛名的專業人士擔任,經過隱密獨立的同儕及書面審查,才選出當年度各領域之最具代表性人選。例如「有庠科技論文獎」評選只看申請者之單篇論文貢獻定勝負,而不是看他生產了多少篇相關論文數,顯示對評選品質的堅持。

有庠科技獎今年邁入第 15 年,幫助孕育了不少傑出人才。茲舉一例,如曾在 2005 年獲得第四屆有庠科技講座奈米科技類的陳力俊,便是同步輻射加速器「台灣光子源」的重要推手。同步輻射加速器可將電子加速到接近光速,當電子轉彎時,可發出紅外光、可見光、紫外線及 X 光等不同波段的光。從生技醫學、奈米製程到零電阻超導體的研究,都要靠同步輻射加速器。2014 年完工的台灣光子源,更是世界上同等級加速器中光源最亮的設施,重要性不可小覷。陳力俊強調奈米結合能源的科技運用,將可解決能源短缺危機;同時他也認為有庠科技獎除了助研究人員免除後顧之憂,也具有教育民眾重視科學的意義。

Taiwan Photon Source

台灣光子源(Source:維基百科

舉辦台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奠定知識根基

在頒設獎項給具有學術成果的研究者之外,知識的向下扎根亦不可或缺。像 Intel 贊助舉辦的國際科技工程大獎賽,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學生科學競賽,被譽為諾貝爾獎的搖籃;而 Google 自 2011 年起,也舉辦全球最大線上科學競賽 Google 全球科學展,為青年學子打造實現科學夢想的園地。

不讓國外專美於前,為了提升台灣學生的眼界並與國際教育接軌,徐有庠基金會也從 2009 年起與台師大物理系合作舉辦「徐有庠盃─台灣青年學生物理辯論競賽」,各隊以全英文發表的方式,針對物理現象問題提出實驗論證,成績優秀者將可代表台灣參加國際青年物理學家辯論錦標賽(IYPT)。經過多年努力推廣後,越來越多高中學校響應參與,台灣學生代表隊也在 2016 年勇奪國際賽金牌,顯示基金會在科技教育中確實發揮領頭之作用。

徐有庠基金會的董事長徐旭東曾表示,應該將目光放在對台灣科技具有貢獻的人群身上,他的看法也呼應著基金會的使命。有庠科技獎成為學術研究者在孤寂道路中的支持力量,不只協助基礎科學研究,更促進實際應用與科技專利,落實商業化。這股來自民間企業的力量,15 年來已鼓勵兩百餘位科學家,未來也將繼續以推動科技創新為己任。

2016 IYPT

2016 年 IYPT 台灣代表隊奪得金牌獎(Source:徐有庠紀念基金會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