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法」Uber 暫離台灣,「合法」平台呼叫小黃說:「大象倒了,唇亡齒寒!」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2 月 14 日 7:37 | 分類 共享經濟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2016 年 6月,跨國獨角獸 Uber 的最新估值來到 625 億美元。無論這金額是否誇大,這頭「大象」進軍台灣 4 年,最終暫時倒地,對新創圈來說,帶來什麼樣的震撼?



當你看到大象倒了,很難不去想我們該怎麼辦,心裡也會有一種唇亡齒寒的感覺。

──呼叫小黃共同創辦人周立瑋

問到第一時間知道 Uber 要暫停服務的想法,呼叫小黃共同創辦人周立瑋坦言:「只能用五味雜陳來形容。」因為對他們的合作司機來說,經過審核、合法登記才能營業,這是一種公平與正義。但他也擔心,如果現行「計程車相關法規」,還是維持以舊有車行的利益優先,那麼就算 Uber 倒下,其他新創也不會有好發展。img-1486686532-96118

時間拉回到 6 年多前,周立瑋發現當時的計程車叫車方式仍然很傳統,停留在「打電話、無線電」叫車,身為程式設計師的他找上大型車隊合作,卻碰了軟釘子。

「其實我們當初的想法很簡單,就只是把計程車的相關資訊全部整合進來,有點像電話簿那樣,可以快速找到司機。」沒想到半年後,原本拒絕跟他們合作的大型車隊卻推出了自己的 App,這讓周立瑋有些無奈,只好找團隊成員加入,自己開始創業。img-1486686538-24645

(Source:呼叫小黃

擁有多年經驗,呼叫小黃是「合法計程車」媒合平台,甚至比 Uber 還早開始營運,既了解傳統小黃,也知道運輸新創的困難點,他們怎麼看 Uber 這次倒下?公路法 2,500 萬元重罰有道理?還是應該立新法處理新經濟?

不管用什麼法,Uber 至少需要最小程度監管

周立瑋認為,這像寫程式一樣,每個人的架構都不同,沒有定論。「 我想政府、消費者都應該先決定我們要的是什麼。」 他說,若大家都覺得 Uber 應該享有絕對的自由,即便是私家車也沒問題,那麼假使有一天搭乘 Uber 出狀況時,也不應該找上政府幫忙,但台灣並不是擁有這樣民情的地方,我們某種程度還是很依賴政府監管,因此至少應該做到「最小程度」監管。

他舉澳洲昆士蘭為例,去年 9 月,當地通過網約車條例,司機需要去驗車、考職業駕照,但不限制車輛顏色、外型,僅需在肉眼可辨識處張貼 logo。「做好納稅、納管、保險這 3 件事」,周立瑋說,不論是舊法、新法,政府需要說清楚,希望 Uber 做到哪些事,Uber 也不能再逃避監管。

以現行法律來看,Uber 不是媒合,而是派遣

長久以來,Uber 認為自己是車輛共享、媒合平台,不過周立瑋說,他們其實跟台灣大車隊一樣,本質都在「派遣」。CALLTAXI

從現行的「計程車客運服務業申請核准經營辦法」來看,派遣的定義是指接受消費者提出之乘車需求後,計程車客運業及其駕駛人服務收取費用之營運方式:

  1. 指派消費者搭車所在地同一營業區域內特定計程車前往載客。
  2. 指派一輛以上計程車予消費者選擇後前往載客。

關鍵字在於「指派」。周立瑋用飲料來做比喻。

「今天你走進一家超商,想買一瓶奶茶,如果店家直接『拿』了某個廠牌給你,跟『開放」架上所有品項讓你選擇,何者比較接近派遣?何者又是媒合?」

因此,他認為 Uber 其實很接近台灣大車隊,都是選擇某輛車子給有需求的消費者,不算是「真正媒合」。真正的媒合應該是「買賣雙方」都能選擇,並且可以持續和對方做生意。周立瑋再舉電商購物平台為例,「如果我覺得這個人的產品很好,為什麼不能繼續跟他買?」但目前無論 Uber、台灣大車隊的程式,確實都沒辦法提供相關功能。

司機做得好,為什麼不能繼續搭

因此,呼叫小黃除了對司機、消費者做雙邊評價,讓買賣雙方都能選擇,還推出「我的最愛」功能,讓乘客可以回頭繼續找好司機,無形中讓小黃駕駛必須提高自己的服務價值。img-1486686552-75884

(Source:呼叫小黃

一名不願具名的呼叫小黃司機更說,其實最受到駕駛的歡迎功能是「預約搭乘」。「因為提早知道客人的搭乘時間,可以降低空車亂跑機率,甚至颱風天一天就能賺進 5、6 千元。」

聽起來這樣的功能,技術難度並不高,但為什麼 Uber 跟台灣大車隊都沒有積極推出?周立瑋認為,這還是回到「派遣」跟「媒合」兩種不同的概念身上。

呼叫小黃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品牌」,而是作為「通路」。「今天你如果在百貨公司裡設專櫃,卻不准對方收你場地費,這樣合理嗎?」周立瑋說,呼叫小黃推出的所有服務,都是以如何促進買賣雙方更有效率、更能夠篩選出適合乘客/駕駛為前提,但現行的法律,卻不允許他們收取廣告費。

派遣 vs. 媒合,法令規範差很大img-1486705625-43775

▲ 呼叫小黃能成功幫計程車司機找到更多客源,因此相當受歡迎。(Source:呼叫小黃)

「我們希望能解決資訊不對襯的問題,如果遇到不好的司機,可以直接反映在評價上;遇見服務優質的司機,也可持續選擇他們的服務。」周立瑋說,運輸的本質還是靠駕駛幫忙,但台灣大車隊、Uber 不讓乘客指定搭好司機,讓他們多賺點錢,不是很奇怪嗎?

他強調,不管 Uber 之後會不會繼續在台灣營運,台灣的法規都需要有更好的調整。呼叫小黃的任何服務都不屬於派遣行為,交通部卻認為他們不能營利收取服務費;他們也曾經被台灣大車隊打壓,要求旗下司機不得使用呼叫小黃平台,原因居然是:「車隊有責任保護司機,否則出事誰來負責。」

周立瑋有點無奈的說:「今天在路上也可以攔車,但透過網路、App 找到的客人卻會不安全。」他也不曉得為什麼法令跟環境都是這樣子。

目前,呼叫小黃團隊成員只能靠接案寫程式、賣品牌產品貼補費用,公司營運仍舊相當辛苦。這次  Uber 倒下,他也無法太高興。「因為少了大象在前面,下一次可能就輪到老鼠了。」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