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濫用成危機,超級細菌造成醫療隱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05 日 12:0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歐盟食品安全局(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近日針對食品、人類、動物發佈了警告,有一種超級細菌(superbug)正席捲歐洲,歐洲一年平均約有 25,000 人因為細菌感染而死,更有好幾個人是因為感染這種超級細菌而亡。



什麼是超級細菌?

超級細菌簡單來講就是用盡所有抗生素都無法殺死的細菌,這一類細菌幾乎對所有抗生素都有抗藥性(carba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CRE),甚至是多重抗藥性(multidrug-resistant)。所以患者感染之後往往無法從自己體內產生對抗細菌的抗體,死亡率也大幅提高,不只歐洲,美國每年因為超級細菌而死亡的人數也超過了 2 萬人。

這種超級細菌的來源是因為日趨嚴重的抗生素濫用,根據歐洲疾病管制局(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的研究,現代醫學對於抗藥性的防範和細菌變異的速度比起來,根本不堪一擊。一種幾乎沒有抗生素能制服的沙門氏菌可以輕易在人畜間傳染,相關單位也承認目前對這種超級細菌是被動的防禦,並不是主動的打擊。

而這些超級細菌主要的來源幾乎都是腸道,在人畜和食物之間的一個共通點,就是我們都有可能會接觸到這些原本寄生在腸子裡的細菌,世界衛生組織也承認腸道菌屬(Enterobacteriaceae)對於許多常用且廣效的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已是臨床上重要且相當棘手的問題。

為什麼這些強力的抗生素、通常被視為醫療超級細菌的最後防線會如此不堪一擊呢?這要從用藥習慣開始談起。通常一般病菌不一定會使用抗生素,但往往病人要求醫生趕快讓病好,醫生也習慣小病就拿抗生素來對付,而病患吃了藥之後,卻沒有將一系列療程的藥全部吃完,病況稍有起色就自行停藥,這就是病菌會有抗藥性的主因。

歐洲首次出現超級細菌

ECDC 首席科學家 Mike Catchpole 說:「我們在動物和人類身上使用抗生素的態度應該更審慎,畢竟我們還是希望抗生素能發揮它的使命,殺掉細菌。」這次在歐盟的動物及食物檢體報告中首次見到一定比例的殺菌型(bactericidal)抗生素克痢黴素 colistin,這也幾乎是那些被超級細菌感染病患的最後防線型抗生素藥物,這表示已經有一些業者或醫生因某些因素輕易使用了這類藥物,才會在動物及食物內檢驗出來。

而報告指出,這次在歐洲受檢的豬及豬肉裡的大腸桿菌,已有極少數具抗藥性,且這種沙門氏菌及大腸桿菌在豬跟牛中都有檢查出來。簡單來說,要是這些大腸桿菌或沙門氏菌借由豬或牛傳染給人,人類將沒有任何有效的抗生素來殺死它們。

這種超級細菌要是透過動物或食物傳染給人類,會使整個抗藥性問題和控制變得更困難。「預防勝於治療」絕對是所有疾病感染防治奉為圭臬的中心。因此,即使開發新的抗生素是目前對付超級細菌的必要防線,但是,著手預防抗藥性菌株的傳播以及相關感染的發生,亦是對抗此類多重抗藥性細菌的重要手段。

報告也顯示在歐洲大陸,北歐和西歐國家對細菌的抵抗力普遍低於南歐和東歐,這很有可能是因為抗生素濫用。如何讓人或動物擁有更強的抵抗力,或是生病之後不隨意投入抗生素藥物治療,或許更值得大家思考。

如何面對超級細菌?

面對超級細菌的挑戰,我們最不該做的事就是投入更強大的抗生素去「鍛鍊」它,應該回歸原始菌落的生態競爭。其實超級細菌只是人類治療上棘手,在細菌菌落間,如果沒有抗生素的選擇壓力,就沒有特別「厲害」。超級細菌在環境中畢竟還是少數,許多醫生們也一致認為,臨床上抗生素的使用準則,並不建議針對無感染跡象的帶菌者投以抗生素治療。且在沒有暴露於抗生素的情況下,抗藥性細菌反而較有機會被野生無抗藥性的細菌取代,進而自人體內消失。故濫用抗生素,殺死其他細菌,反而「壯大」具抗藥性的超級細菌。因此少進出醫院、多洗手,才是避免細菌感染的好習慣。

(首圖來源:Flickr/Salmonella Bacteria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