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社群的雙面刃:倫敦恐襲後梅伊再次呼籲加強網路管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06 日 10:52 | 分類 Facebook , Google , 數位內容 follow us in feedly

網路與社群媒體是現代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在促進資訊的傳遞並加強人際連結的同時,它們也成為恐怖份子組織攻擊行動和散播惡意訊息的管道。近年來恐攻事件愈趨頻繁,每次攻擊發生後,網路社群便會成為眾人撻伐的對象之一,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 等企業皆曾飽受批評。




國會大選在即的英國經歷了動盪不安的 3 個月:從 3 月恐怖份子開車撞人殺警5 月曼徹斯特自殺炸彈客襲擊演唱會,到 6 月初極端主義者於倫敦橋開車撞人砍殺平民,皆使得英國國內與國際社會反覆思考如何抑制恐怖攻擊活動。而就在倫敦恐襲數小時後,英國首相梅伊再次聲明政府必須加強網路管制以打擊極端主義線上的影響力。梅伊表示,網路管制法的實施將使那些恐怖份子無所遁形,此外她也抨擊許多科技公司未能移除或通報恐攻相關的訊息。「我們不能允許網路成為極端主義的溫床,但這正是那些提供網路服務的科技公司正在做的事。」

利用恐襲強化政治理念?

在發表這則聲明後,許多人認為梅伊是在利用恐攻事件譁眾取寵,尤其她先前已將國會改選日期提前至 6 月 8 日,讓人不免將她的言論與選舉進行連結。諷刺的是,目前首相和警方都無法證實網路社群與這起恐襲有關。倫敦國王學院教授 Peter Neumann 認為梅伊的演講政治意味相當濃厚,他在推文中評論:「很多大型的社交平台已經封鎖許多聖戰士的帳號,導致越來越多聖戰士轉而使用像 Telegram 這種經過加密的通訊軟體。這並沒有解決問題,只是讓那些極端主義者換一個方式罷了。」「除此之外,在網路社群發表激進言論的人其實並不多,因此將恐攻怪罪於網路社群是一個有利於選舉政治但是相當愚蠢的舉動。」英國一名立法者 Lyn Brown 則在 BBC 的訪問中表示,警方和其他反恐機構需要的是更多打擊犯罪相關的資源,而非新的法律。

從內政大臣到首相──梅伊飽受爭議的監管政策

這並非梅伊首次在監管問題上引起爭議,先前擔任內政大臣時,她曾大力推動《監聽者憲章(Snooper’s Charter)》:英國近 50 個政府部門有權查看每位公民的網路使用紀錄,並要求網路服務提供商將這些資料保存至少一年,而警方不需取得授權令即可擁有資料庫的請求權。她在保守黨於 2015 年取得國會多數席後便啟動修法程序。就任首相後,梅伊也持續拓展政府監管的權力,她以打擊加密軟體為訴求,要求電信商與網路服務提供商必須讓政府可以直接進入他們的系統來取得個人的通訊瀏覽資料。繼任的保守黨內政大臣 Amber Rudd 延續了梅伊的政策,她認為科技公司應和政府合作來限制加密軟體的使用以免恐怖份子用來策劃攻擊行動。

保守黨、科技公司和維權機構的數位權利之爭

面對梅伊的指責,Google 聲明他們已花費上億英鎊來打擊平台上任何極端內容,並且正在推動一個國際性的討論會來加強他們在這方面的表現;此外他們十分認同政府打擊極端主義的理念,也會確保恐怖份子在他們的平台上沒有發聲的權利。Facebook 則表示,當他們認知到平台上存在著激進的言論時,他們便積極地透過科技與人工審核的方式來移除與恐攻有關的內容;而當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緊急事件發生時,他們會立即通報警方或當局。Twitter 也正藉由科技的協助來消除此類內容,強調極端主義在其平台上將無容身之處。

相較科技公司紛紛採取行動對付極端主義,英國維權機構 Open Rights Group 則在其網站批評政府的作為,「在這幾起恐攻事件發生後,政府的回應似乎只聚焦在網路和加密軟體的管制,我們對此感到相當失望。」「實施網路管制是一個風險很大的手段,如果成功的話,的確是可以減少恐怖份子互相溝通與散播極端思想的途徑。但我們應該正視的一點是,像 Facebook 這種網路公司並非仇恨和暴力的根源,它們只不過是被濫用的工具。政府和企業可以施行一些合理的措施來限制極端分子,可是如果要找出真正的解決方案,我們就必須釐清極端主義背後的肇因為何。」

若保守黨於 6 月 8 日的國會大選中勝出,未來英國的網路管制極有可能愈趨嚴密。網路監管與數位隱私之間向來存在著十分難以拿捏的界線,而這也將是往後政府機關、科技公司和維權機構三者間不斷爭論、進退取捨的範疇之一。

(首圖來源:Theresa M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