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 Windows 說分手的微軟雲時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28 日 0:00 | 分類 Microsoft , 網路 , 雲端 follow us in feedly

4 年前,如果你在微軟執行長納德拉(Satya Nadella,見首圖)上任時,拿 100 萬元投資微軟股票。4 年後,這筆投資的價值已超過 200 萬元。



3 月 29 日,他對所有員工發了一封公開信,正式宣告,微軟的視窗作業系統將不再是公司的核心業務。

4 核心重點  衝刺雲端事業

這是微軟發展的關鍵時刻,也是觀察這家公司未來股價表現的重要事件。納德拉發出的公開信,標題是「擁抱未來:智慧雲端和智慧終端」。

「夥伴們,」他一開頭就說,「今天,我將宣布組成兩個最重要團隊」,其中一個團隊,負責統合所有終端用戶的使用經驗,從終端設備、行動裝置,包括所有人熟悉的微軟 OFFICE 軟體和視窗作業系統在內的終端產品,都放在這個團隊裡。

另一個團隊,負責的是微軟雲端事業,納德拉指出,這個事業部要發展出橫跨各種平台的雲端和 AI 系統,並有 4 個重點:企業用 AI 服務、軟體商店和企業平台、人工智慧和混合實境,以及 AI 認知服務平台。整個微軟的資源,都將圍繞在這兩個主題下進行重組。

過去幾天,外界關注納德拉為何將視窗作業系統的重要性「降級」。以前,它是微軟最重要的金雞母,但這一次,不只視窗部門的主要負責人離開公司,未來視窗作業系統也僅是智慧終端的一部分;微軟把 PC 降為附屬的產品線,正式展開雲端時代的攻擊策略。

但大多數人忽略的主題是,如果視窗作業系統不再是核心,微軟未來要如何發展智慧雲端?在雲端時代,微軟還能更賺錢嗎?

4 月 12 日,財訊採訪微軟全球金融服務產業資深副總經理亞倫‧羅斯(Alan Ross),和微軟全球助理法務長戴夫‧達東(Dave Dadoun),他們以金融雲為例,揭露微軟數位轉型,進攻雲端商機的關鍵布局。

「我們大概是 2 年前(轉型),那次組織調整後,開始建立金融雲端服務的團隊。」羅斯說,微軟重組全球的銷售、法務、工程團隊,搶攻金融雲服務。

「以前,我們賣的是裝在 CD 裡的產品,推出一次產品改版,送到客戶手上,要花 5 到 10 年時間,」他說,開始發展雲端服務後,產品更新的速度,是以週、甚至是以天為單位。就像用網路郵件系統,真正幫用戶處理郵件,是放在超大型電腦機房的複雜軟體,開發團隊只要重新調整機房裡的軟體,就能馬上改變服務用戶的方式。

微軟在雲端時代競爭的方式,是先從最花錢的基礎建設和資訊安全開始建立門檻。羅斯打出一張密密麻麻的網路圖解釋,這些是投入數 10 億美元的資金,在全世界鋪設海底電纜和資料中心的網路圖中,隨便一條,成本都是以幾億美元做單位。他指出,這些海底電纜和一般網路不直接相通,形成一個極為巨大的企業專用網路系統。

不過,想做金融雲,就要銀行和金融單位買單,光是花錢,不可能說服這群人。微軟以前靠軟體和工程能力賺錢,現在做雲端,比的是不間斷服務,微軟要如何轉型?

進攻金融雲  深具戰略意義

「我們選擇金融開始做雲端服務,是有策略的選擇。」達東說,微軟選定了幾個產業,進軍高階產業雲服務,如果攻下安全要求最高的金融雲服務,未來要轉戰至其他產業,會更有說服力。

「我們研究金融業的需求後發現,金融單位的需求和監管單位高度相關,」達東說,因此過去一年,他們拜訪全世界最重要的監管單位,從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到各國金融監管機構,「我們不是要賣微軟的產品給他們。」達東解釋,拜訪監管機關,一方面告訴他們雲端技術的最新變化,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理解,監管機關會如何管理新型的金融科技,預先設計相關的產品。

了解金融產業需要後,微軟開始設計金融業專用的服務。例如,他們發現想說服銀行把資料放在別人的機房,就需要完整的稽核機制,他們就和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合作,開發一套稽核系統,若想查核銀行處理資料的方式是否合乎規範,只要登入系統,從資料放置的地點、資安保護的方式、相關的配置,全部清查一次,提出正式的稽核報告,客戶也可以到美國西雅圖微軟總部做查核,「我們也建立了一套程序,如果有人要到總部來做稽核,我們會怎麼做。」羅斯說。

微軟也把資安當成金融雲的賣點,以前,資訊防護的邏輯是,建起一道高高的圍牆,把入侵者擋在門外,但事實是,你無法預料入侵者在門內還是門外。羅斯打出一張監獄的投影片解釋,最新的資訊安全概念,就像是蓋監獄,「誰也不信任,事先預想,如果某一道關卡被打破,下一關如何反應」,光是一個微軟員工要走進自家的資料中心,就要通過 5、6 道以上的安全查核。

不過,銀行是非常在意風險的行業,羅斯說,全世界最大型的銀行,90% 都已經開始採用微軟的金融雲服務。我們反問,這些銀行都拿金融雲做什麼用?

達東解釋,目前這些大型銀行,一開始是先把金融雲當成備份資料的服務,如果自己家的資料有了問題,隨時可以拿回微軟保存的資料,「或是用來做金融科技的實驗場」,他分析,微軟也提供區塊鏈、AI 等雲端服務。

轉型關鍵年  好戲還在後頭

還有人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比特幣交易所經常遇到比特幣被偷的資安問題,「放在微軟的金融雲就能解決嗎?」達東只回答,這些問題,經常是來自內部,並非來自外部。換句話說,如果是內部有心人想拿,恐怕不是系統能防得了。

不過,最近已經開始出現架構在雲端的大型銀行,達東說,像新成立的英國清算銀行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是以雲端服務為主要架構。在亞洲,像新加坡金融管理單位一開始對雲端服務非常排斥,但他們實際拜訪之後,新加坡已能接受金融雲端服務的概念。

金融雲只是一個例子,羅斯說,除了他帶領開發金融雲上的法務服務團隊,微軟還投資大量人力在區塊鏈等金融技術。金融雲之後,還有製造雲、甚至零售雲、醫療雲。

今年,是微軟拋開包袱,轉型上雲端的關鍵年,如果微軟可以拿大刀革自己的命,從產品、組織、流程都改變,市值還跟著翻倍,這家公司未來幾年的成長潛力,仍十分值得期待。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