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內閣官員及中國時報對地熱發電的「深層」誤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30 日 10:12 | 分類 能源科技 , 電力儲存 follow us in feedly

深澳電廠環差案過關後,引爆公民團體強烈反對。雖然深澳案在國民黨主政期間通過環評,但在強調「能源轉型」的關鍵時期,政府卻選擇耗費千億投資缺乏彈性調度能力、高碳排放而逐漸消失的骯髒能源,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經濟部的理由是該地點不適合興建天然氣電廠,燃煤電廠是最好的選項,但對全球暖化及空氣污染而言仍是火上加油,導致此議題成為年底選舉最大變數。但賴內閣官員各種護航的言論卻反映出能源政策的主導者,其實還是同一群反對「能源轉型」的既得利益者。

深澳位於風景優美的北海岸,鄰近全球最年輕的富金礦床僅 4 公里,金礦的孕育與地下高溫熱液活動有關,金九地區轉型為觀光景點後已經不需開採山礦,更不可能對山下的燃煤電廠有好感。

地震活動頻繁的基隆海底火山,則僅距離深澳場址 7 公里,也具有開發地熱的可行性。此區域的地質條件特殊,遠古高聳的山脈在拉張的地質作用下沉入大海,伴隨火山及地熱活動,在高溫的烘烤下出現品質極佳的煤礦,因此深澳地區具有良好的地熱開發條件(見圖 1)。

以國外地熱發電專案的經驗而言,大約 2021 年就可以完成地熱電廠,遠比 2025 年的深澳燃煤電廠更能解決北部電力缺口的燃眉之急。在眾所矚目的污染問題,地熱發電對健康影響的因子僅有淨煤發電技術(IGCC)的六十分之一。

▲ 圖 1:深澳電廠與九份、金瓜石的空間關係。綠色背景表示地磁異常區域(Ching-Hui Tsai et al., 2017),疊圖資料為中央地質調查所出版之雙溪圖幅五萬分之一地質圖。

▲ 圖 2: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對各項綠能技術對健康影響的評估。(Source:GREEN ENERGY CHOICES: The Benefits, Risks and Trade-Offs of Low-Carbon Technologies for Electricity Production, 2015)

讀者若是參考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ndustrial Economics and Knowledge Center,IEK),在 2017 年 12 月發表的地熱產業評估報告,可能會因內文誤舉日本 311 以前「地熱停滯期」的實例,而誤解地熱發電需要 10~15 年的探勘開發時程。但在產業鏈成熟的地區 3 年內就可以完成地熱發電,土耳其更是以每年平均 250MW 的目標成長。這份評估報告還有許多專業性不足的錯誤資訊,對於「能源轉型」政策及時程規劃造成誤導。

在世界地球日前後,環保署李應元署長、能源局林全能局長在接受媒體詢問時均提到「地熱發電替代燃煤電廠」議題,此外小英總統更指示經濟部研議,經濟部及台電也被立法院臨時提案要求在 6 個月內完成「深澳電廠能否轉型為地熱發電廠」可行性評估,但其實賴內閣官員已經對外發表地熱發電不可行的原因,中國時報也呼應賴內閣官員對地熱發電的「深層」誤導

若不將這些偏頗錯誤的資訊與實際狀況比對,可能 6 個月後的可行性評估都是根據賴內閣官員的錯誤資訊作文章,減緩全球暖化的關鍵一步「能源轉型」仍淪為空中樓閣。

賴內閣及中國時報對地熱的深層誤導及國際實例比對:

環保署長:政府全力推動再生能源,但地熱仍在開發階段,從產業界及國家角度,什麼時候能商業化仍不具確定性。

實際情況:環評法規從 2009 年沈世宏署長時期規定地熱發電 0.5MW 以上要作環評,至今年 4 月才跟上歐盟標準修改到 10MW,不合理的限制導致台灣空有地熱資源而無投資案件,但從 2010 年至今,全球地熱發電共成長了 3,345MW,顯然國際產業早已具有商業化規模,且目前正是發展契機。

能源局長:雖然對地熱寄予厚望,但因為北部多為深層地熱,目前技術不純熟,恐怕也趕不上 2025年。

實際狀況:能源局今年 3 月中才率團考察地熱發電占 22% 的紐西蘭,紐西蘭的地熱地質環境為火山型地熱,是風險最低的地熱條件,從 1960 年代即開始累積開發經驗,大屯山及北海岸的地熱區也皆為火山型地熱,已有國外業者多次探詢合作意願而被能源局回絕。因此「深層地熱」及「技術不成熟」的說詞均是推諉之詞。

中國時報:北部能發展的是淺層地熱,主要位在大屯山,唯當地多屬國家公園爭議更大,官員直言恐「一步都開發不了」,那北部其他地區呢?不好意思,需利用來自 3,000 公尺以下地熱,目前國際技術皆未臻成熟,將期待寄託在地熱發電,根本緣木求魚。

實際狀況:3,000 公尺以下的地熱儲集層,對於地熱開發而言並無困難,德國的地熱生產井的深度以 3,500~4,500 公尺為主,小規模開發方式在 10 年內已累積 45MW 地熱發電。泰國清邁 Mae Fang 國家公園則是國家公園內開發地熱發電的絕佳案例,從 1989 年運轉至今,目前由美國專家協助下擴大開發規模,可驗證點狀的開發方式對環境生態棲地無負面影響。除役在即的核電廠附近溫泉區也有非常豐富的地熱資源,現成的電網饋線即可供商業規模的地熱電廠使用。

深澳電廠的主要目的是要增加 0.1% 備載容量,現有的能源技術究竟能否取代深澳電廠的規劃呢?現有成熟的能源技術,大型儲能加上智慧電網可大幅增加電力調度彈性解決缺電危機,商研院 CDRI 及民間專家已提出建議方案,在北部六縣市的變電站加上大型儲能櫃,效果等同節省 10% 用電,即可不需要深澳電廠。

此外,新型態的混合式地熱發電廠(Geothermal hybrid plant),2015 年開始在義大利 Tuscany 商業運轉,結合生質能及地熱能的混合式發電,可增加 18% 發電量,若再加上成熟的儲能系統,地熱電廠也具有協助尖載的調度彈性,不僅完成且符合「能源轉型」的價值,並可加速國內地熱發電產業鏈發展,讓國人能更快享受到便宜乾淨的再生能源。

的確,地熱發電不能「單獨」取代深澳燃煤電廠的規劃,因為單一地熱儲集層可提供的發電規模約 100~200MW,實務上最大規模的地熱電廠約 300MW,因此不可能取代 1,200MW 的燃煤電廠,但官員及媒體偏頗不實的推諉之詞,卻反映能源政策存在許多非專業的資訊誤導。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