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閱讀】中國央行出手,支付寶、微信的數十億鉅額「時間差」利息飛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04 日 7:45 | 分類 中國觀察 , 第三方支付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身為第三方支付的使用大國,根據研究機構統計,中國第三方支付的金額光是於 2017 年第四季就逼近 50 兆人民幣,這樣的龐大交易金額也讓兩大第三方支付成了巨獸,而這種方便的支付模式也產生了許多問題與弊病,而近來中國央行就宣布了兩個政策,出手「整頓」第三方支付。




  1. 2018 6 30 日開始,所有的第三方支付都必須透過央行,民眾支付後會先過到央行後,才會付給銀行/個人支付帳戶。
  2. 2018 7 9 日開始,第三方支付的整備金(必須在銀行存放與支付額度相等的預備金)到 2019 1 14 日為止,要實現 100% 儲備於央行中,不再存放於民營銀行中。

從央行「網銀」直接干涉第三方支付

2018 6 30 日之前,第三方支付跟銀行都是直接聯繫的,中國央行無從得知交易訊息,而在這之後,中國央行升級了他們的網銀系統(中國網友稱之為「超級網銀」),專責處理相關訊息,往後只要進行第三方支付的時候,相關訊息與款項都會經過網銀部門,然後才會付款到專門的銀行帳戶中,但對普通的消費者來說,正常的支付並沒有問題,而中國央行則透過這樣的方式,得以獲知人民的交易訊息,同時可以減少詐騙、逃稅等問題。

事實上第三方支付的方便特性,的確成為詐騙犯罪的溫床,即使是 2016 年開始支付寶使用實名認證,相關的詐騙行為仍然層出不窮,因此這種直接的干預成效是否顯著?很明顯地,相關的問題並不在詐騙,因為許多支付寶的詐騙跟銀行詐騙一樣,以購買人頭的方式進行詐騙行為,或許這種方式可以讓中國央行對可能的詐騙帳戶發出警示,並且即時停止付錢,但在舉證上可能會造成困擾,如果舉報的方式不夠即時,可能無法有效遏止詐騙行為,但過於「即時」,在舉證上可能就會比較倉促,也就有可能「誤殺」,如果要用這樣的方式遏止詐騙,可能會需要更透明、更為嚴謹的機制。

抓取逃漏稅的部份,可能是因為在第三方支付交付額度進入中央系統時,比較難判定或了解整個支付的環節或知道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使用這樣的模式可以更簡單存取相關資料進入中央系統,也讓許多小商家更難利用這樣的漏洞申報,不過這點是否有效益就難以評估。至於抓一些黑市交易的話……就比較困難了,只要使用現金交易(不要把無現金神化以為再也沒人用現金了,還是有一部分的人交易是使用現金)。

真正來說,光是 50 兆人民幣的交易額,就代表著極為巨大的交易資料,或許中國政府的重要著眼點除了遏止詐騙犯罪、抓逃漏稅以外,真正的目的是留下「資料」,這些龐大的交易資料代表著每個人的重要訊息,我去哪裡、使用什麼、購買什麼代表著我要做什麼事情,利用這種資料可以判讀出某些資訊,比如說購買什麼物品的人是自殺的高危險群、購買什麼樣的東西接下來可能會做什麼事情,相較於其他的「用處」,這些支付資料結合 GPS、其他各類資料,可以比較容易判斷出一個人的軌跡。

預備金 100% 存在央行,第三方支付不再有「手續費」以外的好處

另一方面,原本第三方支付會將相關的款項存在合作的銀行中,這個被稱為「備付金」的款項,表面上是為了保障用戶支付時的權益,而將這筆款項集中保管,但這光是支付的時間差就可以產生巨大的資金沉澱,而光是這個資金沉澱就可以產生利息,讓支付機構獲得鉅額的利息款項,但這個條款並非突然出現,去年其實就已經逐步調整備付金比例放在銀行,根據披露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存於央行的備付金(當時的規定是 14%)就高達 901 億人民幣,估算整體超過 7,000 億備付金,利息可說是難以想像的巨款。

但好日子將於 2019 年結束,備付金往後將會放在中央銀行,不再滋生利息,這也意味著第三方支付不再能從這部分獲得幾乎是淨利的營收,甚至是利用時間差做投資挪用,而是單純地收取手續費做為營收的一部分。事實上第三方支付機構是否有權力將「備付金」的利息占為己用是有爭議的,尤其是這跟「活期存款」並不相同。

但中國政府也並不是一瞬間收緊,從去年的 14% 2019 年的 100%,就知道這個規定並不是馬上斷源,而是要第三方支付機構能夠有時間調整自己的腳步與營收──尤其是對比較小的支付機構而言更是如此。對於小型的支付機構而言,那筆利息錢足以支付日常的開銷與營運,讓他們更能在支付寶與微信兩大之間的夾縫求生存。

第三方支付機構躺著收利息的「好日子」結束了,事實上以交易量來看,支付寶跟微信等大型支付機構本就有能力靠手續費營利。不管今天我們認為這個「備付金」是屬於消費者也好、屬於支付機構也好,可以確定的是,當預備金 100% 存在央行時,消費者的「備付金」就會受到保障,不太可能有被挪用的機會。

一切金流納入監管,掌控一切商業流向

不管中國央行的理由是什麼,這一切的規定都是為了將整個支付體系納入監管之下。

超級網銀其實並不是單屬於中國央行,事實上要承受每秒數千、數萬次的交易吞吐量,再加上資料的儲存等問題,那樣的硬體設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根據網銀的股東出資明細中,中國央行下屬單位占股 37%,而支付寶與財富通(騰訊的支付平台)各占 9.61%,其他則由大小不一的公司與支付機構分釋股權,但很明顯,中國央行還是擁有最大的話語權,第三方支付接入網銀後,包括洗錢、備付金挪用等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金融風險都受到了管控,而且央行本身管控了所有的數據,這些巨頭們也不能壟斷資料。

而在在網銀掌控了第三方支付所有的金流與成本後,等於知道了所有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的談判成本,而中國央行也就有了了解金控的能力,也能介入相關的利益分割,要扶植其他機構與過大的公司對抗變得更為容易。

但技術將會是監管的考驗,目前 462 家銀行、115 家支付機構已經全面接入超級網銀,不過支付寶只把 50% 的流量給了超級網銀,意味著目前來說正是這個網銀機構受到考驗的時刻,網銀第一季平均一天處理 6416.86 萬筆交易,日均交易額達 2 兆,但在 618、雙十一等節日才是網銀需要受到考驗的時刻,到底這樣的超級伺服器能不能承受 5.3 億人的日均交易呢?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