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 EMBA 時代,三個熟齡企業家返校戰記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7 月 08 日 0:00 | 分類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引入 EMBA(高階經營管理碩士在職專班)學程已逾 20 年,過去 10 年,畢業生每年維持在 4 千多名,有些學校甚至招生名額停滯或不足,中部的東海大學卻逆勢突出,近三年招生每年都逆勢成長 10%。表面上看似一所大學的特例,實際上卻透露中部產業環境變化警訊以及企業領導人的思維變化。



時間回到去年九月,東海該學程 CEO 組,出現兩位 60 歲、兩位 70 歲的學生,而今年秋天即將開學的 CEO 組,60 歲以上學生更超過半數,與向來學生年齡普遍集中在 30 歲到 50 歲之間大不相同。這些「超熟齡」學生都是企業第一代經營者,為什麼在這年齡不享受退休生活,反決定重返校園念書?

「與其陷入成功迷思,學校可幫助檢視自己工作」

這要從中部產業近年的變化說起。《商業周刊》1508 期〈褪色的黃金六十公里〉曾描述過台中精密機械產業近年面臨的全球化競爭困境,在高階市場,技術上比不過德、日、美,低階市場又面臨中國威脅。儘管去年,台灣機械業產值正式突破兆元,成為台灣第 3 個兆元產業,競爭壓力有增無減。

首先,中國機械產業急起直追。華勝自動化公司董事長陳長明指出,近年中國機械產業品質提升與台灣相近,價格卻更低;另外,由於中國機械產業鏈崛起,對台灣零配件需求量大增,每筆訂單都以貨櫃做為計算單位,與台灣在地少量多樣為主的訂單大不相同。

「這導致我們自己需要的零配件,交貨不是延期就是產量不夠;在地需求少,製造就會外移到大陸。」陳長明擔憂,這會使得台灣機械產業最為核心的競爭優勢「產業群聚」崩解。

陳長明指出,「過去台灣需要的零配件,方圓 50 公里就可以拿到,形成群聚,一旦群聚效應散掉,產業就會垮掉。」

而重回大學 EMBA 則是為取得知識軍備。談到自己 70 歲,為什麼決定回到校園念書?台灣最大區軸製造商、順集科技董事長洪猶男解釋:「與其陷入過去成功的迷思,學校可提供系統性思考,幫助檢視自己的工作。」

另一個燃眉之急,則是接班困境。根據英國《經濟學人》報導,台灣企業老闆平均年齡 62 歲,在兩岸三地中最高;而 7 成上市企業是家族企業,其中四分之三還是由第一代創辦人掌管,台灣企業出現「接班危機」警訊。

「台灣有權的經營者年紀,相較於大陸企業,太老了」

許多中小企業代際之間溝通衝突不斷,第一代創業家擁有技術硬底子,卻沒有現代化的管理知識;第二代學成歸國帶回新的創新觀念,卻沒有過去創業戰功,兩代觀念歧異,導致第二代接班意願低落,甚至公司經營出現危機。

今年 60 歲,煜益鋁業董事長楊木祥,今年要進東海就讀,他把二代接班問題看得比產業轉型更嚴重。他表示:「台灣現在有權的經營者年紀都在 50 歲到 70 歲之間,相較於大陸企業是落在 35 歲到 45 歲,我們實在太老了,交棒需要時間。」

機械產業競爭加劇,二代接班陷入瓶頸,兩大危機反成兩大推力,讓這些 60 歲以上的第一代企業家,重回課堂。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院長林修葳觀察,近二十年來台灣企業家回到校園就讀 EMBA 的心態經過三階段變化,「剛開始,企業家回校園是為『學歷』,接著,是希望得到跨領域人脈,但近年,他們更多的是回到學習初衷,希望管理知識可幫助解決企業轉型上的實際問題。」

而為回應市場需求變化,東海近年在課程設計上,也力求與企業實務連結。

林修葳舉例指出:「中部產業多數面對海外出口市場,面對國際金融變化,電子商務對他們是助力,還是競爭威脅?在課程設計上,就必須把這些實務需求納入考量。」

裕品車業執行長江仕種,今年 61 歲,儘管 20 年前就拿到管理碩士,去年仍然決定進入東海就讀,他打算在美國成立倉儲及銷售據點,並透過亞馬遜行銷鋁輪,「現在川普上任,對外國公司有嚴格規定,我想再回學校充電。」他表示。

「我與第二代有思想落差,想多了解年輕人想法」

另一個例子,則是東海在今年三月推出中部唯一一個兩代傳承課程。林修葳說:「課程設計從兩代如何共治到逐步接班,我們從組織學來思考,讓學生系統性學習如何因應。」

今年 9 月也打算返校念書的昇岱實業董事長江進助就說:「聽說東海有二代接班的課程,我們第一代與第二代有思想落差,我想多了解年輕人的想法。」

早年 EMBA 教學方式,教授只要解說訊息與蒐集例子,就可過學生那關;但在今天,許多企業領導人可選擇到海外甚至線上就學,市場正面臨著國際化競爭,必須找到自身的定位與優勢。

「在這個所謂後 EMBA 時代,挑戰的更是學校出菜能力。」林修葳說,除了課程設計要符合實務脈動,老師更要從編劇變成製作人,掌握上課節奏,導引議題與串接,讓學生都有自己角色,彼此互動。

東海 EMBA 的逆勢成長,背後是一群企業經營者在面對全球化競爭與中國產業威脅下,領悟到單打獨鬥時代已過去,結合學校知識力量,用打群架方式,共同找出新路。

(作者:楊倩蓉;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